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素昭 张玉春:唐初八史与唐传奇的兴起

更新时间:2016-10-25 15:54:06
作者: 史素昭   张玉春  

   【内容提要】 唐传奇兴起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唐初八史对它的影响很少为学术界所关注。唐初八史浓郁的小说色彩对唐传奇的产生有一定影响;唐初八史叙事文字以散体为主直接为传奇作者取法;而唐初八史历史叙事与小说叙事二者兼容的叙事模式,为唐代小说叙事的兴起和发展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唐传奇叙事强调虚实结合就是这种作用的直接结果。

   【关 键 词】唐初八史/唐传奇/古代文学

  

   唐初八史具有浓郁的小说色彩,以《南•北史》、《晋书》最为典型。赵翼在《廿二史札记•晋书所记怪异》条说:“采异闻入史传,惟《晋书》及《南》、《北史》最多。”李延寿在《北史•序传》中曾提到他撰《南•北史》的意图是“鸠集遗逸,以广异闻”,其取材特别注意“易为湮落”的“小说短书”,而当时很大一部分“小说短书”均为六朝志怪和杂史。史传中载入志怪一般都被认为有小说色彩。清人冯镇峦在《读聊斋杂说》中说:“千古文字之妙,无过《左传》,最喜叙怪异事,予尝以之作小说看。”所以朱熹说:“(《南•北史》)除司马公《通鉴》所取,其余只是一部好看的小说。”[1]486《晋书》亦是如此。《史通•杂说上》云:“昔读《太史公书》,每怪其所采,多是《周书》、《国语》、《世本》、《战国策》之流。近见皇家所撰《晋书》,其所采亦多是短部小书,省功易阅者,若《语林》、《世说》、《搜神记》、《幽明录》之类是也。”因此,《晋书》也被王世贞称为“稗官小说”[2]。

  

   一、唐初八史的小说色彩对唐传奇的产生有一定影响

   唐初八史,至少是《南•北史》、《晋书》、《隋书》,在唐代已经流行。赵翼在《廿二史札记•八朝史自宋始行》条说:“(唐修)各正史在有唐一代,并未行世。盖卷帙繁多,唐时尚未有镂板之法,必须抄录,自非有大力者不能备之。惟《南•北史》卷帙稍简,抄写易成,故天下多有其书。世人所见八朝事迹,惟恃此耳。”杜佑《通典》提及唐代举业生徒的必修史书说:“其史书《史记》为一史,《汉书》为一史,《后汉书》并刘昭所注志为一史,《三国志》为一史,《晋书》为一史,李延寿《南史》为一史,《北史》为一史,习《南史》者兼通宋齐志,习《北史》者通后魏隋书志。”[3]98

   在古代,小说的最大功能是可资谈助。《汉书•艺文志》说:“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之所造也。”《隋书•经籍志》的表述与《汉志》大致相同:“小说者,街说巷语之说也。”所以鲁迅说:“其所著录,《燕丹子》而外无晋以前书,别益以记谈笑应对,叙艺术器物游乐者,而所论列则仍袭《汉书•艺文志》。”[4]3《史通•杂述》所说“街谈巷议,时有可观”,《文史通义•诗话》所说“小说出于稗官,委巷传闻琐屑”,亦是此意。如果从史学的角度看《晋书》等唐初八史,它们并非良史;但从文学尤其是小说的角度看,它们就大大的可资谈助了。正如钱钟书所说:“《晋书》出于官修,多采小说;《南史》、《北史》为一家之言,于南、北朝断代诸《书》所补益者,亦每属没正经、无关系之闲事琐语,其有乖史法在此,而词人之喜渔猎李延寿二《史》,又缘于此。”[5]723余嘉锡亦说:“盖唐修《晋书》,惟以臧荣绪一家为主,并取琐言、杂记,所载隽语异事,散入其中,求足以供名士之清谈,备文章之渔猎而已。其臧书所不收,则杂采郡国之书、释老之传,以附益之。盖利其为短部小书,省功易阅耳。”[6]138可见,《晋书》等具备了小说的最大功能:可资谈助;而“词人之喜渔猎李延寿二《史》”,“供名士之清谈,备文章之渔猎”正是此意;可资谈助促进了唐初八史的流传,增加了人们对小说的兴趣,传奇作者效仿它们创作一些可资谈助的小说,当是没有疑义的。

