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庞毅:“大跃进”与地方社会*

——从长沙陶真人肉身被毁事件看20世纪50年代地方社会结构的变迁

更新时间:2017-02-09 00:19:30
作者: 庞毅  
而是选在1958年呢?

   (二)修建热水瓶厂

   在肉身被毁之后,柳克文提到“庙内所有匾额、楹联运到后山新办的热水瓶厂做家具和工作台”33,肉身被毁与新办的热水瓶厂有没有关系?热水瓶厂是什么时候创办,有哪些人?为什么热水瓶厂要用陶公庙的匾额、楹联做家具和工作台?

   榔梨热水瓶厂的建立与1958年全国大办地方工业分不开。1958年,农业“大跃进”与工业“大跃进”先后在湖南展开。1957年底,中共湖南省委通过了“组织农业生产大跃进”的决议。1958年1月到4月,湖南粮食产量指标从280亿斤不断提高到400亿斤。34从2月初开始,工业“大跃进”也被提上了议事日程。“中央和毛主席提出要求地方工业总产值在5年或者稍多一点的时间内赶上或者超过农业总产值。”35在全国各地纷纷表态发展地方工业之时36,湖南也不甘落后。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周小舟明确指出,湖南要用5年时间实现工业产值增长7倍的目标。371958年的基本目标是工业总产值翻一番,湖南因此提出了“今年县县乡乡大办工业,把地方工业办得又多又快又好又省”的要求。38长沙县很快出台了地方工业“大跃进”的计划,决定当年主要是发展投资少、收效快、能够迅速增加积累的工业。394月份,该县“4个乡和900余个农业社,均办起了联合工厂和农副产品加工厂”。40在大办地方工业的浪潮下,到1958年10月,榔梨就办起了杜衡五金厂、日用品厂、木器合作工厂、榨油厂和热水瓶厂。41

   榔梨热水瓶厂的建立与国家要求增加热水瓶的产量亦有关系。在1958年3月初召开的全国各省市工业厅局长会议上,要求1958年轻工业产值比去年增长44.3%,明确指出热水瓶的产量到1962年,要比1957年超过1倍以上。42因此,新建热水瓶厂成为湖南兴办地方工业的任务之一。而1958年以前,湖南只有建湘窑业工厂生产热水瓶,在这一形势下,平江、浏阳、长沙和常德等地都新建了热水瓶厂或保温瓶车间。43

   长沙县选择在榔梨建热水瓶厂与榔梨长期生产热水瓶壳有关。20世纪80年代以前,我国生产的热水瓶以竹壳热水瓶为主,榔梨热水瓶厂成立以前,榔梨竹器生产合作社就主要生产热水瓶竹壳。一定程度上说,榔梨竹器生产合作社就是榔梨热水瓶厂的前身。1958年,榔梨镇和榔梨竹器生产合作社共同决定合办热水瓶厂,成立了以镇长黄某为主任的“热水瓶厂筹建委员会”,并选定陶公庙后山和榔梨完小的操场为厂址。44从前文可知,带领民兵毁坏肉身的正是黄某,黄此时又担任热水瓶厂筹建委员会主任一职,无疑增强了热水瓶厂是肉身被毁原因的可能性。那么,新建热水瓶厂有没有动机捣毁肉身?

   “大跃进”时期的大办地方工业,资金缺乏是各地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榔梨热水瓶厂也不例外。据《长沙县志》记载,“1958年,县人民政府投资20.9万元,几个月时间新建暮云市炼铁厂、黑石铺水泥厂、飞跃煤矿、福临铜矿、麻林耐火材料厂、沿江山造纸厂、榔梨搪瓷热水瓶厂、高桥细菌肥料厂等9家国营厂矿”45,榔梨热水瓶厂具体分到多少钱不得而知,但显然不足,否则就不会有柳克文提到的那一幕。易玉斌也回忆道,“组织起来的人,都是那年办厂子,需要单位上的钱来办厂子。把肉身毁了,庙里头有铜呀、金,主要有钱咯,钱多,钱办厂。起先办的是搪瓷厂,又喊热水瓶厂”。46易的解释不无事后追忆的嫌疑,但考虑到要解决当时大办地方工业面临的问题也确有可能。我们接着要问,如果新建热水瓶厂需要资金,为什么要拿陶公庙开刀呢?

