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守奎:关于汉字研究融入国际学术体系的思考

更新时间:2016-12-13 22:21:50
作者: 李守奎  
索绪尔从文字与语言关系的角度出发将文字分为表意和表音两种体系。他解释表意体系说:

   “一个词只用一种符号表示,而这个符号却与词赖以构成的声音无关。这个符号和整个词发生关系,因此也就间接地和它所表达的观念发生关系。这种体系的典范例子就是汉字。”[3]50-51索绪尔对汉字做过怎样的研究不得而知,对表意体系的描述非常简单。从索绪尔开始,西方语言学家就认识到与表音文字相对立的表意文字的存在,但究竟什么是表意字,表意字中的“意”与语言中的“义”是什么关系?表意字体系文字的内部构成,表意字的构形等等问题,西方学者缺少深入的研究,中国学者则众说纷纭。汉字的独特性没有得到充分的揭示与广泛的理解,这种独特性不仅没有成为文字类型中的典型代表受到重视,反而被孤立,排斥在学术体系之外。

   汉字的独特性首先表现在文字与所记录的语音之间的游离性。表意字不是通过记录语音的方式记录语言,而是通过字形描绘语义记录语言,语音随着词义附着在文字上。这个特点使得汉字具有超语言的功能,不仅不同方言区的汉族人可以分别用各自的语音系统去读汉字,其他民族也可借用汉字记录本民族的语言,同义换读为本民族的语音,例如日语“川”读为“かわ”。其次,记录语言方式的复杂性也是汉字的重要特点。任何文字都记录一定语言单位的音和义,这是文字的共性。但文字记录语言的方式不同,从理论上说,文字符号与语言之间有三种联系方式:

   表意:表意字与表意字体系是两个概念,表意字是单指表意字体系中文字通过表现部分语义的形式记录语言单位的音和义。表意字中的“意”与所记录的语言单位的“义”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对等的,“意”是“义”的部分语义特征。

   表音:文字通过记录语音记录语言单位的音和义。表音字最初是借音字,假借表意字作为记音符号,数量不定,有较大的任意性,是表意字体系中的一部分。后来发展为根据语音系统设计的纯粹的表音符号,构成表音文字体系。

   记号:文字作为记号记录语言单位的语音和语义,文字符号和语言单位之间是纯粹的约定关系。从理论上说,用这种方式创造文字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但事实上,人文创造都追寻理据性。我们今天所说的记号字,很可能都是理据丧失而形成的。不论是表意字还是表音字,都是就文字符号的理据而言,当理据丧失,表意字不再表意,表音字不再表音,文字就成为记号,文字符号与语言符号之间就只剩下约定关系。从本质上讲,文字就是一套彼此区别的视觉符号。记号字有悖于人类的记忆习惯,但合乎文字的本质。现代汉字很多都已经记号化了。如表1:

   表意字“胃”的上部是胃的象形,像胃囊中装着食糜;下部是“肉”,表明其义类,与“肠”、“肝”等相同。《老子》“何谓宠辱?”中的“何谓”,郭店简《老子》(乙本)作“可胃”,[10]“胃”借作“言谓”之“谓”,与“肠胃”之“胃”在意义上没有任何联系,是个借音字,借音字是表音字中的一类。在现代汉字中,“胃”字上部是田地之田,下部是日月之月,字形与所记录语言单位完全是约定关系,是个记号。

   这三种基本方式构成的文字可以作为构字部件,彼此组合,构成下位类型合成的文字:

   世界上存在纯粹的表音字体系却不存在纯粹的表意字体系。表音体系中的表音字是按照语言系统中的音节或音素设计表音符号作为文字,记录语言的方式相对简单,即使是历史悠久的表音字系统,也可能只有表音字和少量的记号字两种类型。表意字源自图画,是自然累积和逐渐规范的结果。单纯的表意字不能准确记录语言,必须有一定量的表音字才能使表意字体系成为可能。王凤阳先生有一个形象的比喻:假借字是“象形文字的产婆”。[11]394表意字体系是综合运用文字记录语言各种方式的文字系统。汉字是历史悠久的典型的表意字,从目前可见最早的成熟文字系统甲骨文开始就是表意字、表音字、记号字以及会意字、意音字等各种类型俱全的文字系统。比起表音体系来,表意体系确实复杂得多。

   世界上古老的自源表意字,如古埃及文字、玛雅文字等都久已消亡,只有汉字,一直延续至今。汉字很独特。尽管汉字使用的人口很多,但是由于近代史上中国的衰败和孱弱,汉字的独特性也成了保守和愚昧的象征,汉字研究的目标指向汉字改革。汉字的独特性没有被重视而深入研究,而是被蔑视,被孤立。这也是汉字研究长期游离于国际学术体系之外的重要原因。

  

四、汉字研究与国际学术体系脱轨的若干问题

   汉字研究游离于国际学术体系之外,原因是多方面的。汉字研究中的两种倾向最值得警惕:一方面受西方语言文字观念和西方人对汉字认识的影响,忽略文字的独立价值,更忽略了汉字的价值;另一方面是自我膨胀的心态下,过分强调汉字的特点,把所有的特点都当成优点。这都是没有足够的自信心,不能正视汉字所致,前者是失去自信后的放弃,后者是没有自信的故意夸饰。目前在汉语热背景下汉字研究很火,研究成果很多,但也存在一些问题,需要认真面对。

