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显忠 李大白:为什么苏联的民族政策没有造就一种真正的“苏联人”

更新时间:2017-01-25 15:37:43
作者: 刘显忠   李大白  

   1990年,立陶宛率先宣布脱离苏联,引爆了其他以民族为特征的加盟共和国的“退苏”热潮;1991年,号称已经彻底解决民族问题的苏联,以裂变成15个民族国家的形式告终。

   苏联的民族政策与苏联解体之间的深层关系如何?腾讯思享会为此专访中国社科院俄罗斯历史与文化研究室主任刘显忠研究员。

  

一、列宁与斯大林的分歧

  

   腾讯思享会:从列宁到斯大林,再到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苏联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如何形成和演变的?

   刘显忠:苏联民族政策的理论基础是“民族自决权”,就是民族分离权。这在苏联宪法上的体现就是退出联盟的权利。苏联时期的各部宪法中都有联盟成员有退出联盟的权利(1924年宪法的第4条、1936年宪法的第17条、1977年宪法的72条)。就是可以自行脱离苏联,变成独立国家。苏联的民族区域自治,就是在联邦制下的民族区域自治,是一种民族联邦。各个加盟共和国可以自己制定宪法,就形式来看有点像美国。苏联的这种民族联邦制从十月革命以后就没怎么变,尽管不同时期的领导人在民族政策方面有过调整,但这种联邦形式基本一脉相承。

   在革命胜利之前,列宁等人反对搞联邦制。十月革命以后,很多民族要求自治、独立。出于对当时既成形势的一种让步,列宁接受了“联邦制”,作为走向社会主义单一制的过渡形式。而民族自决权理论,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成立初期,准备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合并的波兰王国和立陶宛社会民主党的主要领导人罗莎•卢森堡就表示反对。在俄国布尔什维克内部也存在着以皮达可夫和布哈林为代表的卢森堡观点的追随者,他们认为,民族自决权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不可能,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没必要。 布尔什维克掌权后,在1917年11月2日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通过的《俄罗斯各族人民权利宣言》、在11月22日发表的《告俄罗斯和东方全体穆斯林劳动人民书》中都宣布了民族自决权。

   但在革命胜利后,党内对民族自决权的态度分歧很大。反民族自决权的观点在党内占了上风。在1919年3月的俄共(布)第八次代表大会上讨论党纲时,布哈林、皮达可夫、梁赞诺夫、奥辛斯基、托姆斯基、李可夫及斯大林都反对把民族自决权列入党纲。列宁是这次代表大会上惟一捍卫民族自决权的人。但最后党纲中没有列入民族自决权的口号。不过在苏联的宪法中始终都有作为民族自决权体现的“退出权”。列宁捍卫  民族自决权的口号,主要是认为沙皇制度和大俄罗斯资产阶级的压迫在邻近民族里留下极深的仇恨和不信任,而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以后,应该承认其他民族“自由分离的权利”,“以行动而不是言论来消除这种不信任”。他经常用“离婚权”来比喻民族自决权,认为“‘离婚权’并不要求投票赞成离婚!”恰巧相反,“承认分离权就会减少‘国家瓦解’的危险”。

   但这个联邦制,后来发现存在很多问题。列宁也并不是一开始就想到了后来会出现解体的情况。列宁更多地是从“世界革命”的角度考虑问题,认为“世界革命”真成功了的话,各国都实现社会主义,各民族平等,就不存在民族问题,社会主义的胜利之日就是民族问题彻底解决之时。布尔什维克党执政初年,这种理想主义的东西是很浓的,甚至一些少数民族的革命者也认为,社会主义建立了,民族问题就基本解决了。

   在建立联盟问题上,列宁和斯大林的观点有分歧。最初,斯大林提出“自治化计划”,就是以俄罗斯为基础,各国都加入到俄罗斯。但列宁反对,认为这个是不平等,是一种大俄罗斯沙文主义的表现,把俄罗斯变成一个主体民族,让其他民族都加入,又跟过去一样,成了俄罗斯帝国的组成部分了。列宁认为,俄罗斯和这些加盟国都必须处于平等地位。最初建立苏联的是四个国家: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外高加索。后来中亚地区进行了几次民族划界,逐渐建立了五个加盟共和国。外高加索在1936年分成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民族特征不断被强化。

   腾讯思享会:这么看来,在这个问题上,列宁比斯大林更理想主义。斯大林后来算是附议了列宁的联邦制主张,那么在他当政以后,是否有过变动?

