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祥京:抗战中的敢死队队长

——不一般的老兵:李治安

更新时间:2016-10-31 18:04:57
作者: 谢祥京  

  

   重忆当年抗日人,细观遗物似家珍。

   战刀铭记寒光闪,盈泪讴歌淞沪魂。

  

   我是一个乡村兽医,我的启蒙师傅李治安也是一个兽医,但鲜为人知的他还是一位顶天立地、血气方刚的抗战英雄--淞沪抗战中的敢死队长。

  

   冲锋上前,谁有敢死队的勇士那么威猛?起了血誓的汉子就没有想到要活着回来!然而,天意要他继续战斗,把侵略者驱走为止!

   1932年1月28日,日寇悍然出兵进犯上海闸北。当时驻防淞沪地区的爱国将领,十九路军总指挥蒋光鼐、军长蔡廷锴率全军将士奋战抗击敌人,爆发了震惊中外的“淞沪抗战”。

  

   敌军司令盐泽幸一狂妄叫嚣:“一旦发生战斗,4小时即可了事。”然而战事第一周,日军向闸北防地的数次进攻都被击退,还被我军截获战车3辆。进攻江湾的敌军一个联队(团)也被包围歼灭。盐泽幸一被免了职。

  

   在1932年的“一二八”淞沪抗战中,黄埔六期毕业的李治安,自告奋勇的担任了第十九路军的敢死队队长,坚守江湾阵地。

  

   刺刀见红,血肉飞溅!一场场血战下来,168位敢死队员仅剩40余人。李治安身负重伤昏迷过去,后备队员救下了他。

  

   这些为中华民族拼死而战的壮士,才是我们最可爱的人!

  

   英雄们的事迹必永载中华民族的光荣史册!

  

   历史不容虚无!

  

   中国的男人,需要的就是血性与正义!更何况军人?

  

   李治安就是一位顶天立地、有血性的中国军人。

  

   何香凝在《赠敬爱的伤兵》中写道:

   “君流血,我流泪,锦绣江山被人取。增你勇气,快到沙场去,恢复我们土地。好男儿,救国不怕死。死!留名于万世。”

   她号召全体官兵浴血奋战,抵御日寇的侵略。

  

   1933年4月10日,何香凝还在《大中国周报》上发表了一首题为《勇哉好男儿》的五言诗:

   勇哉好男儿!不怕沙场死。

   忍痛与吞声,为图雪国耻。

   民族不独立,流血不休止。

   眼看国将亡,抚创痛洒泪。

   伤好去冲锋,夺回我失地。

   与其忍辱生,母宁报国死!

  

*敢死队队员出发前列队


   我父亲对我说过,李治安叔叔有个性啊,那个正义感真了不起!父亲还举了一个例子,那是在1967年的一个秋天。有一次,李治安接到通知,要他去参事室开什么鸡巴“斗私批修”的会议,他虽早早赶去,但三楼会议室却冷冷清清,询问一年轻职工:同志,请问今天会议改在哪里开啊?那小青年气势汹汹地回答:你这国民党的残渣余孽,谁是你的同志啊?李治安一听此言,火冒三丈,怒发冲冠。他左手一把揪住这个小青年的衣领,往上一提,大喝一声:小杂种,老子称你同志是对你客气,你再说一句残渣余孽试试?我不把你从这窗口丢下去,誓不为人!当年打日本强盗,老子就是敢死队队长,对付你小东西,一只手足矣。

  

   小青年一看老头子动真格了,脸色吓得惨白,连忙告饶:不敢了,不敢了,你放了我吧。

  

   这时,支左的军代表走了过来,问清情况之后,也教训了这个小青年,告诉他,李老是起义将领,对革命有功,是爱国人士,是毛主席要团结的对像。

  

   一场口角危机,就这样化解了。

  

   湖南省参事室这个特殊的单位,曾经的将军,至少也有一百多位,像李治安这样有血性的军人,真还不多。这一次口角,有惊无险,总算李将军为抗战将领们争了一口气。

  

   父亲告诉我,毛伟人发动的这场“运动”已进入中期,斗争的大方向主要指向党内的走资派。最高指示表明:“斗争的大方向是指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于是,对党外人士,尤其是对“爱国人士”也就网开一面了,只要你们夹起尾巴就行!

