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田飞龙:台湾式转型正义与去中国化迷思

更新时间:2017-01-04 08:48:27
作者: 田飞龙 (进入专栏)  
比如对台湾故宫文献查阅及两岸文化交流设置重重障碍。这种措施甚至是违宪违法的。台湾故宫文献是中华民族的共同历史财富,也是中华民国宪法保护的、可由国民自由利用的公共财产,以行政管制加以封存或隔离不可能符合这些文献档案的历史功能与立宪目的。不过,国民党以当前的政治精神状态、纪律性和战斗力,自身之政治存在已然危机重重,自然难以对民进党的文化台独行政措施加以有效的政治制衡,而台湾社会之本土文化主义和政治民粹主义日益盛行,对民进党此类措施只会拍手称快,很难理性反思和抗争。这种政治操作下的文化管制和蜕变,其结果就是台湾文化的自我失忆和自我单调化,台湾社会将更加撕裂,文化战争将愈发剑张弩拔,民主政治据以成立和运行的共同价值观及文化秩序前提将日益遭到激进政治的侵蚀。笔者深为担忧,曾经以儒家文化和民主文化之和解共融而傲视天下的台湾文化在“台独”操作下经历若干年之后,将会以何种面目示人?将有何种竞争力和东西文化的整合优势?在台湾是否还会有严肃地研究中国历史与文化的学者?世人是否还会讨论台湾的中国文化传统?对此文化台独的激进文化政治后果,台湾儒者李明辉先生早有警示,但深陷激情与戾气中的台湾执政党及社会大众未能与闻,反视为遗老遗言和中国紧箍咒。

  

  

  

   特朗普的“稻草效应”

  

  

   全世界的精英都押宝在希拉里身上,因为他们与希拉里共享着精英世界观,但特朗普还是胜选了,这对日本是个意外,对台湾也是。蔡英文“拒中”的政治意志,其基础固然包括台湾本土民意,但美国的支持是关键因素。特朗普当选后,台湾一度找不着北,对这位民粹式总统缺乏研究和预案,更难说得上有多少亲和。但近期的“电话门”事件及特朗普事后的推特留言和对一中立场的诡异理解,让蔡英文政府看到了新的希望:美国不会撤退,不会放弃台湾,甚至可能为了对抗中国而提高台湾地位。特朗普似乎给台湾带来了“稻草效应”,使后者在日益强势的大陆政治压力及变动不居的地缘秩序格局中稍有安慰。

   笔者认为对“电话门”事件带来的稻草效应不必过分解读,特朗普也不可能为台湾提供超过既往框架的安全保护,更不会在台独这样的激进立场上支持台湾而得罪大陆:其一,特朗普目前属于国务学习与政策试探阶段,尚未实际履行职责,其所有承诺和表态只具有暂时性和过渡性特征,不可作为定论;其二,美国政治是分权制衡的民主宪制,而不是独裁式的君主制,特朗普的个性正在与美国体制进行磨合,其对美国关于两岸关系的平衡外交战略之理解与遵守将逐步抵消当选后早期对外交议题的不成熟认知和不专业的唐突立场;其三,特朗普的商人性格将导致台湾在获取美国安全保护服务中需要支付更加高昂的费用,分摊更多的共同防务支出以及成为美国过期武器的倾销地,这可能成为台湾纳税人及经济民生事业的陷阱和灾难;其四,特朗普总体上是反联邦党人传统下更为注重美国本土利益和民族内部事务的政治家,不是联邦党人谱系上的理想主义者和帝国主义者,因此对盟友体系内的道义责任将让位于更为精确的利益计算以及背叛成本的关联核算,其对台湾做出背信弃义之事严格符合其利益哲学;其五,特朗普美国的撤退战略基本确定,回流固本成为理性选择,帝国雄心和盟友道义成为附属品,比如退出TPP及重新思考美国有限战略资源的全球投放,这使得台湾依赖美国经济分红及新南向的“离岸”(离开对岸大陆)战略无法获得体系支撑和保障,丧失前进方向和前途;其六,在中美关系及其指涉的全球治理事务中,中国有足够的利益筹码换取美国的合作,台湾则必然处于边缘化地位。  

   电话门只是一个偶然性的试探事件,特朗普美国必然是更不可靠的安全保护者,也因此,蔡英文政府原定的两岸关系“冷对抗”策略已经出现无法继续执行的困境,而施政纲领上承诺的一系列经济发展与民生福利事项又因两岸关系“走冷”而大打折扣,加之大陆等待“未完成答卷”的耐心濒临底线,以及对“电话门”事件高度警惕,未来蔡政府之内政外交困局只会进一步加深,暂时难以评估其解套方向与方式。  

  

   总之,蔡英文当选固然体现了台湾民主的巩固效果,增加了民主政治的魅力光环,但选举只是民主的一个环节,过程化治理才是考验民主智慧与政治家心智的实质性场域。转型正义虽有历史民意的合理性基础,但以掩护文化台独和谋求永续执政为实质动机,已经背离了这一民主化标准动作的初衷和正义性,演变成台湾民主政治“多数暴政”的恶的先例。转型正义应包含而不是取消对待日本的“去殖民化”以及客观承认国民党的转型功绩,激发民主政治的节制美德与精英引导民众的责任伦理。文化台独意旨下的去中国化造成台湾文化的自我矮化和自我单调化,在符合政治正确的同时隔断了其与厚重的中国历史文化传统的纽带,其前途必然是一种毫无影响力和前景的“孤岛文化”。特朗普美国不是台湾的新福音,而是台湾寻求美国安全保护上的“经济灾难”以及中美地缘及全球博弈的分水岭。特朗普以其商人性格和本土主义优先的治国策略,只能是台湾孤独迷茫挣扎中的一根稻草,而稻草终究是稻草,绝非救命缰绳,更非天堂引路人。在中国主导的地缘政治经济秩序重构中,台独表现出一种深刻的不认同与不合作,朝着海洋寻求安全保护与独立前景,是一种政治逃逸,但很难成功,反而会因其在民主价值掩护下的孤独孤傲付出重大代价。台湾的面朝大海,带来的不是春暖花开,而是飘零无依,其最终命运指向不是逃逸,而是“回头是岸”。两岸关系上如何措置调整以回暖,是蔡英文2017执政面临的最大挑战。            

  

  

  

   (原载《多维TW》2017年1月号,作者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法学院副教授,一国两制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73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