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伯重:明清易代与17世纪总危机

更新时间:2017-03-12 00:22:17
作者: 李伯重 (进入专栏)  

   明清易代这件事,很多人觉得是老生常谈,但这确实是不可思议的事。借用西方一本书The Impossible Happened的标题来说,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发生了”。

   这里我先要提到一本《追寻现代中国》,这是美国大学中最流行的中国历史教科书。作者是美国耶鲁大学教授、美国历史学会前会长史景迁,他的文笔可以说是所有历史学者中最好的。我在美国、英国等地教书,都让学生读他的书。容易读,学生就会比较感兴趣,对非英语母语的学生来讲还可以提升写作技巧。在这本书的一开头,他就用生花妙笔给我们描绘出了这段“不可能发生却发生了的历史”。

  

一、明清易代: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1600年是明朝灭亡起的倒数第四十四年。史景迁说:1600年的中华帝国,“是当时世界上所有统一国家中疆域最为广袤、统治经验最为丰富的国家,其版图之辽阔无与伦比。当时的俄国刚开始其在扩张中不断拼合壮大的历程,印度则被蒙古人和印度人分解得支离破碎,在瘟疫和西班牙征服者的双重蹂躏下,一度昌明的墨西哥和秘鲁帝国被彻底击垮。中国一亿二千万的人口远远超过所有欧洲国家人口的总和……16世纪晚期,明朝似乎进入了辉煌的顶峰。其文化艺术成就引人注目,城市与商业的繁荣别开生面,中国的印刷技术、制瓷和丝织业发展水平更使同时期的欧洲难以望其项背”。今年是莎士比亚和汤显祖两位了不起的艺术家诞辰四百周年,他们在艺术成就上可以说是同一个等级。除了他们外,当时欧洲出现了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中国出现了吴承恩的《西游集》。这个时期是中国经济文化发展的高峰,我国的历史教科书说的“资本主义萌芽”,就出现在这个时期。但是,史景迁笔锋一转,接着说:但谁也没想到, “不到五十年就将自己的王朝断送于暴力。将混乱的国家重新带入有序轨道的,既非反叛的农民,也不是与朝廷离异的士大夫,而是越过明朝北部边境的自称‘满洲’的女真人”。他说的“自称‘满洲’的女真人”就是满族,但“将混乱的国家重新带入有序轨道的”的人其实不限于满族。努尔哈赤创建了八旗制度,把关外的满人、汉人、蒙古人编入了八旗,都叫旗人,所以有满洲八旗、汉军八旗、蒙古八旗。旗人都当兵,兵力总共不到二十万人,加上家属不到六十万人。明朝有1.2亿人(现在也有人估计达1.5亿—1.8亿),二十万八旗兵征服这么大的国家是不是奇迹?而且清朝在入关后不到二十年短短的时间内就把全国安定下来,这确实是世界历史的大奇迹。在明朝灭亡前夕,李自成的军队逼近北京城,还没有人相信满洲人可以建立一个强大、持久的新朝代。所以说是不可能的事发生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明朝还没最后灭亡的时候,大家就在讨论这个问题了。崇祯皇帝临死前说是“朕凉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误朕”,意思是这都是因为大臣坏。崇祯的对头李自成也说“君非甚暗,孤立而炀蔽恒多;臣尽行私,比党而公忠绝少”,也就是说明朝灭亡,主要是大臣结党营私,蒙蔽皇帝所导致的。乾隆皇帝则认为:“明之亡非亡于流寇,而亡于神宗之荒唐,及天启时阉宦之专横,大臣志在禄位金钱,百官专务钻营阿谀”。意思是说,明朝不是被“流寇”(即农民起义)消灭,而是因为崇祯皇帝的祖父万历皇帝和哥哥天启皇帝太过荒唐,不理朝政,使得宦官和大臣胡作非为。明史专家樊树志先生也说:如果崇祯生在万历时候,明朝不会灭亡。

