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柳昌清:文明类型与世界迷局

更新时间:2017-04-05 16:11:20
作者: 柳昌清  
经济上的私有化“货力为己” 只是权力私有化的一个方面的表现。当然,这里的国家权力,在为“家”的同时,还保留有其公共职能的一面,即统治者还要考虑社会各阶层的利益和关系,维护国家的安全和社会稳定。这种“权力蜕变”式的私有制和国家形成之路及优秀的政治伦理传统,奠定了政治在中华文明中的主导地位。原始社会解体以后,中国首先形成了宗法分封制的政治制度;经过春秋战国时期的社会大变革,创立了郡县制中央集权的政治制度;经过从鸦片战争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又一次社会大变革,创立了政党制及共和制的政治制度。无论社会怎样变革,政治力量和政治关系始终处于主导地位;社会的整合,主要靠政治组织、政治力量和政治关系,伦理起辅助的作用。

  

   政治主导型文明的特征是:国家掌握着重要的生产资料和劳动力,并相应承担较多的经济文化职能。政府官员阶层在各社会阶层中处于最高位置。政治组织或由政治派生出的组织对社会生活的干预程度深、范围广。人们的行为规范主要来自于政治规范。政治价值观对社会价值观的形成起统帅和指导作用。政治的思维方式制约和影响全社会的思维方式。

  

   西方文明发源于古希腊。与中国不同,古希腊的私有制和国家形成之路,走的是财产私有化的道路,财产的私有化制约了国家权力的私有化,使它仍然保持公共权力的性质,这样就奠定了经济力量和经济关系处于主导地位、控制和制约政治的文明基础。其具体制度,就是经济上的奴隶制和政治上的民主制。古希腊文明产生的条件是较发达的商品经济和对外贸易。在商品经济、对外贸易、民主政治发展的同时,科学、艺术也得到了较快发展。在古代,这样的环境条件还不具有普遍性,因而,古希腊的民主政治只限于在一个城邦内(如雅典)实行,未能扩展成为西方社会普遍接受的制度和观念,商品经济和科学的发展也受到阻碍(特别在中世纪)。但是,作为一种文明的种子或基因,它在罗马帝国和中世纪欧洲封建社会中得以保存并发挥了作用。经过近现代的文艺复兴、宗教改革、科学兴起、工业革命、资本原始积累、启蒙运动和资产阶级革命等一系列变革运动,终于在欧洲和美国,发展成为一种成熟的文明。

  

   经济主导型文明的特征是:人们的社会地位主要由他所拥有的财富和收入来确定。土地及其他生产资料绝大部分都由个人或经济组织所占有。经济组织和经济力量控制着政治组织和政治力量,以产权为核心的个人权利得到保护。经济关系成为一切社会关系的基础,经济价值也成为社会价值观的基础。商品经济的思维方式制约和影响全社会的思维方式。

  

   以上三种文明是基本的文明,即由单纯的力量和关系作为主导性整合要素的文明。除此以外,还有一些由复合的力量和关系作为主导性整合要素的文明,例如伊斯兰文明和日本文明。

  

   伊斯兰文明的总体特征,是“宗教政治化、政治宗教化”。伊斯兰文明的形成,与伊斯兰教的兴起、传播和有关国家的建立紧密联系在一起。伊斯兰教的创立者穆罕默德,既是一位宗教领袖,同时又是哈里发国家政权的初创者。伊斯兰教的教规和教法,兼有行政和法律规范的内容及特征。伊斯兰教的信仰和观念,兼有领袖信仰和政治观念的功能及特征。伊斯兰教作为一种兼有宗教和政治双重功能的主导力量,对其人民的思想和行为起到整合作用。

  

