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东屏:制度决定生产力

更新时间:2017-02-13 17:53:42
作者: 韩东屏 (进入专栏)  
因而广义的生产制度势必还会有关于生产出来的产品或其收益归谁所有、由谁来分配的规定,以及产品流通、产品交换、产品消费等方面的规定。不过鉴于这些规定已经不是有关生产的制度即生产制度,而是生产之后的制度即产后制度,所以一直以来经常被人们在广义上使用的“生产”及“生产制度”概念,其实更适合用“经济活动”和“经济制度”之名称之。经济制度既包括生产制度,也包括产后制度,还包括产前制度(如生产可以在什么范围内进行、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进入生产领域成为生产者或经营者之类),是人类经济领域中的所有制度之总和。

  

   由于在一种具体生产中形成生产力的生产者既可能是单数,也可能是复数,因而生产力有个人生产力和社会生产力之分。个人生产力是以单个生产者为主体,社会生产力是以两个以上(含两个)乃至所有生产者为主体。这就意味,社会生产力所包含的生产制度,不仅要规定人与生产资料的结合方式,而且同时还要规定生产中人与人的结合方式,即生产中的人们如何相互对待、如何分工合作、如何处理相互关系及利益关系等等。在这一点上,马克思当年同样也意识到了:“人们在生产中不仅仅同自然界发生关系。他们如果不以一定方式结合起来共同活动和互相交换其活动,便不能进行生产。为了进行生产,人们便发生一定的联系和关系”。[11]但同样令人遗憾的是,他也没有在此继续深究。这就说明,生产制度实际上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有关生产者与生产资料结合的规定,一是有关生产中人与人结合的规定,或说生产者与生产者结合的规定。前者可称“生产制度Ⅰ”,后者可称“生产制度Ⅱ”.由于“生产制度Ⅱ”与“生产制度Ⅰ”一样,最终也能使生产中人与人的结合形成某种固定的形态,这就使得生产方式具有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生产中人与生产资料结合的方式,一是生产中人与人的结合方式。人与生产资料结合的方式,体现的是人与自然、主体与客体的关系;人与人的结合方式,体现的是人与社会、主体与主体的关系。总之,社会生产既需要人与物的结合,也需要人与人的结合才能形成,而不论是人与物的结合,还是人与人的结合,都需要按一定之规即制度来进行,所以与之相应的生产制度也是社会生产或社会生产力所不可或缺的内在构成因素。

  

   在个人生产力或由单个人进行的生产中,似乎只有人与生产资料的结合而只存在生产制度Ⅰ,即个人与生产资料如何结合的规定。但是实际上,个人生产力也需要并受生产制度Ⅱ的规定。因为个人的生产总是在社会中进行的,适如马克思所说:“孤立的一个人在社会之外进行生产——这是罕见的事,偶然落到荒野中的已经内在地具有社会力量的文明人或许能做到——就像许多个人不在一起生活和彼此交谈而竟有语言发展一样,是不可思议的。”[12]所以,当个人生产者需要与他人交换某种生产资料、某种劳动、某种技术或某种产物时,也会发生人与人的交往关系,而社会对这种人际关系的正式规定,就属于生产制度Ⅱ的范畴。不仅如此,在个人生产力中,由于个人与生产资料如何结合的问题,除了存在个人生产者如何使用、保管生产资料的问题,也存在个人生产者使用的生产资料及用之产出的产品归谁所有的问题,而这样的问题显然也关涉到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关系,所以社会对处理这种问题就得事先有所规定,而这也属于生产制度Ⅱ的范围。由此可见,只要单个人进行的生产不是在社会之外进行的,也同样会受两种生产制度的规定。

  

   既然不论是社会生产力还是个人生产力都内含生产制度,并且是既有生产制度Ⅰ,也有生产制度Ⅱ,这就等于再度证明:生产制度确实也是生产力的必不可少的构成要素。

  

   当我把为取得所欲之物的生产力的构成要素归结为生产者、生产资料和生产制度这三者时,想必还要回应一个诘问,这就是:照此归纳,科学技术位置何在?难道它不是生产力的构成要素?

  

   邓小平关于“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13]的观点,在我国当代已成共识。而马克思当年也曾明确说过“生产力中也包括科学”。[14]

  

   但我以为,这些说法都是不够准确的。我们现在所说的“科学技术”,是指以科学理论为基础的技术,而不是以个人实际经验为基础的技术。可是,科学理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以科学理论为基础的技术又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可以肯定,至少在近代科学诞生之前,人类社会还没有以科学理论为基础的技术。那么请问:这之前的人类社会难道就没有生产力?显然是有的,否则人类早已灭亡。既然没有科学技术也有生产力,那么,科学技术就注定不是生产力的内在构成因素,也不是必要因素,更不是什么“第一生产力”,而只能是生产力之外的东西。当然,尽管它在生产力之外,也确实能推动生产力的发展。这种推动作用体现为,当科学技术用于生产资料时,能提升生产工具的性能和生产原料的品质,也能使生产设施和生产场所之类广义生产工具变得更有利于生产;当科学技术用于生产者时,能提升生产者的生产技能;当科学技术用于生产制度时,能为改善制度的效率或制定新的制度提供新的可能性,如蒸汽机的出现使大工业制度成为可能、打卡机的出现可以降低实施考勤制度的成本。正因为科学技术可以全方位地分别从生产力的三个构成要素那里推动生产力的发展,所以我们虽然不宜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但可以说“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第一外在推动力”。既然如此,不论这种外在推动力有多么重要,我们还是不能将其归为生产力的内在因素或生产力本身,就像我们不能因为食物重要而将它说成是人本身的构成因素一样。否则,必然导致泛生产力论。

  

