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丁立:特朗普时代中美关系的走向

更新时间:2017-01-25 15:55:00
作者: 沈丁立  

   特朗普时代即将开启。这对中美关系有何影响?中美关系有三大核心领域,以下予以分述。

   第一,政治关系领域。这涉及意识形态、社会制度、人权等方面,属于“三观”的价值观。长期以来,两国在各自核心利益方面难以调和与妥协,双方矛盾盖出于此。尽管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部分实施了市场经济,但那只是出于实用主义的自救。中国的开放曾给美国带来安慰,中国崛起曾被美国视作和平。但是,随着中国日益强大和自信,以及愈加以中国特色的方式挑战二战结束以来美国主导东亚的现状,美国正愈益难以容忍中国崛起。

   无论是奥巴马政府的“重返亚洲”实践,还是特朗普政府的“美国第一”主义,都表明进入新世纪以来美国正在凝聚举国共识,将中国视作美国维持超级大国地位的最大障碍。但是,对于在政治上如何应对中国,美国历届政府举措不一。譬如,对于处理陈光诚事件,奥巴马总统派遣希拉里国务卿前往北京捞人,而特朗普总统则可能把经贸利益放在更为重要的地位,很有可能在遇到类似事件时不会展现极度强硬。这对北京或许是好消息。

   第二,经济贸易领域。中美贸易在表观上相当失衡。近年来两国货物进出口价值差在1:3~4之间,而美国货物进口关税在2-3%,而中国则在3-9%。在美国看来,中国尽管可能没有显著违反它所加入的世界贸易组织的相关规则,但其持续奉行重商主义的行为构成了不公平竞争。奥巴马政府对此做出的反应,是创建区域性的国际自贸制度,并将中国排除在外。特朗普则不愿在压抑中国出口的同时,付出美国向贸易伙伴更为深度开放市场的代价。因此,在“公平贸易”名义下,特朗普将以双边方式直接给中国带来重击。

   但是,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并未表示美国应该退出世贸组织,尽管他在竞选中曾多次表示美国应退出TPP并重谈北美自贸区协议。事实上,退出世贸组织将首先给世界贸易头号大国美国自身带来巨大灾难。因此,只要美国不退约,中美两国都可将两国间贸易争端交由世贸组织专家仲裁机制去解决。以这种方式,双方都将让渡部分关于国际贸易的国家主权。这种由第三方介入来解决贸易争端的做法,迄今已经十分成熟,很难想象特朗普方面将对此放弃。可以展望在特朗普执政前期,中美经贸关系将呈紧张态势。但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双方通过谈判各自做出妥协,两国经贸关系重趋稳定。届时两国对调整之后的经贸利益分配尽管都不满意,但都能接受。

   第三,军事安全领域。在上台之前,特朗普表示出轻视同盟、全球收缩的倾向,这对将军事同盟视作冷战遗迹的中国不啻为利好。无论是对美日、美韩同盟,还是以美国为核心的北约体系,中国总体上都持消极态度。但特朗普上台后,很可能一反其竞选立场,尤其是在亚太地区步奥巴马后尘,维持双边同盟体系。一来,日韩在同特朗普政府讨价的同时,在战略上不可能与美国决裂。二来,由于美国体制的内部制衡,特朗普内阁以及美国体制与精英不会允许其削弱战后七十多年来对美国维护霸权行之有效的工具。

   如果中国继续强化其在东海和南海的军事姿态,如果中美在经贸领域持久未能取得妥协,特朗普在对华政策上最终可能采取比奥巴马“防御性进攻”的亚太军事战略更为激进的措施。如果双方都不作克制,中美有可能从此进入公开的军备竞赛。中国也将可能取代苏联/俄罗斯,被美国战略精英一致认作美国的首号对手,那将对中国十分不利。这也将使台湾问题愈加复杂,美台官方关系则有可能取得显著提升。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928.html
文章来源:钝角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