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冠夫:唐传奇丛考

更新时间:2016-10-25 16:08:37
作者: 林冠夫  

   【内容提要】 《聂隐娘》和《虬髯客传》皆是唐传奇中脍炙人口的佳作,但是关于《聂隐娘》的作者以及《虬髯客传》的本事的考证均存在若干值得商榷的地方。文章在详细分析考证的基础上,对学界关于《聂隐娘》的作者的几种论断作了否定,指出《聂隐娘》的作者实另有其人。同时还指出《虬髯客传》应是附会隋朝人李百药的事迹而作,而不是李靖。

   【关 键 词】唐传奇/《聂隐娘》/作者/《虬髯客传》/李靖/李百药

  

  《聂隐娘》作者考

   《聂隐娘》是读者较为熟悉的唐代传奇小说。小说的主角女侠聂隐娘,隐身遁形、刺鹰隼、决虎豹,种种作为,且不说对后世武侠小说在写法上产生何种影响,甚至小说中一个次要人物的名字——“妙手空空儿”,至今在人们生活中仍还作为熟语使用。可是,这篇小说的作者是谁,却留下疑问。

   60年代之初,我曾因写论文《裴铏及其〈传奇〉》的需要,将散见于几部类书中的《传奇》散篇辑出,成一部辑佚稿。辑稿的各篇,除校注外,又都有近似于“解题”的简要说明。辑稿交给某出版社,因为稿本不足十万字,社方考虑的是市场需要,建议再稿一本内容近似的,我又辑了本《潇湘录》。后来,出版社多次搬家,主管和编辑又几经变动,那部在尘封中的《传奇》辑稿,大概被作为废纸处理掉,可谓无疾而终。

   这部《传奇》辑稿中,虽然也列入《聂隐娘》,但却仅仅作为“附录”,以示区别。因为,通行的说法为裴铏作,然而,据我所接触的资料看,说是裴铏作疑点很多。《聂隐娘》的作者,历来就不确定。以往编录小说的各种书籍,凡入编这篇小说的,作者署名十分杂乱,归结起来共是四说:

   其一,郑文宝说。《古今说海》([明]陆楫编)“说渊部别传家”类,收有《聂隐娘》,作者署:“唐郑文宝”。《旧小说》(吴曾祺辑,民国二十四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从之。以上几种书,为什么《聂隐娘》作者署郑文宝,都没有说明任何来由。而且,今人也已经无从看到此说的来由。

   不过,无论来由如何,此说很难成立。从郑文宝个人状况看,可以肯定那是讹传。其理由是:郑文宝生于五代后周广顺三年(公元953年),为由南唐入宋人物。而《太平广记》的编纂,开始于宋太宗太平兴国二年(公元977年),次年告蒇。这时的郑文宝,才是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按《太平广记》的编辑体例,他的著作还赶不上入编。据记载,当时也是由南唐入宋的徐铉,希望这部大型类书能入编他的《稽神录》,曾托人向主编李昉表示这一意向。可是,李昉以此书不收时人之作的理由谢绝。虽然这只是应付徐铉的话,也不是郑文宝的事,但却说明一点,《太平广记》不入编时人作品是明确的。而且,论年资,郑文宝远逊于徐铉,《太平广记》不收他的著作,是确定无疑的了。就此书今天流传本的篇目看,入编的,虽然也有宋初人的作品,但都不是时人如徐铉郑文宝等之作。今《太平广记》收有《聂隐娘》,遂从侧面证明,这篇小说的作者,不可能是《太平广记》编纂时在世的郑文宝。

   其二,段成式说。《无一是斋丛钞》(清,辑者佚名)收《聂隐娘》,作者署段成式。段成式是晚唐诗人,与李商隐、温庭筠齐名,时称三十六体(三人的兄弟辈大排行都是第十六)。他也写过不少笔记小说,有小说集《酉阳杂俎》。后来有人编了本《剑侠传》,收剑侠小说数篇,其中有《聂隐娘》,编者嫁名段成式。中国古代,编与撰二字往往混用,编者也书写为“某某撰”。此后,人们再于《剑侠传》选取篇目另编他书时,即一概署名段成式。此为《聂隐娘》作者讹传成段成式的缘由。故,是说也是讹传的结果,同样是不可信的。此外,《绿窗女史》(明秦淮寓客辑)也收有《聂隐娘》,作者署名,因版本不同而有异,有署段成式,也有署郑文宝。其不足信已如前述。

