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天柱:可持续发展——中国多党合作制度研究的新议程

更新时间:2017-03-17 16:42:54
作者: 黄天柱  
系统、深入总结它们的经验教训,对于进一步发展和完善硕果仅存的社会主义多党合作制度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三、从我国政党制度实践看研究中国多党合作制度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性

  

   中国多党合作制度要实现可持续发展,本身也面临着诸多挑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首先,从历史上看,中国多党合作制度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从1949年新政协的召开标志着多党合作制度的正式确立一直到现在,这一制度已经走过了60多个年头。这60多年的时期内,多党合作也经历过一段曲折的路程。建国初期,对多党合作给予重视,并为新生政权的巩固、社会主义改造的顺利完成增强了助力。然而在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后,由于“左”倾错误的影响,民主党派的积极作用未能充分发挥,“文革”十年基本停止活动,我国的多党合作制度也出现了暂时的中断。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进行了指导思想上的拨乱反正,民主党派的地位、作用才重新得到重视,多党合作也日益呈现新的生机。

  

   其次,从现实看,中国多党合作制度的制度设计与实际运行之间还存在一定差距。我国的多党合作制度有其自身优势,并可以发挥独特功能,但同时也必须看到这个制度毕竟只有60多年左右的历程,而且又是当前世界政党政治格局中具有一定独特性的制度形态,其建设的经验不足和尚存在着不够完善、不尽如人意的问题是难以完全避免的。比如,政党制度功能尤其是对执政党的政治监督功能和对民众的利益表达和综合功能的发挥还远远不够;再如,政党制度的包容力尤其是对新兴社会力量的包容和吸纳还有待进一步加强;又如,各民主党派的参政能力与中共的执政能力还有待进一步相适应、相匹配;又如,多党合作制度的理论基础还有待进一步夯实,理论的自我辩护功能和说服力还有待进一步提升;等等。正确分析和解决这些问题和矛盾,多党合作制度才能获得新的发展动力。

  

   再次,从未来看,各方面对中国多党合作制度的发展前途本身还存在争论。由于社会制度不同,政党制度性质不同,不同政党制度之间的竞争将长期存在。由于现实中中国多党合作制度理论研究的薄弱和话语的贫乏,一些人经常用西方的政党制度为标准,来观察判断政党制度的是非优劣,对中国多党合作制度不够自信或产生怀疑。就整个社会而言,对中国多党合作制度还缺乏深刻了解和普遍认同。且不论国外对中国多党合作制度的种种误解甚至是恶意攻击,就算是作为多党合作制度重要构成主体的广大民主党派成员,对这一制度的发展前途的认知也存在一定的争论。2005年至2006年,我们在东部某省629名民主党派骨干成员中的问卷调查显示,对于我国宪法中指出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21.2%和47.3%的人表示“非常有信心”和“比较有信心”(合计68.5%),但还有21.4%、3.7%、1.6%和4.8%的人表示“一般”、“比较没有信心”、“非常没有信心”和“说不清(合计31.5%)”;对在“多党合作制也许适合我国目前的国情,但以后会怎么样,很难说”这一观点的判断上,有41%的调查对象选择了认同。由此可见,大部分民主党派成员认为多党合作制度是适合我国国情的,并对多党合作制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但还是有很大一部分党派成员对我国多党合作制度的可持续发展持怀疑态度。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中国已选择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已经并将继续在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生活中显示出独特的政治优势和强大的生命力,发挥不可替代的重大作用。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政治文明的进步、社会的团结安定,都需要多党合作制度的健康可持续发展。但我们也必须清醒认识到,与确立一项制度相比,使这项制度做到持续有效的运转,难度将更大。这是因为,影响一项制度可持续发展的因素实在太多了:主观的,客观的;必然的,偶然的;内部的,外部的;显性的,隐性的;直接的,间接的;等等。因此,实现我国多党合作制度的可持续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其中任何一个重要环节出了问题而又不能及时矫正,就存在中断的可能性。概言之,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不是一劳永逸的[19],民主党派的参政地位也不是理所当然的[20],中国多党合作制度实现可持续发展是需要条件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可持续发展应该成为下一步我们思考和研究中国多党合作制度的新议程,而多党合作制度中许多理论、政策和实践问题,都应该提到多党合作制度可持续发展的高度来进行思考和研究。