   刘显忠:是的,列宁始终都把俄国革命放在世界革命的总进程中进行考虑。世界革命本身就是一种理想主义的东西。他认为如果不完成世界革命,苏联社会主义不可能长久存在。他起初也是设想建立欧洲和亚洲苏维埃共和国联盟。而斯大林早在1917年夏天就开始对世界革命思想持怀疑态度,把苏维埃俄国的利益提到了首位,转向了护国主义立场。他不相信德国也会像乌克兰一样加入联邦。列宁去世以后,世界革命基本上已经行不通了。后来斯大林提出了“一国社会主义”,就是在一个国家自己搞社会主义,把社会主义搞成民族化、地区化的,不一定就是世界革命。列宁跟斯大林的不同是不太承认民族,基本以阶级代替民族,觉得都是无产阶级,不存在民族矛盾。

   斯大林和列宁争论时,列宁的权威很高,所以斯大林放弃了自己提出的“自治化”计划,按照列宁的要求建立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按列宁的方案,虽然保证了联盟的四个创始会员国平等加入联盟。但也带来了新问题。由于俄罗斯过大,而且还有很多自治共和国,在民族院中俄罗斯联邦的代表占优势,无法实现联盟成员的真正平等。当时不只是斯大林,党内还有好多人,比如加米涅夫、伏龙芝、鞑靼布尔什维克的领导人苏丹—加里也夫、皮达科夫都说这一改更复杂,程序复杂,国家建制上也更复杂,办事更麻烦。共和国套共和国,苏联是把各个共和国连接在一起的东西,多了一层国家机关。而且同样造成了不平等。

   这种民族多重自治政策,在联盟中央之下设加盟共和国,在加盟共和国内有自治共和国,还有自治州、自治县、自治乡等。这就不好分了,没有什么十分明确的标准。当时成立苏联时就有人反对,凭什么乌克兰、白俄罗斯、外高加索是加盟共和国,突厥斯坦反而不是?当时突厥斯坦的面积比白俄罗斯还大,但它是俄罗斯的一个自治共和国。而只有加盟共和国有脱离联邦的自由,自治共和国没有。

   为什么呢?苏联本身是联邦制,俄罗斯也是个联邦。而突厥斯坦在革命以后,自愿加入俄罗斯,所以它本来就是俄罗斯联邦内的一个组成部分。当时斯大林不想把它分开,因为俄罗斯的统一性不能破坏。其实后来苏联解体也是这个问题。苏联解体之前,1990年又重提自治化,和斯大林的提法类似。但是斯大林的自治化是让这些共和国全体加入俄罗斯联邦,各个加盟共和国的自治处于省级自治的水平,如果在苏联成立之初采用斯大林的方式,也可能会更好,因为它更容易形成统一的民族认同。

   腾讯思享会:这个1990年提出的“自治化”和斯大林的“自治化”有何区别?

   刘显忠:1990年的时候,戈尔巴乔夫想把俄罗斯这些自治共和国都变成和加盟共和国。这样民族自决的主体就更多了。但俄罗斯又不同意,因为俄罗斯有十几个共和国,这等于把俄罗斯给解体了。

   腾讯思享会:等于是斯大林政策的反向调整?

   刘显忠:是的。因为不可能正向调整。加盟共和国成立这么多年,你让它变成自治是不可能了。成立苏联前,让它们自愿加入俄罗斯变成自治共和国,格鲁吉亚反对比较厉害,但最后也以自治共和国的身份加入了南高加索联邦。乌克兰反对比较厉害,认为我不能加入俄罗斯,就成了加盟共和国。这些东西一旦成立了以后,再想改回去反而难,需要时机。比如,伏尔加河流域德意志人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它们的自治共和国建制被取消后,克里米亚鞑靼人和德意志族人直到苏联解体前夕都在争取恢复自己的自治地位的活动,其他民族也有这种情况。

   腾讯思享会:这样说来,直到戈尔巴乔夫的时候,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跟列宁那时候相比并没有太大变化,只不过各个加盟共和国使用了这个分离权?

