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蔡晓鹏:9号院往事:杜润生和中央一号文件

更新时间:2017-01-23 15:22:38
作者: 蔡晓鹏  
我们住的不远,我白天在商业部上班,晚上常去他家研究、讨论工作,收益良多。常在他家聚的还有刘源、陆德、胡士英等红二代。王岐山的联络室是正对九号院大门的一间平房。联络室也是九号院年轻人聚集的中心。我和岐山、曹聚中、王乐天、刘伯庸、魏唯等九号院的年轻人,常聚于此,边聊天喝茶、烤馒头片,边交流着"农村改革"的大课题。

  

   翁永曦被贬往安徽挂职后,岐山成为我们这帮人的精神核心,当年在九号院青年人圈里就有"大哥大"的江湖地位,凝聚力极强。他聪明过人,语言魅力强,尤其善于沟通、吸纳和平衡各方关系。他不仅和我、陈一咨两位组头的关系密切,还和"发展组"、"流通组"的几十名骨干们都建立了朋友关系。我当年评价他是"九号院的孟尝君",门下结交三教九流,各类人才济济。

  

   我们组的主要调研方向,是如何以市场机制推动"联产承包"后农村经济深入改革。

  

   "联产承包"仅解决了生产和核算单位"以队为基础"向"以户为基础"的转换,但远远不够。我们组在广泛基层调研基础上提出的主要对策建议包括:

  

   1. 逐步取消农产品统购统销,全面开放农产品市场和价格;

  

   2. 从"以粮为纲"转向"因地制宜、全面发展",尊重农民自主选择权,取消对农村副业发展的限制。

  

   3. 鼓励以工商业为主体的乡镇企业发展,取消雇工限制、工业产品流通限制,加大统购统销工业品原料向乡镇企业市场调剂部分的比例(双轨制);

  

   4. 新疆、广西、云南、黑龙江、内蒙,开放边境小额贸易;

  

   5. 逐步解除城乡经济壁垒。实行"四下两进"新政策,即促进城市技术、资金、人才、工业品下乡;促进农村劳动力、农村产品进城;

  

   6. 鼓励农村人口兼业、择业发展和城乡自由流动,取消强制性政策限制;

  

   7. 在统分结合构架下,引导农民建立各类新型合作经济体,为农村经济建立产前、产中、产后市场服务体系;

  

   8. 核心是取消政策、法规在流通领域对"农民自主权"的万千限制,以松绑式改革还权于民,从而释放亿万生产者的创业积极性,为中国经济发展提供体制外的增量;

  

   9. 积极开放、大力发展城乡农贸自由市场和乡镇企业工业品批发市场;

  

   10. 取消对农民个体购买大中型农业机械和机器设备等生产资料的禁止性政策;

  

   11. 对合伙企业,比照集体企业法律待遇,不做雇工人数限制。

  

   这些建议,绝大多数在84--86年中央一号文件中被采纳、吸收。

  

   北大国发院张帆教授,当年在北京经济学院读研究生,曾参加过流通组的调研。他回忆说:"流通组成立后,在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的支持下,多次调查,参加调查的多是毕业一两年的大学生和还在上学的研究生。由于没有经验,经常遇到各种问题。有时,地方的同志问农研室的主任、副主任是谁?一些新来的同学竟然答不上来,开会时就告诉每一个人,如果有人问,就说农研室的主任是杜润生,一定要记住。一时传为笑谈。外地调查过程中,一旦遇到困难,对付不了,就给北京打电话(当时打长途并不容易)求援。接电话的常常是王岐山,岐山就和省里协调。在调查中,我们接触到很多学校里看不到现实情况,看到了改革在农村的迅猛发展,人民生活的改善和流通领域的繁荣。例如湖北繁荣的零售商业,市镇上星罗棋布的小商店;广东农民把水田改为鱼塘,改"种粮"为"种鱼",解决了长期没有解决的副食供应问题。我们也看到改革遇到的困难和问题,流通领域改革相对于生产领域的落后。

  

   "各路调查队伍回到北京,就开始准备向杜老汇报。汇报前最后一天通常是最紧张的,要忙到半夜。83年9月23日汇报时,杜老十分幽默,眼镜闪闪发光,不时用山西口音插话,对下边情况十分了解。杜老大量插话,很多是从农民的角度考虑问题,很多插话是从政策具体怎样设计的角度提出的。杜老还对我们以后可以做的研究工作进行了指点,最后杜老总结说,现在就是要突破交换流通过程,搞联产承包理顺关系要解决这个问题。现在遇到困难,流通格局与农业生产不适应,面对这种情况,农民动向如何,农民有什么反馈?研究研究。能不能趁这个机会把交换机制流通机制调整得更利于刺激农民生产,给他一些顺畅发展的机会,至少给积极进取的发展机会。

  

   "你们把收到的信息整理,理论上加工,比我们强,我们是经验主义。听了很有启发,希望你们再收集供销社、商业部、财政部、农业银行感到的问题、困难。改革是出路,但还得找到中间环节。业务部门无形之中是想后退,我们要从理论上实践上搞清后退后果更糟,如何进是要解决的问题,取得大家一致的见解意见。把各部门的酸甜苦辣了解清楚,对解决认识问题重要。分成若干经济区把情况搞清,商品生产发展要求,农民生活提高要求,搞成数量化,把政策变化大地震搞成小地震。你们的意见很好,更具体些,把材料写上来,最后我们再讨论。

  

