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蒋志青:计划经济的实质问题

更新时间:2017-06-11 00:12:17
作者: 蒋志青  
同时,政府主导经济使得国民丧失经济自由,降低了国民选择、决策工作和生活的能力,致使国民自主能力整体下降,势必危害社会发展。政府主导经济使得政府不仅握有政治权力,又掌握经济权力,产生无限政府。无限政府不仅使得政府的管理成本过高,而且易于诱发政府官员腐败。尤其在当下中国,由于政治体制原因,官员的选拔体制正如近二十几年流行的一副对联所说:"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在这样的体制之下,哪些无能的官员不仅没有可能将国民经济管好,而且产生了大量的腐败分子。

  

   当然,在民主体制下,国民也可以选择企业家来管理政府。例如,今年美国人选择了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但是请注意,特朗普政府也只能提供公共产品,并不允许插手私人产品。此外,为避免腐败,今年1月,从利益冲突的角度出发,特朗普放弃公司的领导和管理权,并且辞去了他担任的各项职务。其女儿伊万卡·特朗普的丈夫贾瑞德·库什纳被任命为白宫高级顾问以后,伊万卡本人也将不再担任公司职务。

  

   通过以上论述,我们可以得知,计划经济失效的根本原因在于政府超越了它的职能边界,并且政府工作人员不具备经营私人产品的能力。

  

   马云不是经济学人,未必理解所谓的"马克思主义讲到的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2016年11月19日,马云在"2016世界浙商上海论坛"上的演讲时说:"计划经济将会越来越大。为什么?因为数据的获取,我们对一个国家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有可能被我们发现。"这句话说明了马云真非经济学人,他的论证是不当的。因为,他不理解"看不见的手"。笔者将在"我对'看不见的手'的理解"一文中与马云探讨"看不见的手"的寓意。

  

   马云从数据可能发现"市场这只无形的手"的视角,来肯定计划经济将会越来越大。说明他并没有意识到计划经济问题的实质在于政府职能越界问题。当然,我们也不能说马云完全没有意识到政府的问题,只是他并没有把政府职能越界问题列为计划经济的实质问题。马云曾经说过, "今天,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其中两驾--投资和出口这两件事政府做得最得心应手,但是搞消费是企业家做的事,消费成熟,才意味着市场经济的成熟。"(马云:从政府手里要资源 这种企业没出息2015-11-16 来源:新京报)此话说明马云意识到私人产品是企业家的事情,不是政府的事。

  

   马云对政府指导经济是警惕的,他说过:"我自己觉得我可能有点反动,我响应的是预判十年以后,三五年以后政府一定要干这个事情,我先干,等他一号召,我转身就跑,等大家上来,轮不到你机会了。"(马云:我可能有点反动 政府号召的事我转身就跑 宏观经济21世纪经济报道[微博] 2014-12-08  )

  

   马云对于与政府官员的合作是保持距离的。 "马云曾经的同事、阿里集团前副总裁波特·埃里斯曼拍完纪录片又写书,分析出马云成功的40个秘密。其中的一个秘密就是跟政府'只谈恋爱不结婚"'"。"他回忆,'以前有地方政府会找到阿里巴巴,希望一起投资项目,但马云总是说,不,我们希望与政府保持一定距离,不希望与政府联合投资。'"

  

   ("中南海熟人"马云如何与官员打交道?2015年11月18日  来源:新京报 作者:王姝 )

  

   当然,马云也充分认识到企业家的社会作用:他说过:"今天是商人的机会,今天是我们可以展示我们对未来的判断,今天是我们可以展示自己能力的时候,今天我们更能展示企业家是这个社会发展过程中最重要的脊梁。只有企业家强大,中国才能强大;只有企业家昌盛,整个中国市场才能昌盛。" (马云:我可能有点反动 政府号召的事我转身就跑 宏观经济21世纪经济报道[微博] 2014-12-08 )"只有企业家昌盛,整个中国市场才能昌盛。"这句话说明马云意识到企业家是市场的主导者,政府不是市场的主角。

  

   2017年5月26日,马云在贵阳数博会上演讲中说:"在大数据时代,特别是万物互联的时代,人类获得数据的能力远远超过大家想象,人类取得对数据进行重新处理以及处理的速度的能力也远远超过大家,不管是AI也好,MI也好,我们对世界的认识将会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所以,我想说明的一个问题,由于大数据让市场变得更加聪明。由于大数据,让计划和预判成为了可能。"

  

   "由于大数据让市场变得更加聪明。由于大数据,让计划和预判成为了可能。"这句话针对的是市场,是企业,并非政府。当然,大数据也能让政府变得更聪明。这里要请马云回答一句话:" 如果大数据让政府变得更聪明,你愿意让政府主导经济吗?你愿意让政府为你的企业做计划吗?"马云的回答有可能是"Yes"吗?如果计划经济可行,那就不需要企业家了。即便大数据能让政府变得更聪明,也只是在公共产品领域更聪明,而不是私人产品领域更聪明。根本原因在于,笔者在前文指出的,政府官员不是市场选择的,他们不具备经营市场的能力。

  

   从"计划经济的实质问题在于政府职能定位错误"这一视角出发,我们可以发现钱颖一、吴敬琏、张维迎对马云的反驳没有抓住要点。

  

   钱颖一是从"人的激励问题视角",来反驳马云的,没有抓住"政府职能定位错误"这一实质问题。"人的激励问题"源于"政府职能定位错误"。正是由于政府主导经济的原因造成了激励扭曲。

  

   吴敬琏认为,有大数据也不能搞计划经济。他是从"信息视角",来反驳马云的。大数据不是计划经济问题的本质原因,吴敬琏也没有抓住"政府职能定位错误"这一实质问题。

  

   张维迎从"企业家精神和创新的视角",来反驳马云的。这无疑是有力的反驳。但是

  

   张维迎依然没有直接从"政府职能定位错误"这第一计划经济实质问题出发。他的"企业家精神和创新的视角"只是论证了企业家的作用。如果首先指出计划经济的实质问题是政府职能定位错误,直接将政府排除在市场之外,从根上废除了计划经济,然后再从"企业家精神和创新的视角"来论证只有企业家才是市场的主导者。这样的论述,能使得马云以及其他非经济学人理解起来更清晰一些。当然张维迎对于政府的职能边界问题是有着深刻的认识的。只要看看他在去年炮轰"产业政策是穿着马甲的计划经济" 即可得知。

  

   作为经济学人的钱颖一、吴敬琏和张维迎不应苛求马云,不能要求他像经济学人那样发表言论。正像马云也不能要求经济学人能够像他一样来经营企业一样。不仅马云,还有一些并非经济学人也难以理解计划经济问题的实质。

  

   近二十年前,一次与徐友渔见面。当他得知我正在研究信息经济学,从事企业信息化平台建设工作后,对我说,有人认为,凭借信息化,计划经济可以实现。

  

   我回答说,这是错误的认识。计划经济是由政府主导的经济体制,犯有政府职能定位错误,无关于信息化。

  

   蒋志青

   2017年6月9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462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