  

   总体上看,中国多党合作制度实现可持续发展是具备有利条件的,如具有国家意志保障(“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被明确写入了《宪法》)、具有执政党意志保障(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被写入了《中国共产党章程》,并纳入了中国共产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纲领;中国共产党还制定颁布了一系列重要文件和党内法规来规范和加强多党合作制度的运行和建设)、多党合作的制度化水平不断提高等。但同时必须看到,中国多党合作制度可持续发展仍面临诸多挑战。包括:从国际环境看,经济全球化、世界多极化和信息网络化使各种文化、思潮的交流和碰撞日益广泛、直接,不同形态的政党制度相互影响日益深刻,对我国多党合作制度构成了外在冲击和挑战;从国内环境看,随着市场化改革不断深入,我国所有制性质更加多样、社会阶层更加多样、社会思想观念更加多样,人民群众对构建和谐社会、发展民主政治的要求和愿望日益强烈,这些都给多党合作制度发展带来了新课题;从多党合作制度本身运行情况看,面临结构失衡、功能失调、认同失缺、理论失语等现实问题。本文仅就为什么要重视对中国多党合作制度可持续发展问题的研究进行了初步思考,至于更进一步的问题(例如,我国多党合作制度可持续发展的基本内涵和评价标准是什么,即多党合作制度可持续发展具体指向的是怎样的一种状态或者说趋势,以及我们怎么样才能判定我国多党合作制度到底是否实现了这样一种状态或者表现出了这样一种趋势?再如,结合实际来看,当前我国多党合作制度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基本条件和依据有哪些?又如,影响我国多党合作制度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又有哪些?等等),笔者将专门撰文进行研究。

  

   作者简介:黄天柱,浙江省社会主义学院参政党建设研究中心执行秘书长,副研究员,复旦大学政治学理论博士生,复旦大学统战基础理论研究基地兼职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统一战线、多党合作与中国政治。本文初稿成文于2008年6月,2013年8月修订,2016年12月修改定稿。

  

   [1]已经有一些学者在研究中涉及到中国多党合作制度可持续发展这一命题,如我国著名党建专家甄小英教授的《增强我国政党制度的包容力实现多党合作制度可持续发展》(《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7年第4期)、陈东升的《论中国政党制度的可持续发展》(《岭南学刊》2007年第6期)以及鲁开垠的《论中国党际关系的可持续发展》(《广东省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08年第1期)等。但总的来看,目前学界对这一命题的研究还处于点题阶段,且并未引起应有重视。

   [2]参见梁琴、钟德涛:《中外政党制度比较》,商务印书馆2013年版,第366-373页。

   [3]王长江、姜跃等著:《现代政党执政方式比较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367页。

   [4]参见王长江主编:《世界政党比较概论》,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3年版,第349-354页。

   [5]参见王小鸿:《多党合作思想史》,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7年版,第13-40页。

   [6]李永全:《俄国政党史——权力金字塔的形成》,中央编译出版社2006年版,第276页。

   [7]刘敏茹:《转型国家的政党制度变迁——俄罗斯与波兰的比较分析》,中央编译出版社2013年版,第81页。

   [8]于洪君:《社会主义国家政党制度的不同成因与历史命运》,《当代世界》2015年第1期。

   [9]当然,不管是一党制,还是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都受到了苏联一党制模式(尤其是斯大林搞的以个人崇拜和个人集权为主要特征的“一党制”)的普遍而深刻的影响。

   [10]有的国家称统一工人党、劳动党、统一社会党等等,为表述方便,姑且统称为共产党。

   [11]这23个民主政党分别是:中国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国民主促进会、九三学社、中国农工党、中国致公党、台湾民主自治同盟;朝鲜的社会民主党和天道教青友党;越南的越南民主党和越南社会党;波兰的统一农民党和民主党;保加利亚的农民联盟;民主德国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德国国家民主党、德国自由民主党、德国民主农民党;捷克斯洛伐克的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党、捷克斯洛伐克社会党、斯洛伐克自由党和斯洛伐克复兴党。参看中央统战部研究室编:《社会主义国家多党合作问题研究》,春秋出版社1988年版,第22页。