   其三,裴铏说。近年来此说十分流行。可能是由于最初汪辟疆编的《唐人小说》,选此篇,署名裴铏。鲁迅的《唐宋传奇集》未收,汪编是影响很大的唐代传奇选本,各篇的作者署名,为大多数人所接受。于是,新出版的各种文言小说选本,凡入编《聂隐娘》的,作者一概署名裴铏。此外,学人论著凡述及这篇小说时,亦大都以确定无疑的口气,说裴铏的《聂隐娘》如何如何。似乎,《聂隐娘》的作者为裴铏,已成定论。

   其实,说这篇小说是裴铏之作,依然是有疑问的。此说的根据是李昉《太平广记》(卷三二六)收这篇小说,篇末注其出处,曰:“出传奇”。《传奇》是晚唐小说家裴铏的小说集,这就是近人大多认定《聂隐娘》作者是裴铏的来由。但却是唯一的孤证。

   由于《太平广记》中《聂隐娘》篇末的“出传奇”一语,大得近人信从。因这个特殊原由,故在这里有必要多用一点笔墨,考察裴铏及其小说集《传奇》的一般状况。

   裴铏为人们熟知的唐末小说名家,他的小说集中,颇有几篇佳作,而且亦有武侠题材的《昆仑奴》等。惜《传奇》原本已佚。惟其中若干篇,分散入编于《太平广记》《类说》诸大型类书中。今人只能就这些类书见到各篇,约略测知《传奇》的概貌。《传奇》各篇的作者,本身问题也是十分复杂,有的别署作者,亦有他作杂入,《聂隐娘》即他人之作,说另详下文。前些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出过一个《传奇》辑佚本,辑者下过功夫,找回几篇误传为他人之作的裴作,但《聂隐娘》也未作区别。

   今人系《聂隐娘》作者为裴铏,依据的是《太平广记》篇末注。而《太平广记》作为一部大型类书,对保存中国宋代之前的文言小说,其资料价值,为世人所公认。可是,此书各篇的作者署名,却不能说是绝对可靠的。这里仅举卷一百五十二《郑德璘》为例,此文的篇末注为“出德璘传”。而《郑德璘》原为裴铏《传奇》中的一篇,这条注中透露,入编《太平广记》的各篇,所据并非《传奇》原本。此外,亦还不排斥其他环节致讹的可能。虽然这只是一般而论,但却由此说明,《太平广记》各篇的作者署名,是很复杂的,更不能说就是铁证,仍有可另作探究的馀地。

   既然,说《聂隐娘》是《传奇》中的一篇,那么,将《聂隐娘》与《传奇》中凡可确定为裴铏之作的各篇联系起来考察,无疑是必要的。一经联系,至少可以发现如下的疑点。

   可疑者一:风格特点独异。

   裴铏《传奇》各篇:有一个明显的风格特点,或者说,唐传奇中他有一种独有的写法。这就是他写女子,都有一段外貌描写。如果是一般的写人物外貌,别的作家也有的。裴铏却有他独特的写法,很值得注意,这就是:他每写女子,总是设置一个特殊的环境背景,以突出人物的风神姿态,相当于戏曲舞台上的角色“亮相”,或影视中的“特写”镜头,故人物形象都十分鲜明。

   今举最显著的《裴航》为例:书生裴航进京赴考,路过蓝桥驿时,因渴向道旁一家求浆。小说女主角云英,从帘下递出一碗浆来。裴航只看见那持碗的手莹白如玉,按捺不住一睹她的面貌风采,蓦地掀起帘来。于是,云英在那莽撞的猝然举措下,美丽外貌和娇羞神态,悉落裴航眼中。此外还有《昆仑奴》中的红绡女,赴约的崔生于户外看窗内红绡女的风姿神态。《郑德璘》中的韦氏女,于船窗垂钓,郑生隔窗窥其美艳,《孙恪》中的袁氏,《张无颇》中的广利王女,《文箫》中的吴彩鸾,《封陟》中的仙女,等等,无不如此。实际上,这是借作品中人物的目光所及,以凸显女性主角的神情风姿,是裴铏独有的笔墨运用方法。

   如果仅某单篇有此一例,也许是出于偶然。可是,检视《传奇》中的所有女子形象,都用这般写法,因此,可以说那是裴铏描写人物的惯常手法。而今,唯独于《聂隐娘》中见不到这种笔法。而这篇小说非三言两语的短制,论篇幅,足可与《昆仑奴》《郑德璘》《裴航》等相埒,小说故事情节亦甚曲折。小说女主角聂隐娘为青年女子,照裴铏写女性人物的习用作法,当亦有一段特殊背景凸显她的姿态风神,而今此篇连一般外貌描写都不着一字。为什么《聂隐娘》有舛裴铏一向描写女子形象的笔法,这一例外,不能不引人怀疑,这篇小说不可能是出于裴铏之手。