   "杜老对改革以后中青年经济学家的研究有巨大的影响,当今京城的经济学家很多都是在他的培育下长大的。他的形象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杜老在农口的教父权威和影响力,讫今无人可替代。"

  

   (四)顶层设计大师

  

   作为中国农村改革之父的杜润生,也是主持大决策顶层设计的顶级大师。杜老作为总设计师,形成了整套风格鲜明的决策体系和风格。

  

   (一)开放、动态的吸收人才和思想的体系

  

   以杜老为中心,吸引不同程度参与九号院工作的精英人材包括多类:

  

   1.有丰富从农从政经验的一线高官――如杜的副手王郁昭(原滁州市委书记、安徽农村改革首倡者、原安徽省省长),朱厚泽(原贵州省委书记、中宣部部长),郑重(原农业部副部长)研究员张平化(原湖南省委书记,中宣部长),研究员纪登奎(原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副主任吴象、刘侃等;

  

   2.相关部门的一线高官――如国务委员张劲夫,金融口负责人刘鸿儒,科技口负责人吴明瑜,农业部长何康,社科口负责人于光远等;地方大吏如北京白介夫、浙江省长薛驹、副省长沈祖伦、广东省委书记任仲夷、副省长杜瑞芝、林伯崇、河南省长刘杰等。

  

   3.有多年部门工作经验的农经研究人员――如段应碧(后任中央财经领导组农村办公室主任),黄道霞(曾任李雪峰秘书,两次庐山会议亲历者姚监复、艾云航)等;

  

   4.在基层任职的北京红二代知青――如刘源、习近平、薄熙来、胡德华、郑京生等。

  

   5. 不拘一格任用"知识能人"――如将34岁的农民报记者翁永曦(四君子之一)破格选任为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研室副主任;四君子之一中国社科院近代所助理研究员王岐山,被破格任命联络室副主任、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中农信总经理;从美国留学归来的林毅夫,被破例聘为研究员;被弃用的前外交部长乔冠华夫人章含之,亦被杜老调进任命为外事局局长。发展组周其仁,当年还不是党员,就被杜老钦名,参加了一号文件的起草工作。发展组的陈锡文、流通组的卢迈,被调任农发所任副所长,辅佐所长王岐山。

  

   6. 开门纳贤、借脑集智――杜润生最出彩的用人之"奇兵",是1982年直接把当时北京两大以77、78级大学生为主体的民间智库――陈一咨、王小强、何维凌领衔的"农村发展研究组"和蔡晓鹏领衔的"农村市场与流通研究组"直接纳入中央农村决策调研体系。只审课题,不问出身,不政审、不填表,就出经费,并以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研室名义先后把几百名青年才俊当"钦差大臣"撒往全国各地农村调研,这种开明、开放的政治信任,迄今还有吗?当年,这批既有知青经历、又最先汲取西学经济、社会学思想、且有家国情怀的精英中青年知识分子的大规模众入,无疑给1号文件形成带来许多新思维、新视点和新结论。"发展组"的陈一咨、王小强、周其仁、"流通组"的张少杰等,都有和赵紫阳总理汇报交流,陪同农村考察的亲密接触。曾任赵紫阳秘书的李湘鲁在中南海与九号院青年团队的沟通中起了桥梁作用。周其仁、王小强等还多次参加中央一号文件起草、定稿工作。先后有300多青年知识精英,积极参与了九号院组织的多批次的农村调研活动。这批知识精英,构成莫干山会议的主体;后来撑起了著名的"三所一会"。迄今活跃在经济界的有:翁永曦、黄江南,朱嘉明、王小强、周其仁、林毅夫、张木生、温铁军、杜鹰、蔡昉、宋国青、华生、卢迈、樊刚、李晓西、白南峰、张木生、崔鹤呜、郭凡生、罗小朋、高梁、刁新申(美国)、魏本华、蒋跃、陈晓农(美国)、姚刚,李振宁、黄小京、孙方明、王小鲁、聂莉莉(日本)、张学军、何家成(受审)、张阿妹(美国)等。已逝的才俊有陈一咨、何维凌、白南生、邓英陶、张少杰、孟天(齐永贵)、高小蒙等。

  

   二、"一切从实际出发,尊重人民群众的首创精神,做好调查研究基本功"――杜润生一贯倡导和力行的研究方法

  

   1983年暑假,杜润生在接见我们组赴农村考察团成员时谈到:

  

   "有两种研究方法,一种是演译法――先有个定义,再逻辑推导结论。这个方法在数学、物理领域普遍使用。在社会科学、经济科学领域,数理的方法,统计的方法,作为辅助方法是必要的,但不能做为基本方法。基本方法是什么呢?我定义为归纳法。中国那么大,世界那么多样化,没有一种模式可放之四海皆准。你们下去的任务,就是从脚踏实地的第一手调查入手,了解各地的农民的现实生存状况,他们有什么实际困难,希望中央放开哪些政策?包括细节,一家人养了几口猪、种了几亩地,收支状况?猪养的多,为什么多?养的少,为什么少?各个细部,综合起来,有些情况就看的清楚了。以人为中心,搞清情况,顺藤摸瓜、找出问题,解决的办法就出来了。农民群众自主选择最合适的发展模式,必然百花齐放,具有多样性,研究任务要以他们的具体行为为对象,归纳总结提高。……"这个讲话对我们这批人影响非常大,当年参与过九号院农村调查的,今天写东西都有实证主义的特点。

  

   9号院的基层调研体系,分为三种模式:

  

(1)第一种形式:组织调查组到基层的多点多参数多批次实地考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91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