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袁刚:三胎罚款何时休?

更新时间:2017-01-20 16:46:23
作者: 袁刚 (进入专栏)  

  

   (2016.9.27发表于《同舟共进》总第342期,2016.12,以“三胎罚款何时休?”为题摘要刊发。2017.1.18改定)

  

   改革是万难之事,难就难在诸多既得利益藩篱的阻挠。周志忍教授的学术讲座:“机构改革:微观证据与宏观意涵”(北大政府管理学院2016年9月23日下午),就我国30年来的政府机构改革,特别是“大部制”改革的政策举措、实施效果、利弊成败等,从宏观与微观两个层面开讲,分析了机构改革中的诸多难点问题,也提出了一些对策建议。周教授提供了很多实证数据、图表,都是自己深入政府部门一线调研得来,使讲座很有说服力,我听后感触良多,有话要讲。

  

   周敎授提到大部制改革之时,某部部长之下设了副职50多个,为的是安置合并过来的原各方诸候,这些头头谁也不能怠慢,这样的“改革”真叫人哭笑不得。周教授讲到民航总局归并入交通部,还是原班人马各搞各,大部制合并只是“形式”。这种情况并非个别,就象北大与北医大合并,走了个形式仍各搞各,这种改革还不如不改革!而我更关注的是原计划生育委员会与卫生部合并。当然,我不象周志忍教授那样深入一线能搞到许多实证数据资料,也没有那条件,我只是从报刊或网上看到些许信息,就计划生育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政府部门的去留,谈一些个人看法。我认为:计划生育部门,该裁撤了!

  

   一、合并后庞大的计生部门原班人马仍在寻租揽权

  

   2016年9月22日,我上网看到了两条有关“计生”的新闻报道,一是“湖北宜昌公开号召生二孩,半数受访女性拒绝生育”;二是“20余省明确社会抚养费新标准,生3胎加大罚款力度”。看后深感诧异,好生矛盾好生奇怪啊!两条报道都是出自政府,一条是鼓励生育,一条是限制生育,当然,这中间有一个政策界限,即“二胎”。也就是说,没有按国家政策生二胎的,要鼓励甚至奖励生二胎,超过二胎生了三胎四胎的要从重罚款,美其名曰“社会抚养费”,标准是多少呢?各地不同,但相约要“加倍处罚”,国家工作人员超生还将接受开除工职处分。人啊人,对生孩子“卡位”数目化管理,精确到如此地步,古今中外少有。

  

   我们先来看第一条报道。众所周知,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许多改革事项,其中最具体实在也最受老百姓欢迎的是“放开二胎”。然二胎放开一年后,中国的生育状况怎么样呢?统计结果和许多调研报告都表明,情势不容乐观,原先预计的“婴儿潮”并未出现,城市中有生二胎意愿的青年人少之又少,甚至一胎都不愿生,农村本来就可生两个(或一胎半,即头胎是女可再生一胎,男则不许),故还是老样子。2015年8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一课题组,对宜昌地区生育现状做过一次调研,结果显示,目前宜昌育龄妇女人均仅有0.72 个孩子,表明宜昌已进入超低生育水平。由此引发宜昌党政领导的忧虑,公开号召党员、团员带头生二胎。

  

   然宜昌生二孩的号召却遭半数女性拒绝,调查数据显示,响应政策激励愿再生育者,仅为44.1%,不到一半。不想要二孩的原因在于经济压力,很多妇女回答:养不起,不给社会添堵!宜昌的“少子化”并非孤立现象,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测算结果显示,2000 年之后,中国的总和生育率就已经进入1.3 以下,近年来更表现为持续走低之势,“放开二胎”也没有扭转这种势头。

  

   据《上海市老年人口和老龄事业监测统计调查制度》资料显示,截至2015年12月31日,上海全市户籍人口1442.97万人,其中,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达435.95万人,占总人口的30.2%。老年人占到全市人口的近三分之一,城市的活力和未来靠什么?多亏了外来青年人的涌入。而在未来一段时期,由于上海步入老年阶段的人群中80%是独生子女父母,纯老家庭、独居老年人将会增加,人口形势已十分严峻。

  

   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在11月19日举行的“2016年中国劳动经济学会年会”上表示,近5年中国劳动力累计减少2,000万 。曾湘泉表示,15-24岁青年劳动力是劳动年龄人口下降最明显的群体,2006年这个群体有1.2亿人,预测到2020年将会下降到6,000万。又据统计,2015年中国60岁以上人数达到2.2亿,占总人口比重超过16%,预计2025年这一数字将突破3亿。中国老龄委办公室预计,到2050年左右,中国老年人口将达到全国人口的三分之一。中国将很快进入老龄社会。

  

   应该说经过近半个世纪的强制性计划生育,中国的人口形势已出现逆转,一胎化使中国青少年大幅度减少,大城市的小学也减少了,祖国的花朵凋零,中国的未来前景堪忧。“放开二胎”这项改革,并不是主管的计生委提出,而是习李中央听取专家建议,依照中国人口形势作出的重大调整,是写在中共十八届三中会公报中的。随后计划生育委员会也归并到卫生部了,这是习李中央深化改革的重要举措。对此计生委干部一开始就是抵制的!当时计生委发言人毛群安面对记者发问就吱吱唔唔。我曾遇到一个原计生委离退休干部,说计划生育不搞了,我们怎么办?一大摊子人怎么办?并大骂北大孔庆东,因孔教授是公开反对计划生育一胎化的,我们在一起还交流过。

  

