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大伟:为什么是美国?

——劳伦斯·弗里德曼的《二十世纪美国法律史》中文版译者序

更新时间:2016-12-02 15:18:57
作者: 周大伟 (进入专栏)  
当你听到美国的欧洲后裔们也这么说,难道就很奇怪吗?所以,如果把今天的中国与所有之前的历史无限延伸,不妨称其为数千年的古老文化;同样,难道美国就不应该和300年前的欧洲、尤其英国的历史关联起来吗?

  

   即使我们以为美国的历史可以从17世纪以后算起,也不足以妄议这个国家的"历史短暂和文化浅薄"。平心而论,美国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宪政制度。仅此而言,美国有足够的理由证明自己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国家之一。它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共和国,拥有最古老的民主和联邦制,拥有世界上最古老的成文宪法,也拥有世界上最古老的政党(比如民主党)。

  

   如今,不少人都在谈论"美国衰退论"。其实,经历了一百多年的迅速发展后,美国进步的速度的确放慢了很多。但是,这个国家在知识、财富和经验方面仍然在不停地积累之中,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仍处在某种"进步的运动"之中。只是和有些新兴国家相比较,显得进步放缓并且相互距离显得缩短而已。1998年,美国前国务卿玛德琳·奥尔布赖特(Madeleine Albright)在谈论美国时曾经说过,或许恰恰因为全球化加快了步伐,美国不再是"不可或缺的力量",但却是无法忽视的力量。如果说托马斯·杰佛逊(1743-1826)就曾说过"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他自己的国家和法国",那么,今天的世界上,每个人也大致都有两个国家--自己的国家和美国。美国的文化在这个地球上几乎无所不在,它的经济和军事力量占据压倒性的优势,全世界各地的人都在关注着美国政治家们的一举一动,以至于每个人的脑海里仿佛都存在着一个虚拟的美国,大家都在参与和思考美国的文化、政策和法律的变化--无论人们是否情愿,从某种意义上说,人人都感觉自己成了美国公民。(参见John Micklethwait and Adrian Wooldridge:《Right Nation: Conservative Power in America》一书第12章)

  

   理解美国的社会,必须要了解美国社会的核心部分--美国的法治以及美国法治发展的历史。因此,我们需要理解,稳定的法治基石是如何成为美国社会隐秘不宣的中流砥柱?为什么美国的法治能够相对稳定甚至能够超越时空的限制--成为一些对外输出的"美国产品"?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院的劳伦斯·弗里德曼教的《二十世纪美国法律史》一书,大致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个完整的答案。

  


劳伦斯·弗里德曼教授和他的《二十世纪美国法律史》

  

   《二十世纪美国法律史》(American Law in the 20th Century)一书的英文版,由美国耶鲁大学出版社(Yale University Press)于2002年在美国纽黑文市和英国伦敦市同时出版问世。

  

   此书作者劳伦斯·弗里德曼(Lawrence M. Friedman)  1948年毕业于芝加哥大学,获学士学位;1951年毕业于芝加哥大学法学院,获法律博士学位;1951年至1956年在圣路易斯大学法学院任教;1956年至1978年在威斯康星大学法学院任教;1978年至今在斯坦福大学法学院任教。他同时担任美国人文与科学学院院士、美国法律史学会(The American Societyfor Legal History)会长、美国法律与社会学会(The Law and Society Association) 会长。

  

*劳伦斯·弗里德曼(Lawrence M. Friedman)

  

   劳伦斯·弗里德曼教授学识渊博、著述等身,是二十世纪美国"法与社会"学术运动的领袖之一。他在法律与社会关系、法律史、宪法学、行政法学、刑法学、财产法学、契约法、信托法和福利法等方面都有很高的学术造诣,并在世界法学界享有很高的学术声望,被誉为美国法社会学界、法制史学界以及比较法文化论的泰斗。

  

   在二十世纪世界法学研究领域,曾经有两种堪称革命性的法学研究范式,一种是"法律与经济"研究范式;另一种是"法与社会运动"研究范式。两者都引发了世界法学研究的革命,构成了20世纪法学研究中的两道靓丽风景。

  

   弗里德曼教授是"法与社会运动"主要领袖人物,是法律社会学和法律史研究界的世界级著名学者。他运用法社会学的方法论,对法律史、法与社会变动、法与社会科学、法律文化、宪法学、行政法学、刑法学、财产法学、契约法、信托法和福利法以及其他法学实务问题作了广泛、系统而深入的探讨。他的专著《法律制度:一个社会科学的视角》(The Legal System: A Social Science Perspective)(1975)将这一运动推向了高潮。他与麦考利(Stewart Macauley)共同编著的《法与行为科学》则是战后美国法社会学研究的集大成者,至今仍是这一领域最好的入门指南。

  

   《二十世纪美国法律史》(American Law in the 20th Century)一书是其代表作《美国法律史》(A History of American Law)之后推出的又一部力作。作者用他一贯的优美流畅、深入浅出的文字,引导读者进入美国近现代法律史的殿堂。如果有人试图了解近现代美国法律的发展轨迹以及对全球化法律的影响,此书堪称最佳作品。

