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邢广程:俄罗斯与西方关系:困境与根源

更新时间:2017-02-06 15:53:30
作者: 邢广程  

  

   内容提要:俄罗斯与西方关系具有结构性矛盾。俄罗斯希望与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在平等基础上发展关系,但却得不到积极回应,这就使俄罗斯与美西方关系处于不断产生矛盾和分歧的状态。防止俄罗斯在独联体空间重建苏联式的超级大国是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战略底线。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在独联体空间的博弈将来会越来越激烈。尽管俄罗斯与西方关系存在结构性矛盾,但俄罗斯与西方国家不会重回冷战高度对抗状态。俄罗斯在捍卫自身国家利益的基础上会尽可能缓和与西方国家的关系。西方国家也需要与俄罗斯合作共同应对面临的各种挑战。俄罗斯倡导的世界多极化思想明显带有反对美国单极世界的意图。俄罗斯今后会更加主动地发展与新兴国家的关系。作为新型大国关系典范的中俄关系以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为特征,为后冷战时代的世界提供了一个处理大国关系的恰当模式。

   关 键 词:俄罗斯/西方国家/俄美关系/冷战/世界多极化

   标题注释:本项研究得到上海政法学院上海市法学高原学科(国际法与国际政治方面),创新性学科团队项目支持,特此感谢。

  

   当今世界,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一直备受关注,最近几年发生的乌克兰危机、叙利亚问题等都牵扯到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尤其是俄罗斯与美国之间的关系。即使在讨论中俄关系时也不可避免地牵扯到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因素,一个比较常见的观点就是中俄越走越近是为了共同应对美国。由此可见,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几乎成为俄罗斯外交政策的一个主轴性问题。

   冷战结束以来,伴随着国际局势发生的深刻变化,俄罗斯也发生了剧烈变化。俄罗斯既是冷战体制和世界两个阵营结构的终结者,也是冷战后国际局势演化的影响者和塑造者,更是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以及后冷战国际局势复杂化所带来一系列重大变化和影响的攸关方。从苏联解体到当今国际局势的种种变化,都深深地折射了俄罗斯在国际社会中长长的投影,而且因视角不同,这些投影差异较大,有些甚至是矛盾和扭曲的。抛开俄罗斯具体的外交运筹,若能从俄罗斯与世界关系的一个相对完整的时段去观察,方可对俄罗斯与外部世界关系的全貌有一个大致全面的概括。本文试图从更加宏观和相对完整的时段去考察俄罗斯自身的发展轨迹及其与西方国家的关系。

  

   一、俄“强国”战略遭遇美西方遏阻

   普京总统提出的“强国”战略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体现了俄罗斯民众的基本诉求。但强大的俄罗斯显然不符合西方国家的利益,尤其是美国的国家利益。一个羸弱、百病缠身的俄罗斯才是西方国家所希望的。因此,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俄罗斯采取了各种遏制其崛起势头的政策。

   从苏联解体至20世纪90年代末,俄罗斯的治国战略目标并不十分清晰。尽管叶利钦政府强调俄罗斯要进入世界文明的主流行列,成为一个西方式的发达国家,但其目标与实现目标的手段、路径和模式都存在巨大的矛盾,况且其战略目标本身就存在很大的社会争议,俄罗斯国内各种政治力量的矛盾、斗争和冲突导致俄罗斯处于整体上的社会动荡和全面危机状态。俄罗斯迅速衰落超出了其自身所能忍受的程度;这种趋势反过来进一步加剧了俄罗斯全面的社会危机,俄罗斯总体国际环境也出现了复杂化的趋势,传统的影响空间不断被挤压,西方“改造”俄罗斯的进程一直伴随着俄罗斯的衰落。“90年代前半期俄罗斯的外交政策绝对软弱无力,经济社会环境不断恶化。当时,俄罗斯外交政策的目标居然是:为了加入‘文明世界’,完全可以无视俄罗斯的国家利益。于是,俄罗斯驶入了美国政策领航的危险航道,成为美国的‘跟屁虫’。华盛顿显然对此已经习以为常。”①