   刘显忠:可以这么说。因为分离权一直存在,但从未规定如何实现。这也是各加盟国一直不满的重要原因。实际上也调整过,但调整都是微调,变化不大。革命以后的联邦制不是问题,但“民族联邦制”就存在好多问题。联邦按地域、按地区划分管理还可以,最初成立的共和国有些就是按地域命名的,如戈尔斯克自治共和国、克里米亚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等,但后来戈尔斯克又按民族进行了划分。而克里米亚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始终都是按地域命名,没有改变过。当然,按民族命名在苏联时期也不是绝对的,如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纳希切万自治共和国等,都是按地方命名的。

   实际上,民族问题虽一直是苏联的隐患之一,但促使苏联瓦解的真正关键,应是它当时所面临的经济困境,经济困境使一般人民的生活水准大幅度滑落,连带也使联邦政府的威权尽失,各个地区才在这种情势的鼓舞或迫使下,起而自力救济。

   腾讯思享会:为什么从区域性变成民族性呢?以地域划分和以民族划分的区别在哪?

   刘显忠:强调民族自决,相当于给各个民族权力。实际列宁没考虑到好多民族都是杂居在一起的,很难分开。

   这两种划分方式当然有区别。比如,乌克兰,帝俄时期是被划分成很多省,如波尔塔瓦、契尔尼哥夫省、哈尔科夫省、基辅省、波多利亚省等,不存在整个的乌克兰。乌克兰的各个地方联结在一起主要还是在苏联时期。当时为了按民族划分,很多本属于俄罗斯的地区也都划到了乌克兰。而以民族划分,则更容易形成本地区的民族认同。中亚原先没有国家,苏联刚成立时就是“突厥斯坦自治共和国”,后来逐渐按民族进行划分,最后划成“中亚五国”。这些地方的人以前没有民族意识,有部族之间的冲突。直到上个世纪20年代末,哈萨克人还都被称为吉尔吉斯人。他们在中亚一带都是说突厥语的,虽语言不太相同,但整个是说突厥语的民族。英国著名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的观点很说明问题:“悉心致力于在那些从未组成过‘民族行政单位’的地方(亦即现代意义的‘民族’),或从不曾考虑要组成‘民族行政单位’的民族(例如中亚伊斯兰教民族和白俄罗斯人)当中,依据族裔语言分布创造出一个个‘民族行政单位’的,正是共产党政权本身。认为哈萨克、吉尔吉斯、乌兹别克、塔吉克和土库曼这几个苏维埃共和国都是民族主义的产物,显然只是苏维埃知识分子一厢情愿的想法,而非这些中亚部族想要追寻的目标。”

   苏联对民族地区的经济文化发展的贡献,确实很大,这不能否认。前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卡耶夫在其回忆录《难忘的十年》中也承认这一点。比如,吉尔吉斯的大学等都是苏联时期建立起来的。但由于苏联是民族联邦,这些民族地区的经济文化的发展,往往伴随民族意识的强化。

  

二、苏联民族问题的根源是其国家结构的缺陷

  

   腾讯思享会:这样说来,民族联邦是不是苏联民族危机产生的历史根源?

   刘显忠:苏联民族问题的根源是它的民族国家结构上的缺陷,这个问题一直没有解决。这个缺陷早就被意识到了。苏联刚成立的时候,党内有些人就反对,国外的俄侨思想家阿列克谢耶夫也认为这种肯定导致解体,不只是苏联会解体,就是俄罗斯最后都会面临解体的危险。

事实证明他们还有很有预见的。但把历史根源仅仅归究于民族矛盾还不行,因为苏联这种按民族划分联邦主体的方式容易强化民族意识,激化民族矛盾。苏联各个共和国最后独立,是苏联民族政策发展的最后结果,而不是苏联解体的原因。如果行政区划就是地名化的省,不易形成民族意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920.html
文章来源:腾讯思享会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