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冯俏彬:财税体制改革之痛乃中国社会进步破冰之痛

更新时间:2017-06-02 09:58:08
作者: 冯俏彬  

   冯俏彬:房地产税讨论了10年,最大的进步就是理性一点的人士、或能稍微站得远一点看经济社会运行的人士,基本上能形成一个共识:房地产税立法是大势所趋,其必要性毋庸置疑。还有一个进步:围绕房地产税,相关技术准备已很充分,如一些地方税务部门进行过模拟运转,还有一些地方进行过房地产税的试点,都积累了经验。另外,最近两年不动产登记制度进展也很快。

   但房地产税是一种典型的直接税,要面向家庭和个人征收,涉及到千万普通百姓,因之就会产生尖锐的“税痛”。百姓要就此表达意见,不同的人可能有完全不同的意见,这很正常。但不同意见充分表达后,还要有一个意见整合机制,可是谁来整合,怎么整合?

   以前,不同意见或利益的整合,可能较多由领导说了算、政府说了算。但现在不行,因为涉及到太多方面,就需要一个和过去不同的意见整合机制。问题也就在这里,这个整合机制究竟是什么?因为这一点不清楚,所以后面就很难推动。比如房地产税立法,大家都认为很应当,但即使如此,进到立法程序以后,还是有各方意见,一审、二审、三审都公开征求意见。这些意见如何整合,如何回应?——房地产税立法问题,深刻、生动地反映了走向现代化的中国所面临的阵痛。

  

国际瞩目:增值税制度在全世界分享经验

  

   《华夏时报》:“一带一路”北京国际峰会开过不久,官方有一句话提到,去年5月实现营改增试点改革全面推开之后,中国被认为基本建成了在世界范围内具有先导意义的现代增值税制度,尤其是银行、保险、证券等金融业务全面纳入了征收增值税范围,在国际上具有开创性意义。如何解读,是否自吹?

   冯俏彬:这话是对的,并非自吹。增值税制度历史并不长,大概就几十年时间。中国在“营改增”之后,增值税所产生的税收总量,在整个税制结构当中已占到40%,体量极其庞大。另外,增值税的征收范围现在已覆盖了一、二、三产业,全链条拉通,确实在世界具有开创性意义。更特别之处在于,中国目前是世界上第一个对金融业征收增值税的国家。即使在增值税的起源地欧洲,也没有做到这一点。

   《华夏时报》:一些发达国家为什么没有做到?

   冯俏彬:第一,金融业本身极其复杂,业务变化快、门类多,如何计算“增值”部分,本身是有难度的。第二,增值税属于间接税,很多发达国家对间接税依赖程度很低,自然在这方面就没有发育出高度的征收技巧、征收方法和征收理论。很多西方国家,包括美国在内,主要是以所得税为主,并没有增值税,而欧洲一些国家虽有增值税,但其占比较小,不像中国高度依赖增值税。

   《华夏时报》:依赖增值税是先进的表现?

   冯俏彬:曾经是落后的,但时移世易,好像现在变成先进的了。从税制演变结构上来讲,都有一个从间接税为主到直接税为主的过渡。一个国家经济不怎么发达之时,大多以收间接税为主;经济发达程度较高之时,调节收入分配任务重了,就转向了直接税。当然这个过程很痛苦,就像中国今天之情形,但这是税制演变规律。以此看待中国税制结构,就不够先进,因为我们是以间接税为主,而发达国家都以直接税为主。但现在出现了一些新情况,即全球化以来资本在各国间高度流动,所得税是对资本收益收税,在资本高度流动的情况下,主权国家收不到这个税或收税的难度加大。例如美国很多跨国企业把利润放到海外不转回国内,美国政府就收不到这些企业的所得税。有鉴于此,一些国际税收组织作出判断,未来很可能要出现新变化。相对而言,增值税是在生产经营地征收,税基的流动性比资本要弱,所以主权国家为了方便收税,很可能会转向更加重视包括增值税在内的间接税。所以,未来也有可能征收增值税比征收所得税好。

   《华夏时报》:中国财税体制改革会在未来几年当中有什么好的变化和不好的问题出现,你有什么好的政策建议?

   冯俏彬:第一,希望按照2013年《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把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推进到位。第二,要审慎把握好推进税制改革与百姓对此问题接受度之间的平衡关系。第三,把握好全球减税与中国财税改革之间的平衡。比如特朗普减税对中国有什么影响?怎样对冲,也需要未雨绸缪,审慎决策。

   来源:华夏时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454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