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啸虎:少年母亲与上海工运

更新时间:2017-05-15 13:56:11
作者: 史啸虎 (进入专栏)  
母亲显然很喜欢这个名字。没多久,母亲还用自己多年在纱厂做工的积蓄打了一个戒面刻有“吴鹏云”字样印章的足金戒指,以志纪念。母亲生前,我们曾问过母亲为何要用鹏云二字作为名字,母亲说,刘觉民(刘筱圃)老师曾告诉过她,大鹏鸟其实就是凤凰。凤凰多美啊!而且,鹏云就是大鹏入云的意思,让日本人发现不了我。经查, 根据《说文》、《字林》等典籍,“鹏”字确实就是“凤”字的古字(《说文》曰:“凤飞,群鸟从以万数,故以朋为朋党字。”可见,之所以以“鹏”来表示“凤”,是想从字面上突出其群鸟之王的地位)。

  

   母亲通过改名将自己比作云中凤凰,可见其当时人虽小,志向还是不小的。不过,母亲自行起了“鹏云”这个很靓的名字,虽然当年没有被日本人识破,但在其后的革命生涯,特别是中共革命成功建政后的日子里,她过得并不舒心。相反,她在后来的一些政治运动中总是遭受到一些不公正的待遇。文革期间,母亲更是屡经造反派野蛮批斗和欺辱,结果身患重病,于1970年元月还未年满50岁时就含恨去世了。更让人感到愤懑的是,合肥市关于母亲冤案的平反和党籍的恢复的决定是在她去世后几个小时的遗体旁边被宣布的!

  

   1936年底,母亲终于又一次回到沪东的工厂里去做工了。这次母亲选择的工厂正是母亲曾暗地里去煽动罢工做过工运的大康纱厂。而在这里母亲遇上了她的一个熟人,也是她后来入党的介绍人——佘敬成。母亲回忆说,她那年早些时候受刘筱圃之托到大康纱厂鼓动罢工时就认识佘敬成了。那时佘敬成是大康纱厂织布车间工人。佘敬成只比母亲大三岁,但显得很稳重,也很有主见,大康纱厂工人抗议日本人打死梅世均的怠工运动就是他暗中领头的。佘敬成与母亲再次相逢之后,佘敬成就经常去找母亲,有意识跟她说一些有关工厂情况以及他对发动工运抗日的想法。母亲也将她自己的抗日观点和想法谈给佘敬成听。这两个年轻人那时在抗日问题上似乎共同点很多,很是谈得来。母亲在文革期间被审查时其亲笔所写的供交代用的材料中说,那时,佘敬成和她经常在纱厂中午吃饭的时候碰面交谈。这种状况大约持续了大半年。但1937年“八一三”上海抗战打仗,外公外婆所做的一次带领全家到乡下去逃难的决策将这一切打乱了。不过,4年后佘敬成还是成为母亲的入党介绍人,并最终介绍母亲到新四军淮南路东根据地参加抗日了。

  

   也可能是年头太久或不太了解吧,母亲回忆中没有多谈她的这位抗日和共产革命的引路人——佘敬成后来的情况。但经查,佘敬成先生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工人领袖。上海地方志将其列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最为著名的工人领袖之一,与王根英、张浩(即林育英,林彪的堂兄)和王孝和等齐名。其实,就在母亲进厂认识他之前的1936年4月份,佘敬成先生就曾因那场罢工而在工人中威望较高,社会知名度也较高,所获得的社会各界的支持也多,从而在上海市参议员选举时在沪东区(包括杨浦、闸北等地)的工人界别中得票最多。虽然最后因当局阻扰和有人作弊,结果依然当选为上海市的候补参议员。这就是说,在母亲进入大康纱厂做工认识佘敬成时,后者虽然年轻,就俨然已是具有一定身份与地位的工人领袖了。那年,佘敬成年仅二十岁。

  

   根据记载,当母亲因1937年“八一三”上海打仗而随外公外婆全家迁徙回扬州江都邵伯乡下避难时,而坚守上海工运阵地的佘敬成则于1938年初加入了中共。这就是说,等到母亲那年底返回大康纱厂继续做工时,佘敬成先生已是该厂的中共地下党支部书记了,对外身份则是上海沪东大康纱厂所属织布厂的高级副领班。抗战时期,佘先生在上海一直以这个身份暗地里宣传和组织工人进行抗日活动。抗战胜利后的1947年,佘敬成因组织工运被国民政府逮捕并由上海市地方法院判处6年徒刑。此时佘敬成的身份是上海沪东区十二家中资纺织厂工会理事长了。1949年5月上海解放,佘敬成出狱,先后在市纺织工会、市总工会劳动工资部等部门担任领导工作。由于“左”倾错误的影响,他长期受到不公正的待遇,直到1980年病逝。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432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