   21世纪以来,俄罗斯发生了明显变化,由全面危机和衰落的国家迅速复苏,成为新兴国家。所有这一切都深深地打上了普京的烙印。普京注意到后工业社会给人类生活方式所带来的深刻变化,其给俄罗斯制定的战略目标就是“强大的俄罗斯”。与叶利钦治国战略不同,普京明确否定了“用意识形态的方式搞经济”,②反对机械照搬西方的做法。③尽管如此,普京并不想将俄罗斯封闭起来,强调俄罗斯经济与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必要性。他主要采取三种举措:一是支持俄罗斯实业界的对外经济活动;二是反对西方在国际商品、服务和投资市场上对俄罗斯歧视;三是俄罗斯加入国际经济体系。普京的大国追求十分强烈,旨在避免使俄罗斯“沦为世界二流国家,甚至三流国家的危险”,④让俄罗斯重回世界一流国家的行列。普京毫不掩饰自己是俄罗斯大国论拥护者,他强调“俄罗斯成为统一的、强大的和受人尊敬的国家”,⑤惟一现实的选择是做强国,做强大而自信的国家,做一个不反对国际社会、不反对别的强国而是与其共存的强国。⑥普京的“俄罗斯强国论”中明确包含俄罗斯的强国意识,旨在唤醒俄罗斯国民内心所固有而同时又被俄罗斯衰落现实所侵蚀的强国意识和大国情怀。

   俄罗斯为什么一定要成为强国?在普京看来,俄罗斯面临各种挑战,有些挑战甚至具有危险性,“不使国家强大就不能回应这些挑战和其他许多挑战,就无法解决任何一个全国性任务”。⑦普京对世界局势的变化很敏感:“全球转型过程中发生的变化隐藏着各种各样的、常常是不可预测的风险……正因如此,我们在任何条件下绝不放弃战略遏制能力,而是要提高这种能力。”⑧作为世界大国,俄罗斯要具有战略遏制能力。普京一再强调俄罗斯要有战略预见能力,要有着眼长远的预测机制,我们需要一个不仅仅能够应对现有危险的反应机制。要学会‘超越地平线去看’,预判今后30-50年威胁的性质。这是一项重大的任务,它要求动员所有民用和军事科学的能力,需要制订长远可靠的预测机制。⑨尽管俄罗斯面临各种挑战,但普京很有信心应对这些挑战:“俄罗斯不是一个会被挑战吓退的国家。俄罗斯在集中精力,在积蓄力量,能从容应对任何挑战。俄罗斯经受住了各种考验,每次都能获胜。”⑩

   俄罗斯的“强国”目标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和民众诉求,问题在于如何实现?实现这个目标需要什么样的国际环境?俄罗斯需要与世界建立起什么样的关系?尤其是俄罗斯需要与西方构建一个什么样的关系?俄罗斯准备成为世界性强国,而西方愿意看到俄罗斯成为与之比肩的世界性强国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苏联解体后,美国将俄罗斯看成是弱国,没有意识到俄罗斯重振雄风的进程如此之短。俄罗斯综合国力逐步强大起来以后,美国开始加大对俄罗斯遏制力度,这是由美国的国家利益所决定的。俄罗斯将欧亚地区的重新整合作为自己的重要战略任务,这引起了美国的担忧,尤其在安全方面,美国的“北约中心”模式是不容许俄罗斯大搞任何欧亚计划的。俄罗斯任何旨在推动独联体地区经济一体化的方案都被美国视为在重构苏联。美国非常清楚,俄罗斯不与新独立的国家实现经济一体化,就难以形成与美国相抗衡的力量。换句话说,只要俄罗斯不与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等国建立实质性的联盟,就不会获得世界级的大国地位和力量,就不会出现与美国平起平坐的竞争局面。乌克兰危机实际上是俄美进行战略博弈的一个结果。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略目的是尽全力阻止其加入北约,不使北约,更明确地说,不使美军进入乌克兰。这是俄罗斯的最后底线。因为在俄罗斯看来,其军事安全的最大威胁就是北约,北约的军事设施离俄罗斯越近,俄罗斯的威胁感就越强烈,而且因苏联解体,俄罗斯西部的战略纵深已经消失殆尽。俄罗斯对乌克兰局势的判断和反应具有战略性。在俄罗斯看来,亚努科维奇政权的垮台意味着乌克兰的亲西方派和极端民族主义者掌控了政权,这是俄罗斯最不愿看到的政权组合,更不愿意看到这些对俄罗斯不利的政治势力在乌克兰得势。乌克兰危机导致俄美将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处于对抗和关系紧张状态。

