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祁斌:从中投看国际金融形势与海外投资战略

更新时间:2016-12-25 23:26:17
作者: 祁斌  

美国大选落下帷幕  离经叛道逆袭成功


   谈到国际金融形势,无法回避的是美国大选。下图是网上流传的那张没有歌词的版本,还有中国网民配了各种歌词的版本。应该是史上最著名的“卡拉OK对唱”就此谢幕,美国大选尘埃落定,离经叛道逆袭成功。

   很巧合也很幸运,美国大选那几天,我们正好去美国为正在筹建的中投研究院招聘。周六到达芝加哥,在芝大给中国留学生做了讲座和宣讲,星期天在纽约参加华人金融协会的会议,然后周一周二去波士顿和旧金山。周二是美国正式大选的日子。所以除了招聘和宣讲,只有周一的上午挤出时间见了5家美国机构的负责人,其中一人是美国很著名的一家大型资产管理机构的主席兼CEO,他是20年以前我在华尔街高盛工作时的同事,还是小布什总统的亲戚,算是一个标准的美国“官二代”加“富二代”。一般美国人都不太愿意公开谈论自己的政治倾向,因为和他多年前相识,我就悄悄问了他一下对第二天大选结果的看法。他说自己是个坚定的共和党人,他们家族也是非常著名的资深共和党家族,但他说,如果有什么出乎意料的事发生,即如果特朗普当选的话,他将考虑移民中国。我说欢迎,欢迎加入中投。

   从他的态度中,可以感受到美国主流社会精英阶层对特朗普的彻底排斥。

   那天上午我们还见了一个人,是美国媒体大佬布隆伯格——彭博的创始人,曾作为独立候选人参加了此次总统竞选,后来退选。他的一个助手悄悄跟我说,早知道那两位候选人后来状况不断,布隆伯格就接着参选了,没准还就选上了。布隆伯格当初退选,是为了避免分流希拉里的选票。

   上午我们和华尔街的美国精英们谈完,得到的印象是特朗普是美国社会的小丑,有点像唐吉诃德,挺一杆长矛就准备大战风车,当选的可能性几乎是零。而与此同时,Facebook上的民调显示,特朗普在Facebook上普通民众中的支持率超过90%。

   当天下午我们从纽约赶赴波士顿,晚上在哈佛为300多个中国留学生做了个讲座,鼓励大家学成后回来建设祖国,现场气氛热烈,讲座结束后学生们久久不肯散去。第二天一早,美国大选投票日,虽然20世纪90年代末期我曾经在美国工作学习8年半,但还从来没见过美国人投票,所以我带了一个同事专门跑去找了一个投票现场看了一下,波士顿的初冬寒风刺骨,我们跑了五六个街区,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投票站,美国人投票是下图这个样子的。大家都说美国人不关心政治,从现场来看,美国人民参政议政的热情还是非常高的,有的地方需要排队3个小时。

   上午我们飞往旧金山,到了已是下午,晚上7点我们在斯坦福大学有个宣讲会,5点多钟我们去的路上,此时东部八点多,开始点票,在一些关键的摇摆州,例如佛罗里达,民调是48.5%对48.5%,咬得很紧。市场原来认为希拉里当选没有悬念,特朗普需要在五六个摇摆州全部获胜才有当选的可能,也就是说,希拉里只要拿下这其中任何一个,特朗普就输了。现在大家知道结果了,特朗普不仅拿下了这全部的五六个摇摆州,还一举拿下了传统的民主党老巢密歇根、威斯康辛和宾夕法尼亚州。此时市场或许意识到了什么,尽管美国股市已经闭市,但金融期货市场是24小时交易,国际市场也还在交易,这些市场有点绷不住了,变得非常动荡不安。

   我给学生开始做讲座的时候,七点,东部是十点,点票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我说美国的事我不方便评论,但是可以说两点。

   第一,什么是今天结果最后的决定因素?那就是要看美国人民的大多数对现状是不是能够容忍,如果能够容忍,就是希拉里,如果不能容忍,就是特朗普。

   第二,如果特朗普当选的话,美国市场如果大跌,你可以立刻买。逻辑是什么呢?英国脱欧后,英国股市跌了11%,反弹了8%,为什么?脱欧投票之前民调显示脱欧留欧的比例大致是是50比50,49比51,48比52,差别只有两三个百分点,那些赞成脱欧的人也不是那么没道理,所以如果脱欧了,市场也应该就是微跌,有什么理由大跌11%呢?同样,此次美国大选,投票前主流媒体的民调中希拉里也只是领先特朗普1%~2%,即使特朗普当选,也丝毫没有大跌的理由。

   结果大家知道了,当晚美国股指期货跌穿7%底线,随后迅速反弹,美国股市从那时到现在一路大涨,三大股指连续创出历史新高。英国脱欧市场花了两天时间回过神来,美国这次只花了7个小时。

   讲座结束时已是晚上10点,东部凌晨1点,结果已经出来了,我问大家谁当选了,大家说特朗普当选了。国内有学生给我发微信,说果然是特朗普,老师你说对了。我说我从来没想去预测谁会当选,事实上谁也无法预测。但是我曾经给学生们分析,特朗普并不是像大家想像的那么没有机会,为什么?

