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厉以宁:中国正在发生两个巨大变化

更新时间:2017-04-11 15:25:31
作者: 厉以宁 (进入专栏)  
浪费资金,但是哪里最穷就需要精准扶贫,这都是中国的国情。所以我们要了解中国的国情,为什么要精准扶贫,为什么要让农民懂得怎样生财才行。他生不了财,光靠救济解决不了问题。宏观调控实际上关键起引领作用,对于那些有前途的,不仅帮助他,而且我帮助他以后,要帮他树立方向。为什么中国的高新技术发展这么快?这是宏观调控的促进作用。那把宏观调控看成单纯的压,这样是不行的。

   第七个问题,中高速增长的持久性问题。刚才说认识国情,认识国情我们又在结构性调整当中,结构性的改革当中,这种情况下一定不要再回到高速增长。我在一些地方考察的时候,产运维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更重要的它是高速增长,任何国家不能持久,在中国能够维持中高速增长,6.5%—7%之间行了,说不定再过十年以后还在变呢。不要去贪图,要去除“路径依赖”。“路径依赖”这四个字是发展经济学的名词,就是说走老路更保险,那就是路径依赖。连猴子都知道路径依赖,这是一个很有名的试验。一个笼子里关了几个猴子,挂一点香蕉在铁丝笼子外。猴子一看有香蕉了,当它手一抓到香蕉高压水泵往下打,打得猴子痛极了退回来。试了几次再放,没一个猴子去动香蕉。换一个猴子,其他猴子告诉它,看香蕉你别去摸别去拽,它没有经历过,刚要去摸就打了。以后猴子再放进来,谁都知道,这是路径依赖,这是做试验的结果,也是一样的。在今天的情况下,思想要解放、观念要转变,要打破这个路径依赖。

   最后一个问题,道德力量在经济中的作用。法律重要、道德同样重要,我们应该朝着这样走,难道仅仅有市场调节和政府调节两种调节吗?不一定。因为市场的出现是几千年前了,政府的调节出现更晚了,有了国家、政府之后,在漫长的岁月中,人类岁月有几万年,漫长的岁月中既没有市场调节,又没有政府调节,那都比较晚。那段时间人类社会怎么存活下来?靠的是道德力量,习惯力量,惯力。没有市场调节,没有政府调节,道德力量调节是唯一的调节,有了市场、有了政府,同样需要道德力量,因为它能够使得市场调节更有效率,使得政府调节更有效率。社会生活是一个大圆圈,非交易中有很多社会关系,家庭关系、家族关系、街坊邻居关系、同学关系、师生关系,所有的非市场,不能按照市场的思路来。那怎么办呢?政府来管,但不是具体的管。如果没发生问题,政府不管,如果发生问题,毒打老婆、毒打孩子、虐待老人这样的事情政府管。可见在大部分时间,也是在道德力量调节之中的。

   我们知道效率有两个基础,效率的第一个基础是物质技术基础,厂房、设备、原材料、熟练劳动力,这个构成生产效率物质技术基础。但还有第二个基础,道德基础,什么是道德基础?比如说在生产过程中人们经常自律,这就是道德基础,人们重视文化建设,文化建设有各个方面,有企业文化建设,校园文化建设,这都是基础。市场调节是无形的,靠市场规律去做。政府调节是有形的,靠法律法规、靠制度、靠政策。那道德力量调节呢?道是无形却有形,道是有形又无形,自律是无形的,规定是有形的。重要的问题在于仅仅物质技术基础只能产生常规效率,超常规效率没有,超常规效率从道德基础产生。抗日战争时为什么国内有这么多战斗积极性、工作积极性,爱国主义、民族存亡,在这个过程当中当然有效率。一个巨大的自然灾害来临的时候,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那么多人去救灾、抢灾、救险,这是道德引起的。一个社会为什么能这样?道德引起的,所有这些都是讲的道德。

   在座的有企业家,也有地方官员,同甘共苦不是一个概念,同甘是同甘,共苦是共苦,同甘靠制度、规矩,共苦靠精神、靠认同,这是非常重要的。当一个企业你赚钱的时候怎么分红怎么奖励?必须有制度,没有制度就乱了。同甘靠制度,假如一个企业亏损了,发工资两个月都发不出来了,工人吵着要走,大家留下吧,再努力留工人,但是两个月都不发工资了也不行。但是工人有合同,合同说该罚多少还要罚,制度不管用了靠精神,精神力量把他们留下,或者是认同,认同就是同命运。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92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