   日本文明的深层是一种民族宗教,认为日本是神国,日本的皇帝是天皇,日本和日本人是独特的,日本社会如同一个大家庭,整个日本民族都是同质的,日语里有内在的神灵,等等。由此形成极强的民族主义观念和团队精神。在接触和学习中华文化的过程中,这种观念和精神转变为对天皇、大名的忠诚和对政府的信任,从而使它兼有了政治功能。在接触和学习西方文化的过程中,这种观念和精神又转变为对企业的忠诚和对工作的热忱,从而使它兼有了经济的功能。这种精神和观念支撑过日本军国主义的兴起,以后又支撑了日本经济在二战后的快速增长。日本社会的整合,从表层来看,是企业、政府及相应的经济和政治关系在发挥作用;从深层来看,则是这种宗教精神和观念在发挥作用。如果用更广泛的眼光去看,那么,日本的学校、企业、国家都笼罩在一种民族主义的宗教氛围之中,兼有宗教组织的功能;同时,企业兼有政治功能,国家又兼有经济功能,经济、政治与民族主义宗教精神一体化。

  

   二、文明类型在当代的发展趋势

  

   在当代,文明类型有两种重要的发展趋势:一种是不同类型的文明之间相互吸收、借鉴,有趋近(不是趋同)之趋势。例如,政治主导型文明的国家大力发展市场经济,推进民主政治的建设;经济主导型文明的国家加强政府对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的干预。另一种发展趋势是宗教主导社会的作用不断减弱,逐渐成为辅助性或普通的整合要素,宗教主导型文明向其他文明类型转变。

  

   从文明类型形成的时间看,最早形成的是宗教主导型文明和政治主导型文明,最后形成是经济主导型文明。早期形成的文明,有一个适应时代发展不断改革其制度和观念的问题。即使以后形成的文明类型,也要适应时代发展不断改革其制度和观念。如果某种文明的基本制度和观念能够适应时代不断改革和完善,那么这种文明类型就能够存在下去;如果某种文明的基本制度和观念不能够适应时代不断改革和完善,那么这种文明类型就将会消失。政治主导型文明(中华文明)的基本制度是政治制度。中国的政治制度适应时代经历了两次大的改革和完善。早期实行的宗法制政治制度,还保留有原始社会氏族制度的许多特征,没有完成政治制度与经济制度、政治组织与经济组织的分离,没有形成严密的权力控制体系。天子不仅在经济上权力有限,而且在政治上对诸侯和卿大夫的控制力也很有限。宗法制度的维系主要靠血缘关系和亲缘关系,靠约束力不太强的“礼”来规范统治阶级内部的关系。宗法分封制长期运行,必然增强各诸候国的独立性,导致全国性政权——王室的衰微。西周末期王室衰微导致的主要是诸侯国之间为争夺土地和劳动力而进行的战争。其发展就沿着怎样保证中央政治权力不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逐渐分散和衰微的路径演变,最后以郡县制代替分封制,形成中央集权的政治制度和“地主—自耕农”经济制度。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有了一定程度的分离,为了建立稳固的政治体制使经济缩小了规模,不再对政治权力的集中构成威胁。这种制度也有很大的弊端,最高权力的个人占有和世袭制,使任人唯贤从根本上受到阻碍,使法治不能贯彻到底,变成了人治,容易造成自上而下的腐败和决策失误。经过鸦片战争以来100多年的艰苦探索,终于创立了现代的政党制度和共和制度,进一步扩大了政权的群众基础,有利于在更广泛的范围内吸收政治人才。在基本观念方面,政治主导型文明也可以随时代的变化而改变。在中国社会发展的历程中,儒家思想、法家思想、道家思想、马克思主义都曾经作为基础理论发挥过指导作用,其中一些思想(例如儒家思想和马克思主义),也与时俱进,本身就经历了数次大的发展。这说明政治主导型文明是能够适应时代而改革、发展的。宗教主导型文明的基本制度和观念很难在保持其文明类型的同时加以改变。宗教的基本制度和观念带有神圣性,正是这种神圣性保持着其对社会生活起主导作用。一旦加以改变,失去了神圣性,变成世俗的(政治的、法律的、哲学的等)东西,宗教也就失去了对社会生活的主导作用。

  

