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益南:1959年庐山风云中的历史幽灵

更新时间:2017-02-26 14:50:30
作者: 陈益南  

   毛泽东的这番说话,是彭德怀的信已当成会议文件印发后的第四天,作为正式意见而谈的。由此,似乎反映出,彭德怀的信,在这个时候,实际与毛泽东的思考,在本质上不仅不冲突,反倒还有些异曲同工。

  

   7月21日,毛泽东阅读了彭德怀在七月五日报送的中央军委的一个军事工业原材料问题的报告,即批示:“印发各同志,是一个重要建议,应当予以处理。”

  

   此时,批示重视彭德怀所送报告,毛泽东的心情应该还是轻松的,对彭德怀也不似有抵触情绪。

  

   从彭德怀14日将信送达毛泽东处,到21日毛泽东批示彭德怀所送的军委报告,其间一周。应该说,在此期间,彭德怀的信,不说尚有些符合毛泽东对形势的若干思考,至少,并没有引起毛泽东的什么特别反感,更谈不上震怒了。

  

   据李锐在《庐山会议实录》中说,7月20日晚上的舞会时,李锐正好坐在周恩来总理旁边,李趁机问周:“你看彭德怀的信怎么样?”周回答:“那没有什么吧。”

  

   意思是指这是一件平常的事,没有什么特别。

  

   然而,二天之后,在7月23日的大会上,毛泽东却又突然发表了一个充斥着火药味而严厉指责彭德怀的讲话!

  

   这是为什么?

  

   历史的进程,为何突然拐了一个巨大的弯弯 ?

  

   天意从来高难问,不可测。

  

   文革之中,也有过类似一幕:

  

   1967年2月16日晚上,因为对文革中“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风潮的强烈不满,时为国务院副总理的谭震林及陈毅、徐向前 、叶剑英三位元帅,便在中南海怀仁堂的一次碰头会上,主动出击,愤怒的对中央文革的陈伯达、康生、张春桥等人,予以严厉的谴责,并公开指出中央文革就是导致社会上“怀疑一切”、“打倒一切”动乱的祸根。

  

   这就是文革中被称为“二月逆流”的“大闹怀仁堂”事件。

  

   据原中央文革成员王力在其《回忆录》中披露,对于这个事件,毛泽东的态度,却有着一个由漫不经心而突变为严厉抨击的转化。

  

   2月16日当晚十点,散会后的张春桥、王力等人,就到毛泽东处汇报怀仁堂会议中发生的情况。起初,毛泽东听张春桥等人汇报时,只是让张春桥他们讲,而他并不说话,当张春桥汇报到谭震林说“这一次,是党的历史上斗争最残酷的一次,超过历史上任何一次”、“我干革命四十年,现在我不干了”、然后谭居然就挟起公文包要退出会场等情况时,毛泽东也只是笑笑,全然是一种倾听小孩子吵架故事似的神情。

  

   但是,当张春桥谈到陈毅在会上说的一些话后,毛泽东则顿时脸色大变,笑容不再,并板起了面孔。

  

   由此,二天后的18日深夜,毛泽东即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对谭震林、陈毅、徐向前等人“大闹怀仁堂”一事,大发脾气,并作了极为严厉的指责性讲话,更以1959年庐山会议7月23日讲话时的那种震怒气势,表示若谁让王明、张国焘回来,他就要和林彪一道,准备重上井冈山,等等。会后,谭震林、陈毅、徐向前三人立即被迫停职、连连捡讨、承受批判。尤其是陈毅,从此被冠以“右的人物”标签,饱受屈辱。

  

   “大闹怀仁堂”一事,则被定罪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复辟的“二月逆流”。

  

   陈毅在“大闹怀仁堂”时,究竟说了些什么,竟然让毛泽东对“大闹怀仁堂”的定性,由小孩子游戏般的笑剧,突然逆转为反文革的“二月逆流”大罪了呢?

  

   陈毅说的是:“斯大林搞出了一个赫鲁晓夫,延安整风时搞出了一个刘少奇,现在又怎么样?”还说了延安整风时,刘少奇、彭真是如何整人、包括整他陈毅的一些激愤之语。

  

   陈毅的意思,是指文革之中将林彪作为接班人,会不会又如提拔赫鲁晓夫、刘少奇一样,抬出了一个两面派?

  

   陈毅的话,显然牵涉到了对延安整风的评价,牵涉到了延安整风期间毛泽东选定刘少奇作为助手的历史。否定文革中的刘少奇,怎么说都没有问题,但否定在延安崛起时的刘少奇,毛泽东会怎么想?他还会当成笑话听吗?

  

   谭震林的话,说得再“反动”,只是表现他个人对文革的认识。陈毅的话,则触及了一个绝不允质疑的重大历史铁案:延安整风。

  

   而否定延安整风,就是意味着什么呢?

