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曙光:制度的语言(哲学)分析——读韦森教授著《语言与制序》

更新时间:2016-12-19 20:35:43
作者: 张曙光(天则) (进入专栏)  
这是一种科学态度。相关性和因果性是有区别的,把相关性简单地判定为因果性是错误的。

   (八)白话文运动与近现代中国社会的历史变迁

   《语言与制序》讨论了汉语的白话文运动与近代中国社会的历史变迁,对制度的语言分析提供了一个实证的案例。如果说前面关于汉语文字和语法特征影响制度形成和变迁的讨论是一种静态分析,那么,这里的分析则是一种动态的历史考察。

   近代以来,中国的语言文字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从“文言文”变成了“白话文”。一方面,这种变化是近现代中国政治、经济、社会现代化进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另一方面,近代中国社会的制度化过程也构成汉语本身演化的一种内在力量,形成汉语语言变迁与近现代中国社会中人们生活形式变迁的关联互动。

   1898年《马氏文通》的出版标志着近现代中国语言文字改革和变迁的肇始,而1919年“五四”以来的白话文运动,则把汉语逐渐改造成一种现代语言,1949年以后开始的汉字简化运动是这一变迁的继续。这种变迁与中国近代落后挨打、救亡图存结合在一起,也是国门开放和西学东渐以及西方文化、科学、思想、理论引入的结果,同时也与汉字本身的特征和中华文化的开放、宽容和兼容精神有关。它大幅度地提高了中国人的识字率,普及了白话文的应用,同时借用西方语言的语法结构重构现代汉语语法使之规范化,形成近现代中国社会中语言变迁的巨大历史洪流。

   通过前面对中西语言和语法特征及其影响的分析可以看出,中国社会有着维系传统礼俗社会的巨大张力。数千年来,中国锁定在一个礼俗社会形态上不断自我复制及制度内卷的历史路径中,灵活多变的文言语法和形态不规范的古汉语起了重要的维系作用。据此,韦森明确指出,“随着白话文运动而来的汉语的‘现代化’,当代中国走向一个法治生活的语言条件已完全生成了。换句话说,随着现代汉语已成为一种具有规范语法结构和形态的现代语言,中国社会和经济体制的法理化已基本上不存在人们文字沟通、书契交流以及界定权利、法律规则制定和制度建构上的潜隐语言障碍了”。也就是说,我们已经有了一个法理社会生成和扩展的语言系统。这是近现代中国社会制度变迁的结果,也是进一步推动当代中国人生活形式之根基层面及社会历史变迁的重要力量。

   据此,韦森对随着市场化而来的未来中国社会的法治化进程感到乐观,这是有道理的。不过,中国社会和文化传统的巨大惯性,变迁过程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语言只是一个条件,未来的前景一方面取决于我们的运气和机遇,另一方面也取决于我们的选择和努力。

   【张曙光:《制度的语言(哲学)分析——读韦森教授著<语言与制序>》,《学术月刊》2016年第2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59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