   在当时兴办工业的具体指导意见中,利用庙宇建厂就是办法之一。在1958年3月3日湖南省委工业交通工作会议上,工业交通部长于明涛在谈到如何发展地方工业时,明确指出,“厂房应尽量利用庙宇和机关多余房屋”。47《新湖南报》在社论中进一步阐释,“今后新的厂矿必须切实贯彻少花钱、多办事、因陋就简的原则,坚决减少非生产性投资,或者干脆不用非生产性建设投资,厂房、仓库可以用庙宇、祠堂、旧民房”。48毫无疑问,在当时庙宇是兴办地方工业可以利用的主要资源。另外,这也有历史性依据。国家没收寺庙产业归公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一项政策。1950年10月份,长沙市人民政府将祠堂、庙宇和会馆等项产业,划入了地方公益产业的范畴,对庙宇产业无用之于消防和学校者归公,“实行统一管理,合理分配,务期各项收益点滴归公”。49陶公庙的田产和房产也在此前后整理归公。寺庙是公有产业,现在建设非私人性质的热水瓶厂,动用陶公庙的资源似也在情理之中。

   建厂需要资金,而陶公庙正好可以作为资金来源进行利用,接下来的问题是,“热水瓶厂筹建委员会”有没有能力动这座在榔梨地方社会中占有重要地位的陶公庙?柳克文提及,“因节省经费,经镇委同意,于9月20日夜间将陶公庙内的钟、磬、香炉、石碑、木匾取走,大小菩萨破坏无遗,用作建厂所需材料”。50“经镇委同意”,镇委即中共榔梨镇委员会,也即是说,动陶公庙是在榔梨镇委授权和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的。为什么是榔梨镇委,其为何要同意?这与当时工业“大跃进”的政策相关。在1958年工业“大跃进”的宣传和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工业“大跃进”的实现主要靠党。在周小舟关于工业规划的意见中就有,“全党办工业”、“加强党的领导”51,湖南省委工业交通会议对办地方工业工作方针的首条指示便是“书记动手、全党动员”52。若榔梨镇委支持热水瓶厂的行动,为何民兵是毁陶真人肉身事件的具体执行者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榔梨镇民兵直接隶属于榔梨镇党委。53

   毋庸置疑,修建热水瓶厂与陶真人肉身被毁有莫大嫌疑,“破除迷信”选择在1958年,正是与热水瓶厂在1958年建立有关。没有资料显示热水瓶厂筹建的具体时间,但从大办地方工业的时间进程来看,其筹建应该早在肉身被毁的9月20日之前,为什么不更早行动而是选在9月20日(陶真人生期前9天)?从肉身被毁的经过来看,破坏肉身者想尽可能减弱地方信众的抱怨和反抗,选择在生期临近之时捣毁肉身显然不符其意,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们非得在此时动手?

   (三)大炼钢铁

   当工业“大跃进”进行到1958年8月份时,大炼钢铁成为中心工作。与粮食产量指标一样,钢的产量指标在1958年也不断攀升。1958年5月底,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把钢的产量提高到800万吨—850万吨。这比1957年钢产量535万吨增长了50%—59%。到8月份,中共中央在北戴河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讨论决定1958年生产1070万吨钢,比1957年翻一番。湖南因此分配到了72万吨生铁、15万吨钢、3万吨轧钢的任务,而当时湖南炼铁量只有10万吨(截至8月底统计,比1957年全年多出了1万多吨)。若此,湖南要在剩下的4个月当中完成60多万吨生铁的任务。54在9月2日“动员全省人民向钢铁进军”的广播大会上,湖南省委书记处书记周惠要求,“赶前不赶后,不能把60万吨炼铁任务都放在11、12月来完成,因为还要用它炼钢、造机器,搞基本建设。所以,我们要尽一切可能把大部分任务提前到9月和10月份完成”。551958年9月份,正是湖南大炼钢铁的关键阶段,陶真人肉身于9月20日被毁,与大炼钢铁有无关系?

   肉身被毁之后,陶公庙内的钟鼎香炉成了炼钢原料。杨名山提到,“这个‘仙踪’保存了一千四百余年,毁于1958年‘大跃进’中,巨大的香炉铜鼎,作为‘大炼钢铁’的炉中物,千年不毁的两具遗蜕,被砍成几块抛入河下”。56杨虽然没有直言肉身被毁是因为大炼钢铁,但显然,二者在他看来是有着直接联系的。陈伯勋也持较类似的看法,“把(陶公庙内的)铁来炼钢”。57为什么大炼钢铁要用陶公庙内的香炉铜鼎做原料呢?