   随着市场经济和现代化的发展,宗教作为一种整合力量,会逐渐失去主导性地位,而变成一种辅助性或普通的整合要素。拿印度来说,由于近代英国殖民者入侵后打破了种姓制度职业世袭的结构,独立后印度政府有意识地全面推进世俗化进程,种姓在择业就业方面的支配性影响已不再存在。择业就业已不再取决于种姓,而取决于能力和机遇。市场规则、议会政治、文官制度、法律法规,已成为人们需要遵从的主要的行为规范。种姓间的婚姻禁忌已被突破。在城市各种姓之间,特别是受过教育的种姓之间相互交流和通婚已很普遍。传统的宗教仪式大为简化。孩子的命名仪式、初次的剃度仪式和每年一度的更换圣线的仪式已逐渐减少。寡妇再婚的阻力越来越小。婆罗门祭司再也不能高高在上,而是生活在普通人之中。传统宗教观念,在农村和偏远地区保留较多,在城市地区改变较大。 [3] 相信随着现代化的进一步推进,传统宗教观念的影响会越来越小。

  

   再拿伊斯兰法来说,在古代,它一直是伊斯兰世界唯一的法律制度,在规范穆斯林个人行为及调整穆斯林社会关系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进入近代以后,伊斯兰法遭受到空前的冲击和冷落。目前在伊斯兰会议组织的成员国中,只有在沙特、伊朗等少数国家中,伊斯兰法仍然是国家的根本大法,通领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在埃及、叙利亚、约旦、利比亚、黎巴嫩等大部分国家,伊斯兰法在婚姻家庭、财产继承、遗嘱等私法领域仍然适用,而在刑法等公法领域,则适用世俗法。在实行政教分离及受西方文化影响较深的土耳其、突尼斯、阿尔及利亚等国,基本法律制度主要以西方法律制度为蓝本,如民法、商法、刑法和诉讼法等,而伊斯兰法在国家法律体系中居于次要地位。[4]

  

   任何整合结构都有优势和劣势两个方面,因而,各种文明类型在发展过程中都会出现偏向和问题。宗教主导型文明在发展过程中容易出现宗教理论贬低现实社会生活的意义、降低人们参与社会实践和追求幸福生活的积极性的偏向;容易产生宗教偏见甚至宗教狂热,形成对异教徒的仇视甚至仇恨;容易出现宗教制度(如种姓制度)阻碍生产力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问题;容易出现宗教规法(如伊斯兰法)与世俗法规相冲突的问题;容易出现宗教思想与科学事实相违背的问题。在存在两个以上宗教的场合,容易引起宗教矛盾甚至宗教冲突。政治主导型文明在发展过程中容易出现政治权力过分集中、干扰甚至阻碍经济和文化按其本身的规律发展的偏向,这种偏向会导致经济和文化的发展速度放缓甚至出现停滞;容易出现为了方便统治,而实行弱民、愚民政策的偏向,弱民政策导致尚武精神和国防力量的衰减,愚民政策阻碍科学尤其是社会科学的发展和传播,导致社会意识的短视甚至愚昧;容易出现人治和腐败的问题。经济主导型文明在发展过程中容易出现资本家和企业为了赚取利润、而不断扩大生产规模的偏向,这种偏向会形成对资源的过度开发利用,破坏生态环境,使全球气候变暖,危害人类生存,影响可持续发展;容易出现为了经济效益而忽视甚至不顾社会效益的偏向,导致道德沦丧,黄、赌、毒泛滥;容易出现商品交换关系的扩大化,使人际关系趋向冷漠,自然亲情趋向淡化。对于每一种文明类型都会出现偏向和问题的情况必须辩证地去看待和对待:一方面,不要看到一种文明出现了与其他文明相对而言比较突出的缺陷和问题,就全盘否定(包括自我否定)其根本制度和观念,甚至就断定其社会制度存在不下去了;另一方面,对于自身文明所容易出现的偏向必须时刻注意防止和纠正,容易出现的问题必须及时解决,才能保持文明的健康发展.否则,即使曾经兴盛过的文明也会衰落甚至消亡.

  

   三、未来的世界是“太极”世界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86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