  

经济问题首当其冲,美国社会回归现实

  

   在选举前我们看到美国皮尤研究中心这样两份统计数据。

   上图显示了美国选民关心话题的排序,分别为:经济、恐怖主义、外交、健康、枪支政策、移民、社保、教育、最高法院法官人选,少数族裔权益,贸易政策,堕胎,同性恋人群权益。你会发现,排在最前面的,第一就是经济,或者生计,第二就是安全。经济方面,从2008年金融危机至今,经济总体复苏缓慢;安全方面,美国和欧洲发生的一系列恐怖袭击,让社会失去了基本的安全感。希拉里是建制派,一直为美国的现状和自己辩护,这有一点像中国男足说我们踢的其实挺好的,主力队员希拉里还积极申请做队长兼教练,信誓旦旦承诺带领大家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听上去也没什么说服力。特朗普以批判现实横空出世,尽管离经叛道,口无遮拦,但很多人觉得话糙理不糙,说出了他们的心声,尽管他们也不太相信特朗普能够有办法改变现状,但他们觉得能够承认现实,面对问题,至少是一个进步。

   上图更加能够说明问题。这张图上蓝色的点是大选前希拉里支持者关注的问题,数字是关心的人数比例,红色则对应特朗普的支持者。你会发现有一个规律,特朗普的支持者对前面几个问题更加关注,经济、安全,而希拉里的支持者对图底部的问题例如同性恋问题、环境问题等的关注超过特朗普的支持者。换句话说,特朗普支持者更加关心现实问题,希拉里的支持者说好听一点比较有理想。最后,现实战胜了理想。

   所以,特朗普当选这个现象可以简单的概括为两句话,“经济问题首当其冲,美国社会回归现实”。

  

这次美国大选给我们的启示:全方位的两极分化

  

   第一,怎么理解这次美国大选?

   我觉得这次大选给我们揭示了美国社会最大的主题词,就是polarization,即两极分化。这个两极分化首先是极为严重,几乎完全对立,其次是表现在几乎所有的方面,是个全方位的两极分化。

   总体来说的对立是接受现有体制、忍受现状,还是无法忍受现状而出离愤怒,即所谓愤怒政治;其他的对立还包括:政治正确对决离经叛道;清教徒社会与特朗普私德问题,即美国是个清教徒的社会,是个非常正统的社会,我们在美国工作学习的时候天天都能体会到,最后不得不接受这么一个有严重私德问题的人做总统,今天想想都有点不可思议。

   其他的对立还有:意识形态对决实事求是。希拉里比较强调意识形态,强调美国的价值观,特朗普相对来说实事求是一点,即至少承认美国社会一些客观存在的问题,尽管并不一定有解决方案;全球警察对决美国优先,美国一直试图在全球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客观上对维持世界秩序是有一定作用的,但它往往又私字当先,加之意识形态理念至上,这些纠缠在一起,就比较乱了,再加上近年来美国有点力不从心,很多时候它带来的问题远远大过它解决的问题,中东就被它越搞越乱。所以特朗普提出“美国优先”,这跟以往美国的全球政策相比又是一个对立。

   还有东西两岸和中西部的对决;乡村和城市的对决,结果是“农村包围城市”;白人和少数族裔的对决,白人主体支持特朗普,少数族裔和外来移民等等支持希拉里。少数族裔里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华人,是支持特朗普的。因为他们看明白了,华人都得考托福、GRE,万里迢迢过来,拼命学习,努力工作,才能够在美国社会生存下来,可是墨西哥人每天从边境成千上万地涌进来,然后就在美国社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政策肯定是不可持续的。

  

现代政治面临困境

  

   第二,这次美国大选向我们揭示了现代政治面临几个困境。

   一是此次美国大选,基本上成了一个“没有最差,只有更差”的“比丑运动”,美国社会的很多精英如布隆伯格等选择退出。事实上,参与现代政治如美国大选的成本非常高,巨大的财务支出不说,祖宗八代都要被骂一遍,天天被人诅咒、诬蔑、诽谤,毫无隐私可言,而真的上去以后好像也干不了什么,因为美国是小政府、大市场,唯一能够调动的财政资源还受到参众两院的掣肘。成本和回报严重不对称,最后的结果是很多精英选择不从政。

   二是公投的边界,即现代政治中什么样的决策需要诉诸公投?美国这种大选的形式无疑是一种公投;英国人将脱欧的决策诉诸公投;我们要搞个新的股指期货要不要公投;哥伦比亚打了几十年的仗,生灵涂炭,好不容易谈成了停火协议,总统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还没有来得及去领,一公投,大家说,接着打。即现代政治中什么样的事用公投的方式解决比较科学,或公投的边界在哪里,值得我们去思考。

   三是公德与私德问题,特朗普胜选部分说明了美国社会原谅特朗普的私德,不太原谅希拉里的公德问题。

四是现代政治中非传统政客和商人从政,会不会成为一个趋势?特朗普当选的第二天,美股反弹,华尔街的一个著名对冲基金经理在CNN上说,他早上醒过来突然意识到特朗普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总统。主持人问,你以前好像不是这么看的。他说,对,他一觉醒过来发现世界不一样了,他想起来他小时候里根当选,大家都说里根是个小丑和傀儡,最后里根却是个伟大的总统。里根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就是推动了减税和经济自由化,结果美国重新繁荣了。这个基金经理接着说,他意识到,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美国应该由一个懂经济的人来领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64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