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戎:重构中国的民族话语体系

更新时间:2017-07-06 11:33:54
作者: 马戎  

十、2014年中央第四次民族工作会议

  

   第四次中央民族工作会议是在国内民族关系发展形势日趋严峻、学术界存在重大争论的大背景下召开的,体现出“旗帜不变,稳住阵脚”的基本态度,在“旗帜”问题方面做出两个重要表态,一是“新中国成立65年来,党的民族理论和方针政策是正确的,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道路是正确的,我国民族关系总体是和谐的”。二是“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是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正确道路的重要内容”。这表明中国民族关系的整体格局不会出现重大变化,不会做“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同时明确否定新中国在处理民族关系时曾“照搬了苏联模式”,指出中国今后不可能照搬“美国模式”,但是明确提出中国应当借鉴国外处理民族问题的经验教训,表明在目前“取消民族身份”的做法不可取,国内的56个“民族”不会改称“族群”,身份证上的“民族成分”不会取消,不希望因相关变动引发干部和民众的不安。这些政治表态都是“旗帜不变”的标志性阐述。

   同时,这次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有许多新提法,表示中央政府在今后民族工作的努力方向将有重大调整。明确指出“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实行多年对外开放的历史条件下,我们的民族工作也面临着一些新的阶段性特征”。明确提出我国民族工作的目标是要“让各族人民增强对伟大祖国的认同、对中华民族的认同、对中华文化的认同、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认同”。“四个认同”的提法已经明确回答了在中国“中华民族”是否客观存在的理论争论。在确认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仍是我国一项基本政治制度后,会议强调必须“坚持统一和自治相结合。团结统一是国家最高利益,是各族人民共同利益,是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前提和基础。没有国家团结统一,就谈不上民族区域自治”。长期以来,我国民族理论学者和民族工作者在提及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时,一般强调“自治”而很少提“统一”;强调如何维护加强少数民族自治权利,但很少讨论在尊重少数民族权益条件下应如何加强各族民众对中华民族和国家认同。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中,假如我们只强调“多元”和自治,而不强调“一体”和统一,这个格局是不完整的,也是不可能长久维持的。

   会议提出要“坚持民族因素和区域因素相结合”。由于我国许多少数民族自治地方是多民族混居区,甚至汉族在人口中占有相当比例。在民族区域自治中过于强调“民族”因素,往往突出“自治民族”的自治。我国所有的民族自治地方都是全国各族人民共同拥有的地方,民族区域自治并不是某个民族独享的自治,民族区域自治地方更不是某个民族独有的地方。至于我国民族自治地方的名称中加入“某某族”的提法,会议文件指出“戴这个‘帽子’是要这个民族担负起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的更大责任”,区域内的各族人民享有完全平等的权利。这与人们对这一“自治民族”在该地区应享有更多权益的通常理解很不相同。对于“自治民族”责任的这一新提法,非常发人深省。

   与此同时,这次中央民族工作会议提出“把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的规定落实好,关键是帮助自治地方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明确指出落实民族区域自治法的“关键”是“帮助自治地方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不是像有些提议那样进一步制定民族区域自治法的具体实施条例。会议强调指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是我国社会主义民族关系的发展方向”。在把握这个历史方向时,既不能无视民族共性放弃引导,也不能超越历史阶段,忽视民族差异用行政手段强行推进。尊重差异不等于固化差异,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各民族交流交往交融的加深,民族之间的差异必然会逐渐减少。

  

结束语


   面对我国一些地区严峻的维稳形势,我们应该好好回想一下我党在解放前和解放后最初一个时期的民族工作是怎么做的?我们的干部官兵对待藏族、维吾尔族、蒙古族和西南各少数民族群众的基本立场和态度是什么?当时我们的口号是“为人民服务”,进疆、进藏的干部官兵积极学习当地民族的语言,尊重当地民族的宗教信仰和生活习俗,努力为他们解决生产、生活和医疗等各方面的切身困难,同时也尊重和努力团结当地进步的地方领袖和有威望的宗教人士,虚心倾听他们的意见与建议,这样一种基本立场和工作作风取得了积极的效果,赢得了各地大多数少数民族精英人物和广大民众的衷心拥护,迅速和顺利地完成了祖国和平统一大业,肃清了与新政府为敌的反动派和土匪,建立了人民政权。那时的中央政府并没有多少财政资源和经济实力,但是我们赢得了各族广大少数民族民众的衷心拥护。今天,我们必须回到这个好的传统上去,要把工作的重心放到如何赢得民心,而不能简单地以经济福利和安全管制为主要手段来维持社会稳定。如果政府的工作思路与方法脱离了广大少数民族干部民众,我们的民族工作就会偏离正确的方向。我们总在讲我们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谁是人民?这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广大维吾尔族、藏族、蒙古族、彝族等各族民众就是人民,他们就是我们依靠和服务的对象,政府各级干部都是他们的“公仆”。如果我们的头脑在这一点上糊涂了,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

  

   来源:《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7年第2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02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