  

   庐山会议中,促使毛泽东对彭德怀的信之态度来了个大逆转的,是7月21日张闻天一次正常的长篇发言。

  

   庐山会议前段,张闻天主要是听大家说,自己则静静思考,并没有作什么发言。但是因为住处与彭德怀离得近,早晚散步常见面。更由于对形势的看法观点相同,他便多次到彭德怀住处交谈。

  

   7月16日彭德怀的信被印发后,张闻天也与田家英、胡乔木等人进行了讨论,支持彭的看法。

  

   大概觉得彭德怀的信,多是从感性认识出发谈问题,不足以全面表达反对“大跃进”错误的意见,于是在经过一番思考后,于21日在小组会上作了一个长达三个小时、包括十三个问题、全文8000多字的发言,从理论高度,分析与批评了“大跃进”的错误。

  

   张闻天的尖锐发言,立马引起了毛泽东的高度关注。

  

   张闻天发言后,仅过一天,即22日,下午四点半至晚上九点半,毛泽东便召集刘少奇、周恩来与林彪,同他们讨论会议的情况。

  

   第二天(23日),上午八时,便在庐山人民剧院,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名义,举行大会。毛泽东主持、并作了历史性的“七·二三”讲话。会议一开始,毛泽东说的几句话,顿时就令所有与会的人都震惊万分、迷惑不解:“你们讲了那么多,允许我讲点把钟,可不可以?吃了三次安眠药,睡不着……”

  

   错误的批判彭、黄、张、周之悲剧性序幕,就在毛泽东“七·二三”疾言厉色的讲话中,予以拉开。

  

   印发彭德怀的信,已过去一周。对于彭德怀的信,会议各小组的发言中,虽然赞同与反对的意见都有,但即便是反对者,也没有人会将信联系到“反党”的程度上去。也从没有任何中央领导人作过这样的判断,向大会打过这样的招呼。直到多年以后,很多人还都难以理解庐山会议中的这个急转弯:为什么仅仅写一封信,彭德怀就成了反党集团的头子?!

  

   从现在能看到的资料中,可以发现,的确是张闻天21日的长篇发言,引爆了那场悲剧。

  

   彭德怀的信,历经七、八天,还安然无恙。而张闻天刚一上场,沉重的打击便从天突降。为什么会这样?

  

   文革中老帅们“大闹怀仁堂”时,是陈毅对延安整风评价的言论,引发了毛泽东对历史陈案的警觉。张闻天在庐山的发言,又触动了毛泽东心底的什么情结呢?

  

   在毛泽东的心中,张闻天无疑是对中共有大功的人。

  

   当年在遵义会议上,就是张闻天让总书记博古深感意外而率先出击,发言猛烈批判博古为首的中央“三人团”军事方针,使原仅仅只是将遵义会议作为一次具体军事问题捡讨会的博古,最后不得不在接连而来的张闻天、毛泽东、王稼祥以及周恩来等人的强硬批评中,认错下台。从而,遵义会议也由此演变为停止左倾冒险主义路线的历史性会议,并使毛泽东从此进入中共中央常委决策层。

  

   对于张闻天的这个功劳,后来,毛泽东说过多次,说“如果没有张闻天、王稼祥同志从左倾教条主义中分化出来,遵义会议是不可能取得成功的。”

  

   但是,熟悉长征历史的人也都知道,如果不是在长征途中,毛泽东运用种种机会,沟通、争取、团结了张闻天、王稼祥,并结成为一个反左倾冒险主义的非正式“中央队三人团”,故而能够对博古进行有力的反对,那么,想要纠正博古的错误、从而挽救惨痛败局中红军,无疑,几乎是不可能的。

  

   显然,在毛泽东的革命历程中,在反对博古错误路线中,有效结成了非正式的“中央队三人团”经历,也是他的一次成功经验。

  

   但,不幸的是,这份历史经验,也可能在他此后处理与中央诸同事的关系时,发生了负面的影响。

  

   因此,庐山会议中,仅仅一个彭德怀的意见信,毛泽东尚可泰然。但,作为曾经的中央总书记张闻天,也积极跟进,并且准备了理论性的长篇发言。

  

   对此,毛泽东会作何种联想呢?

  

   后来,又获知庐山会议期间,张闻天多次与彭德怀有过交集,无疑,这就更难免可能引发毛泽东的某种历史性警觉了。

  

   也许,对张闻天的命运来说,“中央队三人团”的历史,最终是成了他的滑铁炉。

  

   庐山会议,自然不是遵义会议。但是,它与博古决定召开的遵义会议,有一个共同点,即都是打了大败仗后的教训捡讨会。1958年的“大跃进”,实际也是打了个经济建设的大败仗。

  

   这一来,遵义会议的结局,会不会在庐山会议再次重现?

  

   张闻天,这位曾经在遵义会议上扭转过乾坤的老同事,在庐山的发言,会不会是历史的再版?

  

   面临这种状况,应作怎样的判断,对于毛泽东来说,无疑,绝不是件容易的事。

  

   所以,彭德怀的信几天了,毛泽东不怎么在意,庐山的舞会也仍照常举行。而张闻天一发言,毛泽东就说他“吃了三次安眠药,睡不着”。

  

   不幸,张闻天发言的动机,终于被误判了。

  

   这一来,对彭德怀写信的看法,也连带全部成为了负面因素,被来了个彻底大逆转。

  

   以前,彭德怀即便有种种缺点,仍是英姿豪爽的“彭大将军”;联上张闻天,彭德怀便成了“粗中有细”的阴谋家、伪君子了。

  

   庐山上误判的最终结果,是虚拟出了一个“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冤案,并终生对蒙冤者给予了沉重打击与伤害。

  

   更为不幸的是,为了维持“反右倾”冤案的“正确”性,1958年“大跃进”的错误不仅没有得到很好的纠正,反而在“反右倾”的方针影响下,被继续扩大,结果导致出无数的老百姓被饿毙的大灾难。

  

   2017 / 2 / 22 修定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34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