   与同时期全国各地一样,榔梨大炼钢铁首先遇到的问题是铁矿石等原材料的不足。政策要求,“没铁的地方可以收废钢、废铁、废铜”。58陶公庙依靠长时间的积累,庙内有不少铜铁所铸成的钟鼎香炉,如果能用到这批资源,显然对榔梨炼铁极有助益。从9月份开始,炼铁任务成为湖南省各级党委的第一工作,榔梨镇委亦是如此。“各级党委,特别是任务重的地方的党委,要把钢铁任务特别是炼铁的任务摆在各项工作的第一位”。59如果说榔梨镇委在是否因修建热水瓶厂而毁陶公庙的问题上举棋不定,那么大炼钢铁的迫切任务,最终迫使其下定决心。事实也证明,“钟鼎香炉拿到学校操场去炼钢,木菩萨就成了炼钢的燃料”。60由此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毁肉身的行动发生在9月了。9月20日,距国庆节只有10天的时间,《新湖南报》打出的口号就有“日产万吨铁,迎接国庆节”,“省委号召全省党政军民必须紧急动员起来,大战一场,坚决实现9月底生铁日产量达到万吨,向国庆节献礼”。61可想而知,9月底的生铁任务更加急重。所以,笔者判断,选择在20日这天,不仅仅与“不准过生”有关,更是出于现实的考量,为钢铁增产迎接国庆节不无关系。

   (四)修建学校

   从清末开始,中国各个地方庙宇改作学校的事例非常普遍,“庙产兴学”运动在陶公庙的历史上也曾出现。621915年,在庙产兴学的冲击下,陶公庙把左侧侧殿借给县立第二高级小学作校舍。63当被问及肉身为什么被毁时,修建学校也是我们听到的一个原因。“原来有个学校,榔梨镇的完小”,“58年把菩萨毁了,小学就扩大了,就在庙里面做学校”。64“毁了之后,58年就做了学校,办了榔梨全小。”65“肉身毁了之后,庙没有做什么,做小学、幼儿园咯”,“58年,没有住了,住人咯。大厅两边做成了学校,榔梨完小”,“陈✕✕,榔梨完小的校长,她参与毁庙了的。破四旧,她积极嘛。榔梨完小是毁了陶公庙以后建的”。66榔梨完小(全小)是什么时候建立?肉身被毁之后陶公庙是立即就改做了学校,还是中间有其他的利用?如果说修建热水瓶厂是触发肉身被毁的原因,为什么陶公庙没有建厂而是做了学校?

   榔梨完小,即榔梨第一完小,位于临湘山上,即陶公庙东侧。榔梨完小就是新中国成立后在原县立第二高小校舍基础上兴办的。1950年和1951年,肖建中曾任榔梨完小的校长。67所以,汤特华所言1958年“办了榔梨全小”,可能是榔梨完小利用陶公庙做学校之意,而方应乾所说的“榔梨完小是毁了陶公庙以后建的”,显然有误。但是,方提到的陈某某,实有其人,据长沙县史志档案局档案记载,陈 1956年到榔梨完小工作。68而方后面所说的“破四旧”是“文革”之事,所以,很可能方把与陶公庙有关的事情记混淆了。尽管如此,从他们的表述中,我们至少可以得出这样一个事实,即在陶真人肉身被毁之后,榔梨完小将陶公庙做了校舍。易玉斌也曾言,“庙并没有被砸,做了学校”。69为什么陶公庙没有改建成热水瓶厂,反而是做了学校?

   (五)毁庙与保庙

陶真人肉身被毁以后,热水瓶厂打算把空置的陶公庙重新改造成热水瓶厂的厂房,但未成功。谭世明告诉笔者,“陶公庙没有毁,是因为榔梨区的一个区长,他保护了这个庙,他晓得了,他是一个老地下党员,叫陈✕✕”,“他当时配了手枪的,他晓得后边的搪瓷厂拆围墙,已经挨到庙了,陈✕✕晓得了,就把手枪抠出来了,‘还有哪一个敢搞,我就打倒他’。他为什么有这个权力呢?这是人民公社的财产,你经过哪个许可呀?就是这样没有拆庙,庙就保留下来,不然庙就被拆了”。70谭提到的陈某某不是榔梨区区长,而是时任榔梨人民公社的书记。71在1958年到1959年间榔梨行政区划有所变化。1958年8月26日,高塘人民公社成立,辖原黎圫、榔梨、长冲、高塘四个乡,1959年高塘人民公社更名为榔梨人民公社。虽然榔梨镇在名义上一直是单独建制,但实际是隶属于榔梨公社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079.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17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