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若虹:怀念孔飞力教授

更新时间:2017-06-26 21:24:52
作者: 李若虹  
教授荣休。虽则孔教授此后不再正式授课,但我们一直在校园里相见。之后我们几乎每年都在东亚系一年一度的毕业典礼上见面,共进毕业午餐。

   孔教授退休后虽然来学校不如以前频繁,但他对哈佛燕京学社的访问学者们情有独钟,总是抽出时间和他们聊研究课题,虚心向他们了解最新的中国国内史学动向,一如既往,孜孜不倦。一旦学生、学者们提到自己的研究深受孔老师的启迪时,他总是以谦谦君子的风度,连连说:“不敢当,实在不敢当。”每当收到来自中国清史学者远道而来的问候时,他总是顺便向我们介绍这位学者的研究领域和并致以慷慨的评价。

   那时我们每年都邀请东亚系的教授来和学社的访问学者座谈,聊他们的学思历程和现在的研究课题。只要日程能排得开,孔老师总乐意前来,和来自东亚的学者们聊他的最新研究,畅所欲言。2007年和学者的座谈会上,他聊的是即将脱稿的《海外华人》一书。2008年秋天,他和我们谈的是对中国宪法史研究的一些想法。想来是他完成海外华人史之后的一个新的研究动向。

   2008年春,学术界期待已久的孔老师的《海外华人》(Chinese among Others: Emigration in Modern China)专著面世,被列入裴宜理(Elizabeth Perry)教授主编的“东亚国家的中央与地方关系(State and Society in East Asia)”丛书系列。大家在费正清中心的大厅为他办了出书庆贺会,欢聚一堂,其乐融融。只是孔老师对自己的作品精益求精,对细节处略抱憾意。

  

  

   追思会上,来自世界各地的中国史学者在哈佛园内济济一堂,怀念孔老师的治学为人。柯伟林教授(William Kirby)写道:“我做文理学院院长时,菲利普是东亚系的系主任,但我依然觉得我始终得向他汇报。”宋怡明(Michael Szonyi)教授的研究曾经涉及闽南及温州地区的历史,孔老师一度和他聊起研究时,还特意让他和我联系,说我是当地人。他在悼念辞中说:“菲利普是一个很棒的学者,而我更记得的是他善待我和我的家人,还有他的睿智,让我难忘。他的诙谐、幽默,对一位史学家来说,又是多么难得。”孔老师治学严谨,对己对人都是如此,而在师友、同事和学生急需时,他最善解人意。

   最近东京大学石井刚教授在哈佛燕京学社做的学术演讲中解析他对“文”的理解:“文”实际上蕴含学术团体(community)之意。就此我联想到孔老师为文的一生。孔老师走了,他的银发和挎着双肩包在神学街上走过的身影不再。他常和同事用午餐的位于哈佛广场的卡萨布兰卡(取名于他最喜爱的影片)餐馆和燕京餐馆也都已消隐于闹市,但是他毕生从事的“文”业永存。这不仅包括他少而精,但部部影响深远的中国社会政治史论著,还有他多年来带出的一批又一批的学生。他们组成了一个中国史的学术团体,承载着孔老师几十年学术生涯中的言传身教和学术风范。孔飞力教授在芝加哥大学历史系任教十五年,在剑桥神学街走过了将近四十载。这么多年来,跟随孔老师的莘莘学子中,走出了一批批举足轻重的研究中国的史学者。

   26年前,孔老师在《叫魂》一书开篇的鸣谢词中写道:“中国已将保存清代文献的巨大宝库向来自世界各国的研究者开放。这确实可被视为现代学术史中的一大壮举,无疑对我们了解人类社会生活的状况至关重要。对其重要性的认识,我们才刚刚起步。” 孔老师当时对中国的史料对外开放的乐观话语至今听来,犹如空谷足音,对今天的中国人文学界而言,弥足珍贵。世事更迁,难以预料,可从事人文学自始至终就是一门孤单、寂寞的行当,需要学者经年独坐冷板凳。正是有了孔飞力老师这样的领衔人,史学文人不再落寞。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4850.html
文章来源:文汇学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