  

   李治安,原名李振森,1908年9月出生,湖南省宁远县人。祖父通览诗书,父亲教书为业。李治安系黄埔军校第六期炮科毕业。自北伐开始,李由见习排长升至连长、营长、团长、师长、副军长,授陆军少将。抗战胜利后曾任长沙警备司令部少将副司令,1948年6月参加中国民主同盟,1949年10月任湘南行署保安第2军副军长,参加了湘南起义。

   我们通常所说的“八年抗战”,那是从日军1937年全面侵华算起,其实从1931年以来,上海的民众经历了长达14年的抗战。

  

   1932年1月28日晚,驻沪日军悍然进攻闸北。中国军民奋起抗击36天,迫使日军四次易帅,损兵不少,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在上海滩上,一边是日本鬼子残留下的航空炮弹、迫击炮,一边是中正式步枪、铁锹、榔头、大刀,尽管武器装备悬殊,却未能打垮上海人民气壮山河的斗志。

  

   面对日军的侵略,驻守上海的十九路军首先反击。在总指挥蒋光鼐、军长蔡廷锴的率领下,坚决抗敌。当时正是大冷天,但十九路军的三万官兵在条件艰难的情况下,不少人脱掉上衣,挥舞大刀,和日本鬼子展开了肉搏战。

  

   随后,上海市民自发组织敢死队、情报队、救护队、担架队、通信队、运输队和募捐队,万众一心,支援抗战。看到这些,身为连长的李治安深深地为上海民众感到骄傲。他强烈要求团长成立敢死队,并自告奋勇担当队长。团长急电师部,师长批准他们在众多的报名者中挑选了168名士兵,成立了敢死队,同时批准连长李治安为队长。

  

   敢死队驻守江湾,他们冒着敌人的炮火,带头拼杀,阻止日寇登陆。

  

   2月20日至22日,日军全线进攻江湾,被中国军队击毙212人,打伤611人,战场上血糊血海,血肉模糊,悲惨壮烈!这一仗,打出了中国军人的威风,大灭了日本侵略者的锐气。

  

   江湾一战,全国传为美谈,李治安受到各级长官的嘉许。

  

   宋美龄亲自带队劳军时,特别看望了李治安,要李安心养伤,问壮士有什么要求?李治安回答:还想读读书。后来,李治安被推荐进了中央大学深造。

  

   “宁碎头颅,还我河山”,就是中国军民的抗战精神!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一二八”事变是指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为了支援和配合其对中国东北的侵略、掩护其在东北建立伪满洲国的丑剧,自导自演在上海挑衅引发的冲突,时间长达一个多月。日本海军陆战队在1932年1月28日夜对上海当地中国驻军第十九路军发起攻击,十九路军随即起而应战。

  

   谁说国民政府不抵抗?那才是历史虚无主义!

  

   史实是,中国方面:

  

   1932年1月29日蒋介石复出任国民政府军委会委员(任委员长在3月6日),同日蒋制定对日应对原则为:“一面预备交涉,一面积极抵抗”,这是国民政府在一二八淞沪抗战时期的应对总方针。

  

   1月30日,国民政府发布《迁都洛阳宣言》,表示绝不屈服。

  

   2月1日,蒋介石命令中国空军参战。

  

   2月4日,军委会划分全国为4个防卫区,同时令川、湘、赣、黔、鄂、陕、豫各省出兵做总预备队。

  

   2月8日,蒋介石批示何应钦调炮兵一个营增援十九路军。

  

   2月14日,蒋介石命令将第88、87师、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编为第五军,任命张治中为军长调归十九路军指挥参战。

  

   为补充十九路军伤亡减员,蒋介石先后命令自上官云相、梁冠英、刘峙等处,运徒手兵2000名以补充十九路军,并为十九路军和第五军补充大批武器弹药。

  

   此后蒋介石先后调动国军卫立煌第14军(辖第10师、第83师两师)、第1师、第9师、第47师及陈诚第18军(当时下辖第11师、第14师、第52师共三个师)、独立第36旅等部队支援上海十九路军(但因交通和赣州战役等原因,以上数个师大都未能在停战前抵达上海附近的指定地点参战)。

  

   十九路军和第五军并肩作战,取得了诸如庙行大捷等胜利,给予日军一定打击。但3月1日,日军援军在我军防备薄弱的浏河一带登陆,形势逆转,我军被迫撤退到第二线防守。

  

   3月3日,日军在英、美、法等国“调停”下,宣布停战。

  

   战争期间,国民政府吸取九一八事变期间不与日本直接交涉专依国联的教训,在“一面积极抵抗”之际,也“一面交涉”,与日本进行谈判。

  

   5月5日,南京政府代表郭泰祺与日本特命全权公使重光葵分别代表中日双方签订了《淞沪停战协定》。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92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