   上面这些说法,都有一定道理,但是也都存在问题。明史专家王家范先生在《明清易代的偶然性与必然性》中说:“皇帝那边直到临死前还冤气冲天,觉得是臣僚坑了他,‘君非亡国之君,臣皆亡国之臣’。……写‘记忆史’的也有不少同情这种说法。另一种声音则明里暗地指向了崇祯皇帝,埋怨他专断自负,随意杀戮,喜怒无常等等。总括起来,总不离导致王朝灭亡的那些陈旧老套,例如皇帝刚愎自用(或昏聩荒淫,但崇祯不属于此),‘所用非人’,特别是任用宦官,更犯大忌;官僚群醉生梦死,贪婪内斗,‘不以国事为重,不以百姓为念’,虽了无新意,却都一一可以援事指证。……(这些说法)有没有可质疑的余地呢?我想是有的。这些毛病在王朝的早期、中期也都存在,不照样可以拖它百来年,甚至长达一二百年?万历皇帝‘罢工’,二十年不上朝,经济不是照样‘花团锦簇’,惹得一些史家称羡不已?再说彻底些,无论哪个王朝,农民的日子都好不到哪里去,农民个别的、零星的反抗无时不有,但真正能撼动根本、致王朝死地的大规模农民起义,二三百年才有一次。因此,用所谓‘有压迫必有反抗’的大道理来解释王朝灭亡,总有‘烧火棍打白果——够不着’的味道。”

   王先生的看法是有道理的。个人在历史上起的作用是很有限的,无论崇祯是明君还是昏君,都无法力挽狂澜。相反,在昏君万历统治时期,中国经济发展得不错,是少有的繁荣时期。那时日本丰臣秀吉派遣三十万大军,配备着精良的武器,三个月就把朝鲜灭了。朝鲜向中国求救,明朝派了十四万大军击败日军,帮朝鲜复了国。朝鲜为了表示感谢,在汉城建了一座巨大的牌楼城叫作迎恩门,平时关着,只有明朝使臣来汉城,才打开门恭迎。因此把朝代灭亡归结于个人,这是不正确的。

   很多学者摆脱了这样的看法,而从阶级斗争的角度来看明朝灭亡。比如,翦伯赞先生早年说:一方面是贪污腐化,荒淫无耻,一方面是饥寒交迫,流离死亡,所以老百姓不得不起来造反。郭沫若先生1944年写了《甲申三百年祭》,这篇文章被毛泽东看到了,认为他写得很好,让大家来学习。他在这篇文章里也持同样的观点,认为明朝统治阶级越来越腐败,农民阶级无法生存,所以揭竿而起,把明朝推翻了。李文治先生的《晚明民变》,说到明朝自万历时代开始,民间的抗议活动就不断,城市有城市的抗议活动,农村有暴动,一开始是涓涓细流,到天启七年汇成明末农民大起义,打了十七年,最后崇祯自缢,明朝灭亡。这些看法后来成为主流的观点。因此樊树志先生在《明史十讲》中,认为明朝易代是必然,清代入关是偶然。为什么是必然?因为社会矛盾激化,农民大起义,导致明朝灭亡是不可避免的。一个新的王朝必然建立,但是由哪个势力来建立这个新王朝呢?李自成不可能,张献忠也不可能,最后这个任务是由满洲人完成了。因此他认为这是有偶然性的。

   这些说法是否正确?有正确的方面,也有可以商榷的地方。赵世瑜先生总结了海外学者对明清易代的讨论,总共有王朝更替、民族革命、阶级革命、近代化和生态—灾害史五种解释模式。但如果说这些就足以解释明清易代的话,那么我们就要问:为什么世界上同期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既然发生类似的事,就说明在这些原因之外,还有一些更深层的原因,才能导致类似的事同时发生在世界的不同地方。

  

二、“17世纪全球危机”

   “17世纪全球危机”一词,最早出自于英国学者霍姆斯鲍姆,后来在美国学者帕克(Geoffrey Parker)的《全球危机:17世纪的战争、气候变化与大灾难》一书中得到充分的阐述。他在书里讲到,17世纪特别是前半期,世界很多国家都发生了政治变更,而且全球性比过去或者随后任何时代都多。同一时期,暴动、危机在很多地方都出现。首先看和中国距离很远的英国。经过亨利八世、伊丽莎白一世女王的统治,英国经济迅速发展,人口迅速增加,由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变成先进繁荣的国家。特别是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打败了西班牙无敌舰队后,一跃成为可以和欧洲大陆国家争雄的强国。

