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顾如:华夏民族最早的宪法性文件——《燹公盨铭文》试诂

更新时间:2017-06-11 00:15:09
作者: 顾如  
同时也把整句“如何对待他人”这个内在逻辑拆散。把整段的从邦国内、到友、到全部其他人这个逻辑次序拆散,弄得文章不论不类。

  

   3、“民唯克用,兹德亡诲”。儒者作:民唯克用兹德,亡诲(侮)。把王者对子孙的训诫,变成对老百姓的训诫。《燹公盨》铭文全文在谈王该怎么做。前文“民好明德”像是对老百姓的训诫吗?那么为什么这里儒者弃对称句不用呢?因为儒者惯性认为君主教民。而且前面他已经把民父母改成君父母了。而且儒者理解不了“民唯克用”——老百姓需要有用的君王。他们的惯性意识与之刚好相反。但是墨子说:君王为百姓着想,要像孝子孝敬父母一样。又说:「虽有慈父,不爱无益之子」。又说:「(天子)与人谋事,先人得之;与人举事,先人成之;先之誉令问,先人发之」[11]。“民唯克用”,正是民需要的是能够担负责任,能够有用的君王!儒家的孝道,与华夏传统孝道相反。华夏传统是孝民,儒家是孝君。如果先入为主地以儒家为传承的正统,就理解不了《燹公盨》铭文之说:“民成父母”、“民唯克用”。然后就要在句读方面想办法。然后一篇王者的祭文就被弄得支离破碎。然后还发现一些地方读不通,就要想办法通假、校订了。结果满目疮痍,错别字一堆。将一位王者和当时文化精英们的文笔,降低到顽童水平。

  

   解决这些训诂错误的方法,并不是以后改用墨家观念,先入为主地读经典。而是要采用近乎机械化的训诂原则,避免带入自己的意识、避免带入自己的目的。仅此而已。

  

   [1]正确的态度是假定自己每个字都不懂。操作的时候,先每个字知道个大概即可。

   [2]春秋以前的人名往往有提示作用。此例在训诂过程中则用处不大。

   [3]儒者所作各个版本实无多大差别。

   [4]为什么‘打破隔阂’要“釐方设征”?请参考《经上》「间、有间」前后字条。君王的责任正是使各‘方’有间而又有闻。

   [5]从铭文看更像“久”。墨家「行循以久」,对“久”非常重视。不过,既然《尚书》已经大量的“厥”,此处就依流行写法。

   [6]关于什么是“明德”,各家理解不同,进一步译文则会带入我们的取向。墨家观点之中的“明”,可以参考前面关于“钜”字的训诂。

   [7]此处也许可以理解为:我在天下只是孤寡、极少数。意味着不能以我的看法、观念,推及他人。后文就有这种理念在内。另,关于“在天下”,墨家有辩论。也即《小取》所言「居于国,则为居国;有一宅于国,而不为有国」。与民混同,方为有国。墨子曰:「少亦无也」。寡我近于无我。

   [8]这里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点:不是推己及人地对待,而是平等对待他的所好。也即《左传》“以他平他,谓之和”。

   [9]现在可以回顾,为什么燹公被称作“燹(火)”。其实在华夏传统学派,如墨家、道家,光、火就是“法”的隐喻。或者说,原先法就被表述为火、光。也许正因为燹公为后世立了大法,并且留下了这篇宪法性文件,所以被称作“燹公”。

   [10]华夏传统古籍“民父母”、“民之父母”该怎么读,请参考本书《一些字义和隐喻》。

   [11]治墨的儒者们也想不通《尚同》篇为什么这么说。也将《尚同》篇做了校改。此处引用的是《正统道藏·墨子》。

  

   节选自《墨子经义释诂》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462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