   第一,传统汉字学的保守性。

   传统的汉字学是以构形研究为核心的六书学。六书理论是汉代学者在对汉字本体充分研究基础上归纳出来的汉字理论,包含着汉字记录语言的方式和汉字构形两个方面,基本上揭示出了汉字的本质特点和内部结构。在两千多年前,可以说是凿破混沌,使汉字研究步入正轨。以六书学为理论基础研究汉字的典范之作是《说文解字》。自东汉以来,直到西方语言理论传入之前,汉字理论一直是六书理论一统天下。这一方面说明这种从实际出发的汉字理论的价值和生命力,另一方面也说明汉字研究的止步不前。六书理论存在着概念不清、层次不明、归类混乱等缺点,与现代学科理论的要求有一定的距离。一种理论,两千多年不断累増却缺少拓展与深入,变成了臃肿与繁琐,这样的学术自然很难被普遍认同。如何继承与发展优秀传统,是汉字学学科独立和融入国际学术体系必须面对的问题。

   第二,盲目随从西方理论。

   近现代的中国积弱不振,有识之士纷纷寻找富国强兵和开发民智的办法,变革的浪潮也波及语言文字学界。汉字研究确实需要外力的冲击,需要更广泛视野下学科体系的建立,但有的学者看到表音文字的便利,全盘接受西方的学术体系和观点,有的甚至走得更远,不顾及中国国情,不考虑汉语的实际,把汉字妖魔化,汉字学边缘化。直到今天,汉字学都没有成为“国家标准”认同的学科。一个连自己都不能认同的学科,怎么能有其国际地位?第三,过分强调汉字的优点。文字记录语言,是所有文字的本质特点,表意字也不例外。至于什么是“记录”,学术上可以讨论。学术研究不能把非本质的特点当做本质的特点。汉字繁难,系统复杂,数量众多,使用多变,这都是客观的事实。如果记录一种语音差异很小的语言,表音字最便捷有效。汉字适应记录汉语,是由汉语的特点和中国国情决定的,其优点不能盲目扩大,脱离现实的自夸只能被排斥而不是被接纳。

   第四,研究对象被割裂和研究方法不相容。

   汉字学的研究对象理所当然是自古至今的所有汉字,但是汉字研究被分裂为以释读古代文字为主要目的的古文字学和以理论探讨为核心的“文字学”或“汉字学”。古文字学研究对象是自小篆以往的古老汉字,方法是考据,主要目的是解读出土文献,其学科归属不明,成为考古学、历史学、文献学、语言学各学科之间的边缘交叉学科。这个学科要求熟悉考古及传世的各种材料、熟悉相关的典籍文献、熟悉传统小学的考据方法,是很艰深的学问。中国学者所说的“文字学”或者“中国文字学”,实际上多指“汉字学”,一般都隶属于汉语言文字学,这是狭义的汉字学,我们也可以称之为理论汉字学。汉字理论理应是对汉字整体做出深入研究之后所归纳出的汉字规律。理论学界的问题主要是对文字本体研究的深度和广度不够,尤其是相当一部分学者古文字研究能力和修养不够,影响了理论的准确性和实用性。生搬硬套外国语言文字理论、严重受政治政策影响、缺少学术自主独立性也是汉字理论学界存在的问题。像唐兰、裘锡圭这样能够融通古文字学与汉字理论的学者很有限。当今的学术日益专门化,“古文字学”与“汉字学”之间的裂痕有扩大的趋势。古文字学界有的学者认为文字理论不解决实际问题,是事后诸葛亮;文字理论学界有些学者认为繁难的古文字考释无关宏旨,缺少“理论体系”。汉字研究如果“内讧”对汉字学的发展会非常不利。

   第五,汉字学研究缺少必要的学术规范。

   一个学科,应当有确定的研究范围和对象、普遍认同的统一术语,然后才能形成一个便于学术讨论的平台。现在的局面是旧的不倒,新的难立,各执一词,众说纷纭。从什么是“文字”开始,所有的概念都有歧义。这与现代学科的要求相悖逆。学术允许观点不同,也允许不同的理论存在,但如果对一类现象的研究连基本共同点都没有,当然难以成为被普遍认同的学科。

   第六,学术性与通俗性没有能够很好结合。

   汉字研究成果两极分化,专业学术研究,专业性很强,其交流只能在很小的专业圈进行,一般读者望而生畏;通俗读物,配图配画,大胆阐释,往往夸大汉字的表意特点,肆意曲说,哗众取宠,为严肃的学者所不齿,却能够广泛流传。

   第七,汉字研究中的政策过度作为。

   现代国家都有其语文政策,语言文字研究受国家政策制约和影响是自然的,但是学术研究应当有其相对的独立性,只有独立的研究,才能成为制定正确政策的依据。从汉字研究只有一个三级学科“汉字规范”,就可见汉字研究受政策制约之一斑。就汉字规范而言,汉字现在已经定型,进一步的规范和没有意义规范的强制执行,只能使繁难的汉字更加难学。汉字规范必须分类进行。对于书法等艺术体,根本就没有必要规范,规范几乎就等于对艺术的扼杀。对于手写俗体,就像语言模糊和变异一样,也应允许汉字书写一定程度的模糊和变异。而各种公开出版物上的印刷体应严格规范,其他场合的用字和字体都以此为轴波动,不仅使汉字更便捷适用,也更加丰富多彩。


五、汉字研究融入国际学术轨道的建议

   第一,理顺学术体系,给汉字学以应有的学术地位。

   套用语言的定义方式,文字是以字体为物质外壳,以构形为结构规律,以记录语言为其主要功能的视觉符号系统。文字学是与语言学并列的学科。

对于汉字来说,字体包括篆书、隶书、楷书等书体,各种书体中又包括规范体、俗体、美术体等多种变体。任何时代都有规范体和俗体等多种字体的相互补充。规范体用于比较正式的场合,写得规整端庄。俗体,就是实际应用过程中的手写体,简易草率,变体很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54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