   但是1642年发生了英国内战。国王和议会发生争执,导致战争。战争持续了十三年,死伤无数,社会动荡。内战结束时,国王查理一世被公审,被处以叛国罪并被绞死。在世界历史上,这是第一个君主被人民公审处死的统治者,其他许多被杀的君主都是死于叛乱者、政变者或者入侵的外敌之手。查理一世死后,斯图亚特王朝灭亡,克伦威尔建立了英吉利共和国。在英国内战中,英格兰有3.7%,苏格兰有6%,爱尔兰有41%的人口死亡,接着发生大饥荒,又死了16%的人口。到了1688年,荷兰执政奥兰治亲王威廉率领荷兰海陆军接管英国,英国才安定下去,直到今天为止。这就是著名的“光荣革命”。

   英国内战不是偶然的。休斯(Ann Hughes)指出:英国内战是17世纪中期欧洲各国统治者和人民的众多斗争的一部分。这些斗争包括法国人民一连串的抗争导致王室在17世纪40年代后期的崩溃。在西班牙帝国统治下的加泰罗尼亚、葡萄牙、那不勒斯和西西里,都出现了严重叛乱。在瑞典、荷兰和德国,也都出现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紧张对抗。因此应当把英国内战视为“英国问题”的一部分,而“英国问题”又是“欧洲总危机”的表现。按照梅里曼(Roger Bigelow Merriman)的总结,在17世纪中期的二十年中,西欧出现了六次反对君主的革命,这些革命包括英国克伦威尔领导的清教徒革命,加泰罗尼亚、葡萄牙和那不勒斯反对西班牙国王的斗争,法国的投石党(Fronde)运动和荷兰的宪法危机和推翻奥伦治家族统治的起义。法国普罗旺斯,1596—1635年发生了108次民众起义,1635—1660年更多达156次,1661—1715年则达110次。在这样一个仅有60万人的社会,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发生多达374次的起义,颇为令人震惊,以致史学大师马克·布洛赫指出,近代早期欧洲的农民起义就像工业时代的罢工一样普遍。波兰立陶宛联邦解体崩溃,建立了第一个世界帝国的西班牙王室垮台了,英国出现了叛乱,苏格兰、爱尔兰、英格兰都在动荡。俄罗斯当时才刚刚形成国家不久,是当时欧洲领土最大的国家,暴动也此起彼伏。土耳其也出现了反对苏丹的叛乱,而且把苏丹绞死了。瑞典、丹麦、苏格兰、爱尔兰、荷兰也都出现大规模的叛乱。从西欧、东欧到西亚、南亚、东亚都在发生一系列的叛乱。在东亚地区,除了中国, 朝鲜在16世纪末和17世纪前半期连年遭遇水旱灾,经济凋敝,1592—1598年的日本入侵导致的严重破坏尚未恢复,1624年初又发生内战。日本在17世纪前半期也出现了严重的经济衰退。在17世纪40年代,出现了“宽永大饥荒”(1642—1643年),食物价格上涨到空前的水平,多数人生活在绝望之中。经济衰退导致了社会动荡,爆发了日本有史以来最重要的一次起义,即岛原大起义(亦称“天主教徒起义”)。1650年前后十几年年间,社会动荡出现在世界许多地方,遍及欧、亚、美几大洲。非洲也出现了,但是因为历史记载不多,所以我们看得不很清楚。按照帕克所做的不完全统计,在1635—1666年间,世界各地共发生大规模叛乱与革命49次,其中欧洲27次,美洲7次,亚洲和非洲共15次(其中包括了中国的李自成起义)。这个时段,和平时期是少数,战乱时期是多数。整个17世纪最不安定的时间就是17世纪中期。从1618到1678年,波兰只有二十七年是和平的,其他的时间天天打仗或者暴动,荷兰只有十四年,法国只有十一年,西班牙只有三年是和平的。在欧洲之外,中国、印度都不断地发生战争,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只有七年是和平的。明朝后期确实内乱不断,但我们也要看到当时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在发生内乱。所以明朝的危机不能只用明朝内部的原因来解释。若说明朝灭亡是因为阶级斗争和清朝入侵,但当时欧洲暴动那么多,很多国家也都被入侵,这些原因并非明朝独有的。一定有些共同的原因,才会导致这些现象普遍存在,而这些共同原因只有在全球史的范围内才能发现。

17世纪总危机还有一个表现,就是国与国之间的战争频仍。不仅是各国国内动荡,国家之间的冲突也大大增加。据不完全统计,从15世纪到20世纪六个世纪中,发生战争最多的世纪就是17世纪。我们觉得20世纪战争很多,但实际上战争的次数不很多,19世纪也不多,但17世纪很多。欧洲出现了“三十年战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53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