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湘穗 乔良:一部战史并不是等候复盘的棋局

更新时间:2017-05-10 10:05:22
作者: 王湘穗 (进入专栏)   乔良 (进入专栏)  

   翻开战史,声名煊赫的军官如恒河之沙,不可数计,更不消说那些无名之辈了。不过,真正能以其超群的龙韬虎略,在当时历史上创下千古奇观的战绩,又以其卓越的军人素质,为后生晚辈提供百世垂范的楷模者,可以说寥若晨星。然唯其稀少才弥足珍贵,才堪称军官之林的精英。毫无疑问,任何活着的人都不会没有缺陷。作为曾经活在历史上的军官,即使是旷代人杰,其素 质也不可能尽善尽美,但是只要有战争,有军事活动作为一门特殊的职业存在,一代代军中精英身上所显现的虽有缺憾却决不失魅力的素质范型,就会长久地给后来者以摄人魂魄的启迪。

   一部战史并不是等候复盘的棋局。战争一变,局势即变,军官素质也随之改变,而改变后的军官素质反过来亦会影响战争的景观。在这环环相扣、色彩纷呈的迷局中,我们将如何去寻找那摄人魂魄的谜底呢?作为军官,对战争、对自身的好奇通常不会 停留在思辨阶段,而更愿意付诸行动,这便也是我们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去研究、论述军官素质的原因。军官素质这个题目像一片广袤的土地,它是如此辽阔,以至于为了勾勒它的大致轮廓,也需要凭借悟性的翅膀飞腾起来,才能鸟瞰它的疆域,扩张我们的视野。

   悟性不排斥理性,鸟瞰也不妨碍谨严。在展开对军官素质的论点之前,需要先给两个概念下定义。

   首先是军官。

   军官是以军事工作为职业、拥有军籍、经过正式任命,在军队编制中的国家官员。

   我们是按标准的“类同种差”的公式给军官下的这个定义,可以被视作本书对军官素质进行研究的基点,但它仍是有缺憾的。譬如,它没有把历史上的将领、非政府军的将领和预备役军官包括其中。因此,当我们引述这些将领的情况时,读者不妨把军官理解为职业军人。“军官是职业军人”,这个简约的表述在一般意义上是成立的。

   然后是军官“素质”。

   素质通常指人生本来具有的某些解剖生理特点,特别是大脑神经系统、感觉器官和运动器官的解剖生理特点。它是能力形成和发展的自然前提。也有人认为,素质指由先天的遗传条件及后天的经验所决定和产生的身心倾向的总称。它同趋势(tende-ney)、 趋向(trend)、心理倾向(predisposition)含义相似,指心理学上各种行为发展的准备状态。我们更赞同后一种看法。并据此给“军官素质”做出定义:

   军官素质是军官为从事军事职业所必须具备的身心条件和可能发挥的潜在能力,是先天遗传与后天经验的集合体。

   本书以军官的历史作用、军官素质的形成、素质的涵括、素质的类型及其发展变化、军官的自我塑造为轴线展开,在论述中尽可能多地让具体的人物和事象说话,以便读者在披览片段零星的战史时获得一个全新的视角,即与整体的战争史、两军对垒的战争史、完全不同的军官素质演变史。

   任何一本指向具体的理论著作,其作用和局限都在于挂一漏万。只要通读全书,就不难发现本书所挂之“一”,是向同代军官们传递一个重要信息:战争的主体从来都是军人,而军官是其中起主要作用的部分。因此,军官在自塑素质的同时,也便开始再造未来战争。每个军官都将是战史的创造者,区别仅在于他们 的自觉程度。那些卓越的将领无一例外地富有创新的个性,唯此个性才使他们在变幻不已的战史中保持历久不衰的魅力。

   在现代军队这个分工细密而层次繁多的军事组织机构中,军官不必为充当普通角色而沮丧,也不应以身居高位而自得。沮丧与自得的心态都有碍于军官素质的发挥。将你自己的素质发挥到极致,你便是一个成功者。在这里,你不仅可以获得洞悉古往今来一切战争之奥秘的密钥,甚至还能悟透人生的真谛。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427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