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隆彬:红墙熊斗:贝利亚与赫鲁晓夫的“接班人”之争

更新时间:2017-06-27 10:00:54
作者: 徐隆彬  

   贝利亚所采取的上述一系列行动不仅每一项都有助于他实现夺取最高权力的目标,而 且这些行动加在一起还会产生一种整体效果,它会使人觉得,在苏联新的领导集体中, 唯有贝利亚是一个有谱有向,胆识兼备,能打开新局面的人,只有他才适合充当苏联政 治舞台的主角,而其他那些人不过是一群跑龙套、敲铜钵的,因为在斯大林逝世后的几 个月来,那些人所做的主要工作就是讨论、通过贝利亚所提出的那些意见和建议,而他 们自己则未曾提出过什么安邦之计和治国之策。

   然而,就在贝利亚春风得意,兴云播雾,认为他的夺权计划正在步步顺利地得到实施 ,而其他的领导人已被他的淫威和智慧征服的同时,一张捕捉他的密网却正在暗中慢慢 地张开了。



   早在四十年代赫鲁晓夫就已暗下决心,斯大林去世后必须阻止贝利亚夺取最高领导权 。在为病危的斯大林值班守护期间,他甚至对布尔加宁公开谈道,斯大林死后我们决不 能让贝利亚窃取国家安全部长职务,否则这便“是我们末日的开始”。布尔加宁深表赞 同,两人并就此作了商议。在1953年3月5日进行权力分配的会议上赫鲁晓夫虽然未能阻 止贝利亚当内务部长(这次会议决定把国家安全部并入内务部,因而内务部长的权力比 安全部长还要大),但是他却颇有用意地提出让布尔加宁担任国防部长,并达到了目的 。

   此后,赫鲁晓夫一方面紧盯着贝利亚的一举一动,精心入微地分析着贝利亚每一项建 议和行动所包藏的祸心,另一方面又在为如何拔掉这颗钉子而进行着周密的思考。他深 知,这是一项艰难而危险的工作,仅凭个人力量断难成事,弄不好就会身首异处,但他 也清楚,贝利亚多行不义,积怨甚深,对贝利亚切齿痛恨的人绝非仅只他自己,于是他 想到了整个领导集体,试图把所有主席团委员都争取到自己一边,上演一出众神缚妖的 好戏。

   马林科夫是赫鲁晓夫在争取到布尔加宁后争取的第一个人,因为只有首先将这位“一 把手”争取过来并与他联合行动,才能够使这一行动本身具有正统和正义的性质,而不 致于被看成是“犯上作乱”,别有它图,也才便于说服和争取其他领导人。马林科夫巴 不得有人能助他一臂之力,将那位严重威胁着他的地位的贝利亚清除,于是两人一拍即 合,一同成为了倒贝利亚的主谋。此后两人相互协商,分头行动,各尽所能,互通信息 ,本着“先易后难”的策略逐个做其他主席团委员的工作,先后争取到了莫洛托夫、萨 布洛夫、卡冈诺维奇、别尔乌辛、伏罗希洛夫和米高扬。这个过程虽说艰难,但总的来 说比较顺利,因为掌管部长会议的马林科夫,主持中央委员会工作的赫鲁晓夫和握有军 权的国防部长布尔加宁联合在一起,本身就能够使人们掂量出在这场斗争中的力量对比 ;其次,赫鲁晓夫和马林科夫根据被争取者同自己和同贝利亚关系的亲疏状况以及人们 普遍具有的从众心理而采取的“先易后难”的策略也大奏其效。

   在争取到所有主席团委员后,赫鲁晓夫、马林科夫、布尔加宁和莫洛托夫4人一起研究 了清除贝利亚的具体方式和时机(之所以吸收莫洛托夫参加这一机密计划的制定,是因 为莫洛托夫对贝利亚一向恨之入骨,而且在赫鲁晓夫争取他参与反对贝利亚的行动时, 正是他首先提出了必须对贝利亚采取“扣押”的措施。另外,此人经历了无数的政治风 浪,斗争经验颇为丰富)。他们认为,将这一行动安排在苏军夏季演习开始的时候最为 适宜:其一,布尔加宁可以乘机把效忠于他的部队调至莫斯科;其二,马林科夫届时可 以以研究本次军事演习为名召集部长会议主席团会议,同时邀请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列 席,国防部长和副部长按照惯例当然要在这次会议上报告演习计划,这样便可以用他们 的装有暗玻璃的车子将动手逮捕贝利亚的将军们带入克里姆林宫马林科夫的接待室。如 果贝利亚事先发现不了这些将军们自然再好没有,如果发现呢,就说这些将军们是应召 前来回答军事演习中的有关问题的;就在这次“研究军事演习”的会议上将贝利亚拘捕 ;会场将安排在距接待室只有几步之遥的马林科夫办公室,以便这些将军们在得到指 令后能迅速地将贝利亚制服,而不致使他有时间向他的内卫队发出任何求救的信号。