   依据一个东西有推动生产力的作用就说它是生产力的泛生产力论是荒谬的,这种逻辑不仅会使几乎所有的社会事物如政治、司法、教育、科学、哲学、道德、宗教、文艺、休闲、消费等等都被说成是生产力的构成要素,而且还会使诸多自然事物,如气候、气象、地理环境、生态系统之类也被说成是生产力的构成要素,因为它们无疑都会或多或少、或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社会生产力。可是如果所有这些东西都属于生产力,都是生产力的构成要素,那么生产力究竟是什么,我们就再也说不清楚了。所以,我们必须注意严格区分生产力的内在构成因素和外在影响因素。

  

   2、生产制度在生产力中的地位与作用

  

   生产制度不但是生产力必不可少的构成要素,而且在构成生产力的三大要素中,还是最为重要的要素或决定性因素。其中道理,可从以下两个方面得到解释。

  

   第一,就生产力三要素之间的关系而言,生产制度始终处于支配地位,生产者和生产资料则处于被支配地位或从属地位。

  

   事实很清楚,是生产制度规定生产者和生产资料,而不是生产者或生产资料规定生产制度。确切说,是各个生产者按生产制度的规定生产、分工、合作,而不是生产制度按各个生产者的意愿来制定或改变;是生产制度规定生产资料归谁所有,由谁支配、由谁使用、由谁保管,由谁处置,由谁转移,而不是生产资料自动形成或自己制定这些规定。总之,是生产制度决定生产者、生产资料以及生产者与生产者、生产者与生产资料的结合方式,而不是生产者或生产资料决定生产制度。

  

   一个可能的疑问是:如果生产制度不是由生产者或生产资料决定的,那它又从何而来?由谁决定?答曰:生产制度与其他所有制度一样,只能是从制度安排者而来,由制度安排者制定。其中,社会生产制度或宏观生产制度由社会制度安排者制定,微观生产制度或企业生产制度由生产单位或经济组织内的制度安排者制定。因此,所谓“生产制度决定生产者和生产资料”,其实是说生产制度安排者通过制定生产制度决定生产者和生产资料,因而生产制度既不是由生产者而来,也不是由生产资料而来。

  

   那么,生产者会不会同时就是生产制度安排者?如果是,说生产者决定生产制度不就没有什么不对吗?

  

   有可能生产者同时也是生产制度安排者。即便如此。因在生产中其身份是生产者而不是制度安排者,所以同样也要服从生产制度的规定,按生产制度的规定生产,犹如立法者在生活中亦要守法一样。何况,从各个历史时代看,生产制度由所有生产者制定的情况颇为罕见。而仅由少数生产者或少部分生产者制定生产制度,也肯定不意味所有生产者都能“决定”生产制度。迄今为止,只有人类早期那种人口规模非常有限且人人平等的原始时代的生产制度安排者,才有可能同时是所有生产者,因为那时的生产制度,如果不是由首领制定的,就有可能是由全体成员——自然包括所有生产者——经商议而共同制定的。但是,此后其他所有时代的生产制度安排者,都不同时是所有生产者,因为史实证明,这些时代的生产制度,尤其是宏观生产制度,从来都不是由所有生产者经商议而制定出来的,而是由少数从不进行劳动的统治者制定出来的,即便是当代真正的民主国家的生产制度,也不是由所有生产者经共同商议而制定出来的。既然绝大多数历史时代的生产制度安排者都不同时是所有生产者,而早期原始时代的所有生产者也仅仅是有可能是,而不是必然是,那么我们就不能说生产者就是生产制度安排者,更不能说生产者必然决定生产制度。

  

   另一个可能的疑问是:就算制度安排者不是生产者,那么制度安排者在制定生产制度时,难道不需要考虑生产者和生产资料这两个方面的实际情况,并根据这些实际情况来制定生产制度吗?如果需要,岂不等于就是被生产者和生产资料所决定?倘若是想制定切实好用的或有效率的生产制度,自然需要这样做,但这仍不意味着制度安排者所制定的生产制度是被生产者和生产资料决定的,并且其中具有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然性。因为实际上在任何时候制定生产制度,制度安排者都会同时面临多种选择,而不同的制度安排者往往也会做出不尽相同的制度安排,不仅微观生产制度即企业制度如此——各个企业内部的制度不尽相同,同类企业的内部制度也不尽相同,而且,宏观生产制度或经济制度也是这样。如当今之世,至少市场经济体制、计划经济体制和混合经济体制,都有可能是一个国家的经济制度,而且即便同是市场经济体制,在不同国家也不尽相同。正因各种类型的生产制度都不是必然的而是选择的结果,所以,我们在历史上可以看到,不仅更换制度安排者的革命会导致经济制度的变迁,而且不更换制度安排者的改革或改良也会立刻导致经济制度的变迁。这些都说明,生产制度永远都不会被生产者和生产资料自动地、必然地孕育出来。

  

   第二,从社会生产力发展的角度看,生产制度也是生产力三要素中最为重要的要素。

  

   这里所说的生产力发展,不是指生产力在量的方面的扩张,即生产者或生产资料的投入量的加大,而是指生产力在质的方面的提升。它一方面表现为社会生产效率的提高,即单位时间的产出量变大;另一方面表现为社会生产效益的提高,即生产投入产出比的改善。由于生产力在量的方面的扩张,既不能降低生产的时间成本,也不能降低生产的资源成本,因而最多只能增加社会生产的产品总量,而不能真正提升社会的富裕度。生产力的质的提高则不同,它既能提高单位时间产量,降低生产的时间成本,也能改善投入产出比,降低生产的资源成本,这就必然会提升社会的财富积累量和富裕度。所以,只有后者才称得上是生产力的真正发展。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18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