   我们再来分析第二条报道,请注意,所谓明确“社会抚养费”新标准,“生3胎加大罚款力度”的决定,不是来自中央或国务院,是“20余省”的计生部门,也不是全国,还有十多个省市没有参加。如此牵涉亿万民众的“决定”,卫计委主管为什么不统一规定呢?有此必要吗?卫生部的领导同意征收“社会抚养费”吗?我们由此至少可以看到,原计生委与卫生部合并后,仍各搞各,庞大的计生委原班人马仍在,并独立运作,与卫生部并没有什么交集。就象周志忍教授调研所述交通部与民航总局合并后的情况一样,看来“大部制”机构改革只是走走形式,原体制机制依然我故,人员一个也没裁减,官员谁也不愿放弃手中的权力,部门也不愿减少自身的部门利益。

  

   所谓“20余省明确社会抚养费新标准,生3胎加大罚款力度”,其实就是原计生部门揽权寻租,不顾人民利益国家前途,追求自身利益,强调自身存在,是典型的追求部门利益,是反改革。又广东、海南、云南、贵州4省计生部门还擅自规定,企业对超生员工将直接开除,仍在强化计划生育职能。中共十八大既然“放开二胎”,深化改革既然将计生委合并于卫生部,原先强制性计划生育政策,本应改变了,计生部门也需职能转变,要简政放权。

  

   上述第一条报道宜昌女性半数拒绝生二胎,其实还有相当数量一胎也不愿生,或患不育症者,经半个世纪强制性计生,我国城镇形成的4·2·1“少子化”严峻形势,计生部门并非不清楚。即使放开二胎,也难以达到世代交替水平,因为有相当多不愿生者,甚至有母亲愿生,但已上学的独生子女怕不再独受宠爱,而威胁父母不准再生弟妹者。生二胎如今是困难重重,即便有少量生三胎者,也难以补偿不生者留下的空缺。

  

   据《参考消息》网2016年12月4日引述外媒报道:“中国生育水平全球最低, 二孩政策影 响甚微”。现在80后、90后青年,对生儿育女普遍缺乏意愿,从大趋势看,“放开二胎”后生育政策必然还要继续放松,还有必要针对极少数愿生三胎者,专门制定新规,“加大罚款力度”吗?计生官僚部门生怕自己手中没权没钱,没事找事以权力寻租。早就有人追问所谓“社会抚养费”名目及其去处,其合法性何在?还有必要继续征收下去吗?

  

   所谓机构改革,就是要将权力不再的冗散机构革除掉,放开二胎后,计生部门到底还有什么事可干?还有必要花纳税人的钱养百万计生干部吗?计生部门自称还有许多人口信息统计工作要做,其实中国自古以来户籍制度发达,人口信息民政部、公安部早就在做且做得更细,无须叠床架屋让计生委来重复统计。计生部门百万干部应该裁撤或转岗了,即使还搞计划生育,也用不着设专门机构豢养百万官员,这样的官府衙门全世界唯独中国才有,深化改革当然要裁撤这些多余冗员!

  

   二、计划生育衙门和百万计生官员无继续存在理由

  

   深化改革就是要破除既得利益藩篱,斩断滥权寻租的渠道。

  

   20余省计划生育部门要生存,加大超生3胎“社会抚养费”罚款力度,依据的是什么呢?他们说是依据宪法和《计划生育法》。其实宪法写上计划生育很不严肃,就象文革宪法写上林彪是接班人一样可笑!但即使宪法写了也不能成为计生部门百万官僚存在的依据,世界上搞过计划生育的国家也有不少,他们只是宣传宣传,并没有拥有众多官员的计生衙门。既然有了《计划生育法》,各级政府本可依法行政,如卫生部门、民政部门,也就更没有必要专设计生衙门了。且《计划生育法》也可调整,现在可生二胎了,不久可生三胎或自主生育,而怕就怕放开了也没人生!恐怕新法要向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那样,鼓励生育,其时日估计也不会拖太久,那么,还用得着长久保有冗散超大型的计生委衙门吗?且计生委不是已经归并卫生部了吗?怎么还按老规矩发威呢!

  

   这让我们看到了改革之艰难,看到了既得利益旧官僚对改革的阻挠,同时更感到深化改革之必要!在中央宣布“放开二胎”后不久,计划生育部门就开会并请到最高领导人来发话: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要长期坚持。正如全国总工会开会也请来国家老大发话:工会是重要工作。其实工会系统自改革开放以来就基本上无事可干,于是与计生委一样没事找事,为自己的生存找依据。官办工会在共和国体制里也有“法”可依,却是人所共知典型的冗散机构,找到最高领导人来说几句套话,也不能改变其冗散是改革对象的实质。

  

   我认为,应革而尚未革除的冗官,找大领导来为自己说几句官话套话,恰恰是其阻挠改革以自保的手法,是出阴招推出的隐性阻力。2016年5月20日,卫计委下发《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加强新形势下计划生育宣传工作的意见》(国卫办宣传发[2016]21号),提出要“协调有关部门,加强负面信息的管控”,竟然为保部门的生存与利益,要封民众的口,只许他们“宣传”,不准民众反对,要对批评计划生育的声音和信息进行全面“管控”,以强化自身地位。

  

2016年6月15日李克强总理宣布,在前已废止489件文件的基础上,再废止506件国务院文件,强调简政放权要落到实处。前后上千件国务院文件失去效用,必然会使一些政府部门丧失往日的事权,遭抵制在意料之中。所以李总理特别指出:“坦率讲,咱们一些地方和部门,确实也存在‘糊弄’企业和老百姓的情况。明明发了新文件,却仍拿以前的旧文件来‘卡’人家”。总理强调:“旧文件明明废止了,就别再当作权力‘把着不放’了”。李总理讲的主要是经济事项,其实计划生育部门也一样,已归并卫生部却不裁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87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