   [12]李长胜、陈一晖:《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的历史实践及发展》,《学术研究》1989年第4期。当然,这一评价是否准确和客观,就笔者目前所涉猎的材料来看,还缺少充分的、直接的资料支撑。我国著名学者高放教授也认为,“波、捷、保、民德四国虽在40多年中都实行过共产主义执政党与民主党派的多党合作,但民主党派只作为政治花瓶摆设,不起多大监督与制约作用。”参见高放:《三论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党制度——关于社会主义多党制之近见》,《探索》2010年第2期。

   [13]1988年,越南民主党和越南社会党宣布解散,越南共产党成为越南唯一存在的政党。参见陈明凡:《越南政治革新研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版,第14页。

   [14]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目前与朝鲜政党制度相关的信息和研究文献非常少,笔者只能基于所能掌握的有限资料和对朝鲜政治的总体印象,得出“朝鲜的社会民主党和天道教青友党虽仍存在,但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发挥的作用非常有限”这样一个判断,而无法就其实际运行情况作出客观准确的描述和分析。学界近年来对朝鲜政党制度及社会民主党、天道教青友党的描述和分析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1)柴尚金认为,朝鲜是一党执政,但也允许朝鲜社会民主党、天道教青友党等政党存在,这些党历史上为朝鲜解放和独立做出过贡献,是执政党的友党,但力量有限、不参与执政(《发展中国家政党体制类型及利弊分析》,《当代世界》2008年第12期);(2)林怀艺认为,这两个民主党派只有中央组织和一些头面人物,也鲜有活动,在国家政治生活中不起什么作用(《国外社会主义政党制度及其与中国的比较》,《山西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0年第4期);(3)于洪君认为,朝鲜实行的是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社会民主党和天道教青友党作为民主党派存在至今,在朝鲜特有的政治体制和权力架构中仍发挥着某种作用(《社会主义国家政党制度的不同成因与历史命运》,《当代世界》2015年第1期)。

   [15]1986年,中共中央统战部研究室还在组织力量对社会主义国家多党合作制度的形成,多党合作的基本特点,多党合作的地位、作用和方式,多党合作的组织形式以及如何发展和完善我国多党合作制度(包括如何通过借鉴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多党合作制的一些有益经验和做法来进一步完善我国的多党合作制)等问题进行了系统研究。经过两年的研究后,1988年,其部分研究成果由春秋出版社以《社会主义国家多党合作制问题研究》为题正式结集出版。当时谁能想到,一年之后,东欧四国实行的多党合作制就土崩瓦解了。

   [16]高放:《再论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党制度》,《浙江社会科学》2000年第1期。

   [17]张献生:《东欧国家政党体制的演变对我国坚持和完善多党合作制度的启示》,《中共长春市委党校学报》2004年第2期。不过,该文作者却不加区分地认为东欧国家(主要是波兰、匈牙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捷克斯洛伐克)在20世纪40年代解放之初,均由人民民主制度下的多党合作制转变为苏联的一党制,即共产党一党领导和执政。从资料看,这一论断与事实是不符的。

   [18]参见樊启祥:《关于我国与东欧四国多党合作制的比较研究》,《政治学研究》1987年第5期。

   [19]关于这一点,中国共产党自身有非常清醒的认识。2004年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中明确指出,无产阶级政党夺取政权不容易,执掌好政权尤其是长期执掌好政权更不容易。党的执政地位不是与生俱来的,也不是一劳永逸的。我们必须居安思危,增强忧患意识,深刻汲取世界上一些执政党兴衰成败的经验教训,更加自觉地加强执政能力建设,始终为人民执好政、掌好权。在2009年召开的中共十七届四中全会上,胡锦涛同志强调,党的先进性和党的执政地位都不是一劳永逸、一成不变的,过去先进不等于现在先进,现在先进不等于永远先进;过去拥有不等于现在拥有,现在拥有不等于永远拥有。

   [20]毛泽东在1957年《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讲话中指出:“……民主党派是否能长期存在下去,不是单由共产党一方面的愿望决定的,还要看民主党派自己的表现,要看它是否取得人民的信任”。

  

   本文发表于《广州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7年第1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61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