   美俄在反导系统问题上的博弈值得关注。美国准备在欧洲和朝鲜半岛两个方向部署反导系统。在欧洲,美国准备将反导系统部署在刚被欧盟和北约吸纳的新成员国境内(如罗马尼亚)。这对俄罗斯地缘政治和心理上构成了很大的挑战。2016年,美国准备将“萨德”系统部署在韩国,表面上看是对付朝鲜,实际上醉翁之意不在酒,明显是针对中国和俄罗斯的。俄罗斯从东西两个方向要面对美国的反导系统。俄罗斯追求全球力量的基本平衡,但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方案正在破坏全球力量的基本平衡。俄罗斯制衡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基本办法不是组建自己的导弹防御系统,而是在“矛”上下功夫,即发展能够迅速突破任何导弹防御系统的能力,追求俄罗斯具有巨大的反击能力。因此,俄罗斯对美国在全球主要是欧洲部署导弹防御系统采取的是“不对称”但却“有效”的基本原则,追求与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发展基本同步,即“盾”有多“硬”,“矛”就有多“锐”。

   普京一再强调,外交政策需要为俄罗斯的崛起提供良好的国际环境。在当今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各国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密切,俄罗斯的崛起离不开外部世界,良好的国际环境是俄罗斯崛起非常重要的条件。但现在的问题是,俄罗斯崛起的国际环境并不宽松,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总体上呈现出紧张和摩擦状态,有时显现出明显的对抗态势。经济实力是支撑俄罗斯军事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2002年俄罗斯总参谋长建议普京撤销勘察加战略潜艇基地,理由就是俄罗斯无力维持其基本运转,普京没有采纳这个建议,而是求助了俄罗斯私人公司。俄罗斯苏尔古特石油天然气公司和秋明石油公司提供了援助资金,从而保住了这支战略潜艇部队。这也说明,俄罗斯现在依然面临着如何将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相统一的矛盾。一方面俄罗斯要成为“强国”就必须打造符合强国身段的硬实力,另一方面打造硬实力就需要花费很多资金,将国家力量过多地投放到军事建设上,就会阻碍俄罗斯经济发展的步伐。对此,普京的头脑是清楚的。他曾经明确提出俄罗斯的内部目标高于外部目标。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发展得并不十分顺利,一直处于起起伏伏的状态。北约和欧盟的双东扩挤压了俄罗斯传统的战略空间,这使俄罗斯产生了一种地缘环境的综合性压迫感和强烈的受挫感。尽管冷战结束了,但西方国家集团尤其是美国的冷战思维并没有得到改变。针对俄罗斯的崛起,西方国家采取了几个比较典型的方式来进行遏制,如在独联体甚至在俄罗斯搞“颜色革命”,利用人权和民主问题给俄罗斯施压。西方“改造”俄罗斯没有取得效果后,就采取遏制和削弱俄罗斯的战略。到目前为止,普京还没有找到如何与西方处理关系的有效办法。俄罗斯给西方的投影是扭曲的。西方政界和学术界有一些人将普京妖魔化,认为普京骨子里就有反民主和反西方的潜质。这并不符合事实,普京并不是一贯反西方的,他所维护的是俄罗斯的国家利益。还要看到,叶利钦总统曾经对西方抱有很大的政治幻想,但在他辞去总统职务前夕也对西方发出了严肃的警告,提醒西方不要忘记俄罗斯是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不能随意欺压。西方国家对俄罗斯总体上表现出不信任。俄罗斯希望与美国搞好关系,潜意识中并不准备与美国进行对抗。普京在2012年曾经明确表示,“我们愿意同美国发展更加长远的关系,取得实质性的突破,但条件是美国方面必须切实遵守平等与相互尊重的伙伴关系原则。”(11)但俄罗斯所追求的平等大国关系地位没有得到美国的回应。

  

   二、冷战胜利者的傲慢

   在西方看来,俄罗斯是冷战的输家,而输家必然要付出代价。冷战结束后,俄罗斯影响空间被挤压的过程基本上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分享冷战“胜利成果”的过程。

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给人类社会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冷战是一场忍而未发的世界大战,是一场未遂的带有所有热战先兆的战事。非常诡异的是,这场全球性的冷战之所以没有演化为热战是因为核武器的出现,以苏美两霸为主导的两个对立阵营的对峙是建立在核恐怖基础上的。最终,冷战是以苏联阵营戏剧性的剧变和崩塌而结束的。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304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