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潘祥辉 吴正楠:科学家变身自媒体人:话语、角色及影响

更新时间:2017-03-17 16:11:20
作者: 潘祥辉 (进入专栏)   吴正楠  
文章当天就获得了35990次阅读,394个点赞。“知识分子”主编鲁白就是一个以敢言著称的知名科学家,其对科研和教育体制多有批判,言论影响广泛。

  

   笔者以“知识分子”和“赛先生”微信公众号为例,通过新媒体指数(www.gsdata.cn)和新榜(www.newrank.cn)网站统计发现:2016年第一季度中,“知识分子”共推送了239篇文章,除科普议题及一些历史、经济和艺术话题外,涉及社会公共性议题的文章多达43篇,占比18%,其中包括教育问题(6篇)、能源问题(5篇)、环境问题(3篇)、科研体制创新问题(17篇)、健康问题(5篇)、性别平等问题(3篇)、地域歧视问题(2篇)、食品安全问题(1篇)、计划生育问题(1篇)。“赛先生”2016年第一季度共推文166篇,涉及社会性公共问题议题文章也有18篇,占比10.84%。

  

   在社会热点议题上科学家也积极介入。如中山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院长李淼,在网络上拥有几十万的粉丝,从博客“闲谈物理”到微博再到专栏文章,时常纵论热点事件。他不仅经常出现在电视节目上,也创办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淼叔”和微博“李淼在微博”,他介入的议题涵盖了在线机票订购、房价以及娱乐节目等各方面的社会热点。“知识分子”公众号也常常紧跟热点,针砭时弊。如针对“极草”(冬虫夏草)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公开批评一事,“知识分子”发表了程莉的原创文章《起底冬虫夏草:一个“中国式”大骗局的始终》(2016-04-12)。文章从专业视角对冬虫夏草的营养价值及来源进行了分析,并认为“自始至终,被捧上天的冬虫夏草是否含有有效成分饱受专业人士诟病,综其一生,不过是一个‘中国式’骗局罢了”。文章一天内就获得了241081次阅读,392个点赞。在各种利益纠纷、各种舆论甚嚣尘上的舆论场中,文章澄清了事实,发出了独立而专业的声音,其传播方式和社会效果不亚于一篇舆论监督报道。

  

   就传播效果而言,科学家介入热点议题的确会形成一定的社会效应。一项研究指出:科学家可通过“政治嵌入”“关系嵌入”“认知嵌入”等模式,全方位影响社会热点事件,包括调控社会热点事件的发生率、引导社会热点事件形成及演化进程、规范社会热点事件的效应扩散等内容。即便是科学普及,如果引导得当,也可以促进社会热点事件正面效应的有序扩散,并有效抑制社会热点事件负面效应的不当扩散。【13】显然,科学家介入公共话题能像媒体记者一样“守望社会环境”,这一功能也使科学家成为一种新型的“舆论领袖”。

  

   3.话语表达中的科学思维和国际视野

  

   科学家知识分子给舆论场带来的不仅有新的议题,也有新的表达方式。与人文类知识分子较为感性的表达方式相比,科学家的论辩方式更具逻辑思维。在“诺贝尔哥引力波事件”中,科学家的文章都是从基本的科学理论出发,凭借逻辑清楚、说理透彻才赢得了舆论的反转。不管是科普、争议或批判还是其他门类的知识推介,科学家的文章写作通常延续了科研中的严谨性,对一般性问题能够上升到学术层面,摆出基本观点再具体阐述,或有公式或有模型或有实验,或引证全球具有权威的研究与发现,文章有着论文式的严谨结构。为了体现言必有据,这些文章除了注重用事实说话,也注重用数据说话,文末一般都会附上相关的参考文献,其中许多还是英文文献,因此完全可以当作科研论文来读。如“知识分子”公众号上的文章《都别争了,选爱我的还是我爱的有科学解释了》(2016-02-14,阅读量98842)、《人才“帽子”满天飞,乱了人心误了青春》(2016-03-28,阅读量79761)等文章,其写作风格就既重可读性又重严谨性。公众号“赛先生”上的文章《数学家叫你如何安排婚礼座次》《“非诚勿扰”的数学分析》《人机对决:我们到底有没有自由意志》等也体现了知识性、趣味性与逻辑性的统一。

  

   此外,科学家自媒体也具有宽广的国际视野。从传播主体来看,这些创办自媒体并撰文的科学家们全部留学海外,拥有博士学历,留学时间大多十年以上。他们长期在国外研究所做博士后或在知名大学任教,在自己的研究领域内科研成果丰硕,能第一时间了解国际同行的动向,将国外先进的科学研究以及人才培养理念、教育理念,甚至文化理念传播进中国。与人文学者相比,这些科学家外语更好,与国际同行有着更多的交流和联系,因而国际视野更为开阔。2015年10月5日,中国女科学家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科学奖,这位没有博士学位、没有留洋背景和院士头衔的“三无”科学家能够获诺贝尔奖,与以饶毅为代表的一批科学家的大力举荐是分不开的。在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后,“知识分子”连续推出了《屠呦呦实现中国科学诺奖零的突破》《屠呦呦今天在中国科协:我有一个希望》等系列文章,普及了科学知识,产生了广泛影响。这一案例一方面体现了科学家知识分子的国际视野与家国情怀,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其作为舆论领袖的强大的设置议程能力。

  

   三、科学家自媒体人崛起的原因分析

  

   在笔者看来,科学家作为自媒体人和一种新型知识分子能够在今天的舆论场中引人瞩目,绝不是偶然的。这当中既有社会层面的原因,也有媒介、市场、受众以及历史传统层面的原因。

  

   1.社会问题与经世致用的“家国情怀”促使科学家介入舆论场

  

