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曾毅:超越韦伯主义国家观

——从亨廷顿到米格代尔

更新时间:2017-01-27 16:16:34
作者: 曾毅  
”这些计划的背后理论是,公民参与会推动政府的透明度和责任制。福山反思道,问题是还没有经验证明历史上或当下的高效政府产生于这种途径,也没有经验证明非政府组织的作用能产生善治的政府;相反,大量的经验是,比如中国、日本、德国、法国以及丹麦,只有强国家的前提下才有高效的政府。[5](P11-20)

   治理理论强调民间组织的重要性,以公民参与推动国家转型,这是一种美国经验的投射,是另一种“韦伯主义的移情”。然而,对于美国来说的公共政策取向,放之后发国家可能就会成为一种治国方案选项。那么,作为一种治国方案,我们需要严谨的为治理理论所强调的社会中心论加入一个前提——那就是完善的国家建设。毕竟,断章取义、盲人摸象是许多后发国家现代化道路设计上容易犯的战略性失误。

   基于欧洲历史发展的韦伯式国家观是一种地方性知识,从亨廷顿到米格代尔的政治发展研究则为国家理论注入了后发国家的新鲜血液。政治学是国家治理之学问。政治学理论亟须来自发展中国家经验的补充。理论的完善对于实践是至关重要的:对于许多后发国家(特别是殖民地国家),在没有强国家、社会高度碎片化的国情下,国家向何处去?第三波及第四波民主化的事实告诉我们,虽然或许实现了期许中的民主形式,但“不能治理的民主政治”最终会伤害民主的合法性。这也是福山最终回到其老师亨廷顿那里的原因。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政治的发展未能跟上社会的发展;而只有同时具备好的政治发展(即强国家),好的社会发展(比如被动员起来而要求参与政治的社会),才能达成一个相对良善的治理局面。

  

  

   原文参考文献:

   [1]杰弗里•塞勒斯.超越韦伯式国家的国家—社会关系[J].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2014,(3).

   [2]韦伯.经济与社会[M].下卷.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

   [3]韦伯.经济与社会[M].上卷.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

   [4]亨廷顿.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M].王冠华等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

   [5]rancisukuyama Why Is Democracy Performing So Poorly?[J].Journal of Democracy,Volume 26,Number 1,January 2015.

   [6]米格代尔.社会中的国家:国家与社会如何相互改变与相互构成[M].李杨,郭一聪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3.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947.html
文章来源:《教学与研究》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