   他们认为,对这一拘捕计划必须严格保密,所以除去他们4人外,其他主席团委员对这 个计划一概不知。对于执行逮捕任务的将军也是在实施逮捕前的几小时才最终确定和让 其得知他们将要执行的任务的。这次惊心动魄的会议于6月26日中午举行,先由赫鲁晓 夫劈头盖脸地给贝利亚扣了一堆帽子,即曾参与英美间谍组织的活动;斯大林逝世后插 手和干预地方事务;企图挑拨各加盟共和国与中央的民族敌对情绪,分裂苏维埃的神圣 联盟;镇压和迫害过许多善良正直的同志并试图继续进行这种镇压和迫害。因此,贝利 亚“是一个混进党内的投机钻营的野心家。”然后是精神紧张,乱了方寸的 马林科夫不顾预先商定的程序而匆匆忙忙地按响了接待室的电铃。(时间是26日下午1点 )待命的将军们得到指令后迅速冲出,把枪口对准了贝利亚。此时贝利亚不顾一切地去 抢夺他的公文包,公文包内的一张纸上用红铅笔写着“警报!警报!警报!”,[6](P64) 这是他在意识到危险后写的,看来是想交给克里姆林宫的卫队。夺包不成,他又疯狂地 叫喊:“我上当了!”叫喊时发红的双眼直盯着赫鲁晓夫。

   贝利亚被捕的第二天,苏联总检察长鲁坚科便组织了对他罪行的侦讯,侦讯是在没有 任何肉体和精神折磨,不施加任何威胁的情况下进行的,因而十分艰难。几乎对所有问 及他的案情他都谎称不知,几乎所有对他的指控他都矢口否认,“只有出示罪证,出示 他签署的文件或他作出的决定之后他才提供,只是在完全揭露之后他才伏罪”。但是,经过长达6个月的侦讯,还是获得了贝利亚的大量罪行材料,这些材料汇集在 一起竟长达33卷。在侦讯之初,贝利亚常常给中央主席团写信,申辩他是按斯大林的指 示办事的,作为执行者他是无罪的,希望主席团能鉴于这一情况而对他从轻发落。后来 他就只写信给马林科夫,一方面抱怨逮捕他是绝对的错误之举,一方面说这是赫鲁晓夫 等人的一个阴谋,让马林科夫别上当不知:他们“先是整我贝利亚,然后将会整你马林 科夫”。这一点虽不失为先见之明,可是他这样把自己这堆臭狗屎往马林科夫 身上靠只能害了马林科夫,马林科夫出于表示自己清白而与贝利亚毫无瓜葛的需要,也 只能对他提出更为严厉的惩治措施,因为他写的所有这些信鲁坚科都不仅向马林科夫, 而且也向赫鲁晓夫和布尔加宁作了汇报。

   12月17日,《真理报》和《消息报》公布了苏联最高检察署关于贝利亚案件的侦讯报 告。12月18—23日,苏联最高法院特别法庭对贝利亚案件进行了秘密审理。12月23日特 别法庭对该案作出了判决。判决书在一一列举了贝利亚及其同案犯的罪行后指出:“对 所有被告提出的罪行,已在法庭上由原始文件、物证、被告的亲笔记录和许多证人的证 词全部证实。”被告贝利亚等7人“在审判的过程中证实侦讯期间他们所作的供词,并 对所犯的一连串极其严重的叛国罪行供认不讳。”据此,法庭判处贝利亚等7人“极刑 ——执行枪决,并没收他们的私人财产,取消军人称号和奖章、勋章等。”[2](P454) 判决作出的当天,对贝利亚等7人执行了枪决。正所谓“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 来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4863.html
文章来源:《潍坊学院学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