   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一些社会问题如环境污染问题日益突出。“以工业化、城市化和区域分化为主要特征的社会结构转型,以建立市场经济体制、放权让利改革和控制体系变化为主要特征的体制转轨,以道德滑坡、消费主义兴起、行为短期化和社会流动加速为主要特征的价值观念变化,在很大程度上直接加剧了中国环境状况的恶化。”【14】此外食品安全问题、疾病健康问题等也日益突出,这些问题既是社会问题,又是科学问题。在这些问题上,往往充满争议。如围绕“PX项目的存废”问题,围绕“转基因食品”的安全问题等往往爆发舆论大战,甚至导致群体性事件的发生。在这种情形下,科学家站出来发言既是形势使然,也有其必要性。“赛先生”公众号自称创办的初衷之一是让“科学家对有争议的问题做出最权威的解读”,科学新闻不宜成为翻译机器,而应该有建设性的批评意见。

  

   针对舆论场中以“科学”名义出现的各种谣言,科学家们尤其发挥了“明辨是非,引领舆论”的作用。果壳网的“谣言粉碎机”就旨在不断击破各种科学谣言,还原事情真相与细节。在谈到“谣言粉碎机”创办的初衷时,果壳网CEO徐来(网名姬十三)说:“科技领域是谣言的重灾区。而科普的一个最大的诉求就是反谣言,面对现在网络上层出不穷的谣言,科技工作者应该挺身而出。”“谣言粉碎机”背后有一个20多人组成的科学小团队,他们的学科背景涵盖物理、生物、电子、植物、数学等领域。自2010年10月果壳网上线以来,“谣言粉碎机”已经攻破了“在加油站使用手机会引起火灾或爆炸”“剃头发、剃毛会使毛发变粗”“面条可燃不安全”“可乐会杀精”等40多个谣言。【15】

  

   在笔者看来,科学家们的这种社会关怀也与中国“经世致用”的知识分子传统有关,这是促使他们进入舆论场的重要因素。“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为国争光、学以致用的传统使科学家和人文知识分子一样具有一种“家国情怀”和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如钱学森院士在新中国成立时毅然回国,华罗庚喊出了“为了抉择真理,为了国家民族,我要回国去”的响亮口号。【16】这种“家国情怀”在当今的中国科学家身上也有延续和体现。正如科学家鲁白在“知识分子”创刊词中写道的:“‘铁肩担道义’才是积极的知识分子立场。”他还引用周国平的话,“知识分子的职责是守护人类的基本精神价值,努力使社会朝健康的方向发展”。在这一点上,科学家型知识分子与人文知识分子并无二致。

  

   2.自媒体发展使科学家有了发言平台

  

   自媒体带来了“传播个人主义”的兴起,它最大限度地突显了个体的力量,使传播主体与传播渠道合二为一,人人可以创办媒体。【17】在这种传播环境下,普通人因此分享了原来由垄断信息传播权的编辑与记者牢牢掌控的“第四权力”,这种赋权使科学家可以自己创办媒体平台,从而变身为自媒体人。从最早的BBS、论坛社区,到博客、空间,再到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等,自媒体已经逐渐成熟,这也带来了科普类媒体平台的兴起。2007年1月,科学网博客频道成立。2008年4月,由一群科学爱好者创立的“科学松鼠会”备受瞩目。2010年7月,中国科协网开通科学博客栏目,与此同时,新浪、网易、博客网等网站也相继开通科技博客。【18】2012年,随着微信推出公众平台(公众账号),科学家群体开始在微信自媒体上进行科学传播。

  

   微信公众号的传播特性是一对多,实现了信息发布的“一键抵达”,这种全新的聚合模式使之在知识传播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19】据微信官方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8月,微信公众号的数量已经突破1000万,每天还在以1.5万的速度增加,自媒体的增长呈“井喷”之势。正是微信公众平台的出现使得媒体的门槛变低,科学家可以通过运营微信公众号而直接变身为“自媒体人”,在公共舆论场占据了一席之地。

  

   在这样一个自媒体平台中,科学家可以主动设置议程,可以不经转译地发出声音。尤其在一些争议性事件中,科学家可以直接向公众喊话,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有效缩短了公众和科学的距离。前文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第一季度,“知识分子”和“赛先生”推送文章总数分别为239篇和166篇,总阅读量分别为392万和374万,总点赞数分别为17669次和9846次。“赛先生”在科技类微信公众号排行榜中平均位列前20位左右,而“知识分子”多次进入微信500强排行榜。可以说,这两个公众号的影响力已然超越了一部分传统媒体。

  

   3.公众对科学知识的需求催生了科学家触媒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截至2015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6.88亿,互联网普及率为50.3%,手机网民规模6.2亿,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人群占比由2014年的85.8%提升至90.1%。【20】这是一个庞大的受众群体。在庞杂的信息环境中,受众迫切需要一些专业性的信息,尤其在涉及环境、健康与医疗议题的问题上,受众需要权威观点。正如2006年英国社会问题研究中心发布的《科学家与媒体交流指南》中所指出的那样:“大众社会的所有纳税成员对于科学研究现状、进展以及趋势都有知情权,他们需要了解真相。”【21】

  

   公众也越来越有兴趣接受相关的科学知识。中国科协的调查显示:公民对科技新闻的感兴趣程度较高,对科学新发现、新发明和新技术、医学新进展感兴趣的比例分别为77.6%、74.7%和69.8%。民众普遍渴望接受与社会焦点热点问题相关的科普知识,其中对食品安全、灾难逃生、科学养生等科普内容的需求最高。【22】可以说,一定程度上,正是这种需求催生了科学家自媒体的出现。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60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