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菁:唐传奇文《炀帝开河记》研究

更新时间:2016-10-25 16:04:24
作者: 李菁  
第2457页;《孟子注疏》卷第一上《梁惠王章句上》,第2666页。

   (31)《炀帝开河记》又题“开河记”,下文统作《开河记》。各处所引原文,均录自(元)陶宗仪辑,张宗祥重校《说郛》原本卷四十四,上海商务印书馆1927年排印本,不另一一出注。

   (32)持唐末人说者以李剑国为代表,其《唐五代志怪传奇叙录》第四卷“隋炀帝海山记二卷”下有详考,可参(南开大学出版社,1993年,第895至896页)。其《〈大业拾遗记〉等五篇传奇写作时代的再讨论》一文又重申了这一观点,再论“《开河记》等三记出于唐末僖、昭、哀这三十多年间”(《文学遗产》2009年第1期)。持宋人说者以鲁迅为代表,详参其《中国小说史略》第十一篇《宋之志怪及传奇文》(《鲁迅全集》第九卷,第109至111页)。

   (33)李剑国认为《大业拾遗记》乃唐宣宗大中年间无名氏所作(《唐五代志怪传奇叙录》,第559至560页)。

   (34)当然,唐代笔记或传奇中描写此类异事者多有,如《隋唐嘉话》卷下将军王果经峡口所得墓铭之刻字与《开河记》中麻叔谋掘墓所得铭上刻字颇为相似,如出一辙。又传奇文《韦安道》中,后土夫人请武后与韦安道钱五百万及五品官,韦安道返人世后,武后果然授其魏王府长史,赐钱如数。后土夫人虽为土地神祇而非古墓中人,但《韦安道》这一阴注阳受的写法与《开河记》同样并无二致。

   (35)据(南北朝)郦道元《水经注》卷二十三《汳水注》、《获水注》,汳水东迳雍丘县故城北,迳外黄县南,又东迳济阳考城县故城南,为菑获渠;又东迳梁国睢阳县故城北,又东至梁郡蒙县,称获水;东南流迳于蒙泽,又东迳虞县故城北,又东南迳空桐泽北,东南迳下邑县故城北,又东迳砀县故城北,又东过萧县南,又东至彭城县北,东入于泗水。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新一版,第1234至1252页。

   (36)唐代两说并存:《隋书》卷三《炀帝纪上》载:“辛亥,……开通济渠,自西苑引谷、洛水达于河,自板渚引河通于淮。”杜宝《大业杂记》亦云:“发河南道诸州郡兵夫五十馀万,开通津渠,自河起荥泽入淮,千余里。”而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卷五“河南府河阴县汴渠”条却记曰:“隋炀帝大业元年更令开导,名通济渠。……又从大梁之东引汴水入于泗,达于淮。”今学界仍二说并存,另有学者认为先入泗再入淮的是隋朝以前的运河路线,而通济渠则是由黄河直接流入淮河的。

   (37)如晚唐诗人李敬方《汴河直进船》就径言运河的通航之利与生人之功:“汴水通淮利最多,生人为害亦相和。东南四十三州地,取尽脂膏是此河。”(《全唐诗》卷508)比李敬方年代稍晚的许棠《汴河十二韵》更具识见:“昔年开汴水,元应别有由。或兼通楚塞,宁独为扬州?”(《全唐诗》卷604)这实际上已经在翻开河为游扬州的旧案了。皮日休《汴河怀古》之二紧承其后,高唱着“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全唐诗》卷615),直将炀帝开河共禹论功,把对这一史事的称扬推向至高,写下了开河评说史上最为公正也最富史识的一笔。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851.html
文章来源:《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2期第32~38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