  

   本书除了在纵向的美国法律发展史上,利用著名案例进行深入浅出的叙述之外,还在横向的社会发展层面上,叙述了美国法律在不同阶段与经济、科技、社会和人文诸方面的逻辑互动。弗里德曼教授首先讨论了一个与法律的独立性有关的核心问题:法律是一个独立自主的王国,它是否只能随着其自身的规则和内在的程序亦步亦趋地成长和衰败呢?还是法律制度又是整个社会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一旦世界发生改变,法律也必然改变呢?读者在翻阅这本书的过程中,会明显地发现弗里德曼个人的见解倾向于后一种解释。这个取向和态度,几乎浸透在他写作本书的方式里。

  

   弗里德曼在《二十世纪美国法律史》中将1900年美国的社会和法律和2000年美国的社会和法律进行比较,他把二十世纪分成三个主要的阶段:

  

   1、二次大战前的旧秩序;

  

   2、罗斯福新政以及战后法治的延续状态;

  

   3、现在的生活方式。

  

   每个阶段的叙述中都穿插了宪法的体系变迁、政府的结构变化、刑事法律、民事法律和法律职业化的积累以及法律文化的变迁等等。他认为,罗斯福新政的实施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不仅仅对美国,而且对整个世界都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历史发展转折点。从那时起到今天,随着科学技术和经济的快速发展,整个世界无论从那个方面看,都已发生了沧海桑田般的改变。民权的兴起、死刑的慎用、消费者权益保护、反垄断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知识产权的保护、贸易国际化、法律的全球化等等,本书不断在向人们暗示,以法律现实主义运动为代表的美国法律思想以及美国法律改革运动,其实一直在充当着整个世界法律文明的助推器。

  

   在本书中,我们不难发现,弗里德曼并不完全是美国现行体制的歌颂者,他对美国法律制度中的诸多弊端持有尖刻的批评。因而,不少人可能会以书中的只言片语来判定他可能是个有左翼倾向的学者(如同一些另类的犹太裔美国学者那样)。其实,要真正理解这种批评,我们必须回到美国社会的现场。对政府的方方面面进行责备和抱怨,而不是对自己的政府取得的一些成果夸夸其谈,这恰恰是民主-法治社会的本性使然。因为,民主-法治社会的首要特征,就是国民监督政府及其人员。如果包括学者在内的国民为政府大唱颂歌,那是倒是非民主-法治社会的性格。在有些国家,对政府持批评态度的知识分子往往被视为"右派",而在欧美国家的此类知识分子却被视为"左派"。其中的奥秘,显然皆出于他们身在其中的社会制度的本质特征。

  

   其实,弗里德曼教授对市场经济环境中法治社会的认可从来没有动摇过。他执着地认为,不论这个世界走向何方,一个清楚稳固的事实是:法律和法的运用将一直存在。在社会的每一面,不论高级或低级,所有的冲突、争执、妥协、和解、变动,所有的现代社会都是受法律所驾驭的。即使像日本这种声称自己是个例外的国度,其实也是如此。不管其中存有什么差异,所有的现代国家都是透过法律来管理其社会--所有非规范方式得让位给规范方式,--所有的习惯被法律所替代,--陈旧传统的观念会逐渐消融。我们将看到的结果,将是一个法治的社会。

  

   整个法律史之迷,或许最难解的就是如何把众说纷纭的言说与实际生活中的法律事实加以有效隔离和区分。因为,在任何一个国家里,官方所推崇的法律神话、媒体中夺人耳目的法律故事与真实生活中的法律实施,从来都不是完全一致的。

  

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如何尽力避免主观偏见并且冷静客观地对社会现象做出判断,绝非易事,有时甚至需要力排众议的勇气。例如,近二十年来,美国律师的数量增长惊人,律师的形象变得极为负面。如果一个历史学家想迎合大众的通俗看法,似乎易如反掌。然而,弗里德曼教授却极为冷静地得出了自己的结论。他在本书中写到:"许多人,甚至经济学家,都认为律师是吸血鬼,是伤害经济的趁火打劫者。律师确实不是天使,但是反对他们的一般案例,大多没有得到真凭实据。有些律师的确提起过无根据的诉讼,有些律师欺骗过他们的委托人,也有些以挑起纠纷为生。然而究竟有多少人这么做了,则是另一个问题。事实上,也很难说,到底诉讼的麻烦是否伤害了经济。当然,我们可以径直用金钱来衡量一场诉讼的代价。麻烦在于,律师提起诉讼带来的好处,是很难用金钱来换算的。如果一家大公司打输了一场性别歧视的诉讼,我们可以合计一下罚金和律师费等等,但是我们如何如赋予这一官司胜诉所得到的价值呢?律师惊人的数量及他们衣食无忧的事实(有些律师可以挣到数百万美金)--意味着他们在发挥着某些功能;没有一个社会可以忍受百万只无用的吸血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36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