   可疑者二,地域独异。

   《聂隐娘》故事的地域背景,与《传奇》各篇不符。裴铏小说的地域背景很集中,可归于如下几处:

   长安洛阳:

   《昆仑奴》《裴航》《孙恪》《薛昭》《封陟》《萧旷》《卢涵》《宁茵》《王居贞》,此外,还有长安附近的《韦自东》(太白山),《江叟》(河南阌乡)。

   五原:

   《曾季衡》《赵合》。

   湘汉:

   《郑德璘》《樊夫人》《元柳二公》《陶尹》《高昱》《马拯》《文箫》(钟陵),《周邯》(自蜀中至江陵)。

   广州附近:

   《崔炜》《张无颇》《陈鸾凤》《金刚仙》《蒋武》。

   蜀中:

   《许栖岩》《周邯》。

   建业及附近的维扬:

   《颜浚》《邓甲》。

   从这个粗略统计看,《传奇》各篇故事的地域,集中于上述五六处。考之裴铏生平经历,这几处都是他生活活动过的地方。长安和洛阳,为唐代的首都和东都,当时由科举入仕的人,来往于两京之间及附近各处,是十分正常的。裴铏最初入仕,在静海节度使高骈幕府,为掌书记,静海节度使任所在广州。后来官至御史大夫。据计有功《唐诗纪事》载:“乾符五年,以御史大夫为成都节度副使。”活动地为蜀中。

   从这些最简单的资料看,长安洛阳,广州,蜀中等处,都与他生平活动有直接关系。其馀几处,如湘汉地区和建业附近,虽然看不到裴铏在这几处有生活活动过的记载,但小说以此为背景,都不是单独出现,与他的生活活动有关,也是可以肯定的。裴铏《传奇》中的各篇,地域如此集中,是可以得到说明的。而《聂隐娘》的故事,发生于魏博陈许间,不仅地域与裴铏生平活动没有任何联系,而且仅此一篇,显得独异。可见,小说故事所发生的地域,《聂隐娘》同样与裴铏之作归不到一块。

   可疑者三,行文构篇不类。

   《传奇》中的绝大多数篇目,是从年代到人名开始,然后进入叙述。如《孙恪》:“广德中,有孙恪秀才者,因下第,游于洛中。”《昆仑奴》:“大历中,有崔生者,其父为显僚,与盖代之勋臣一品者熟”。《崔炜》:“贞元中,有崔炜者,故监察向之子也。”《郑德璘》:“贞元中,湘潭尉郑德璘,家居长沙,有表亲居江夏,每岁往省焉。”《韦自东》:“贞元中,有韦自东者,义烈之士也。”《陈鸾凤》:“元和中,有陈鸾凤者,海康人也。”《张无颇》,“长庆中,进士张无颇,居南康,将赴举。”《封陟》:“宝历中,有封陟孝廉者,居于少室。”等等,举不胜举。可以确定为出于《传奇》的,约二十馀篇。几乎都是这种先年代,后人名,再进入叙事的结构,用法十分频繁。而《聂隐娘》的开头:“聂隐娘者,唐贞元中魏博大将聂锋女也。”这是史传文学格局。虽然这种笔法于唐传奇中亦颇常见,而《传奇》中也偶有用过,但那都是摘要,可能经后人动过,而《聂隐娘》很完整,与裴铏的习惯笔法显得格格不入。

此外,尚须一提的大型类书《类说》,编者曾慥,两宋之交人,此书的编辑体例虽然较为特殊,对入编之作删节过多,有的甚至只有一则摘要式转述,但成书时代较早,入编各书包括何种篇目,却提供了可资参考的资料。今流传本的《类说》(卷三十二),收有《传奇》,未署作者名,包括小说二十二篇,比较全。《类说》成书于南宋高宗绍兴中,收小说的分量较重。如果《聂隐娘》在南宋初年存在于《传奇》中,编定《类说》时,此篇当亦见于是书的《传奇》卷,今却无此篇,而另见于《渔樵闲话》。《渔樵闲话》各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852.html
文章来源:《华侨大学学报:哲社版》(泉州)2003年02期第114~12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