   在唐传奇接受《史记》等史传文学影响的过程中,唐初八史是中介。章培恒的《中国文学史》说:“唐代小说与史传文学也有关系,司马迁《史记》的传记体裁,为后代记人叙事提供了范例,《史记》刻画人物的多种方法,也给唐人小说在人物描写上许多启示。”唐代重视史学,修史成风,史学发展到唐代达到了鼎盛时期;而且,很多小说作家是史官出身,比如韩愈、沈既济便被当时人誉为有“良史才”,正如李肇《国史补》所说:“沈既济撰《枕中记》,庄生寓言之类:韩愈撰《毛颖传》,其文尤高,不下史迁。二篇真良史才也。”程国赋先生说:“在重史的文化氛围笼罩下,唐五代小说作家也自觉不自觉地以自己的创作向史学看齐,接受史官文化的影响,将史书撰写的标准、要求融入小说创作之中。”[7]138因此,宋人赵彦卫《云麓漫钞》说唐传奇“盖此等文备众体,可见史才、诗笔、议论”。有的小说甚至被等同于史传作品,《太平广记》卷492《灵应传》曾将《柳毅传》看作“史传”:“史传具存,固非谬也。”

   在唐传奇接受六朝小说熏陶的过程中,唐初八史起了促进的作用。胡应麟说:“变异之谈,盛于六朝,然多是传录舛讹,未必尽幻设语,至唐人乃作意好奇,假小说以寄笔端。”[4]58鲁迅说:“传奇者流,源盖出于志怪,然施之藻绘,扩其波澜,故所成就乃特异。”[4]58前文已述,六朝志人志怪小说是唐初八史取材的主要来源之一。《晋书》等史乘中的一些志怪描写,把它们独立出来,也就是小说。如《干宝传》:

   宝父先有所宠侍婢,母甚妒忌,及父亡,母乃生推婢于墓中。宝兄弟年小,不之审也。后十余年,母丧,开墓,而婢伏棺如生,载还,经日乃苏。言其父常取饮食与之,恩情如生,在家中吉凶辄语之,考校悉验,地中亦不觉为恶。继而嫁之,生子。又宝兄尝病气绝,积日不冷,后遂悟,云见天地间鬼神事,如梦觉,不自知死。

   孔子称小说为“小道”(《汉书•艺文志》),班固说小说“如或一言可采,此亦芻荛狂夫之议也”(《汉书•艺文志》),小说的地位是很低的。《晋书》等史书以小说入史,使小说在史学的卵翼下得以潜在地成长起来,为小说的破壳而出作了充分的准备;小说也从始终不能入流的卑下地位进入了“史”的国度,这在尊经重史的中国传统文化里,小说终于摆脱“小道”的束缚,获得了发展壮大的可能。李延寿在《北史•序传》中说:

   而小说短书,易为湮落,脱或残灭,求勘无所。一则王道得丧,朝市贸迁,日失其真,晦明安取。二则至人高迹,达士弘规,因此无闻,可为伤叹。三则败俗巨蠹,滔天桀恶,书法不记,孰为劝奖。

   在这里,李延寿在理论上和修史实践中都已自觉地将小说纳入“史”的范畴,对小说是何等地重视!唐人小说观念的改变,唐初八史的流传,促进了唐传奇对六朝小说的接受和发展,加速了唐传奇的兴起和繁荣。

   唐初史家对诡谬碎事的喜好于唐传奇的创作也有很大的推动作用。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说:“中国本信巫,秦汉以来,神仙之说盛行,汉末又大畅巫风,而鬼道愈炽;会小乘佛教亦入中土,渐见流传。凡此,皆张皇鬼神,称道灵异,故自晋迄隋,特多鬼神志怪之书。”[4]32唐初史家受六朝“张皇鬼神,称道灵异”余风的影响,“好采诡谬碎事以广异闻”(《旧唐书•房玄龄传》);而唐代重视史学,史官地位也很高,唐初史家的喜好对当时的士人必然产生较大的影响。根据文献和唐传奇的记载,唐代的士人们极喜聚谈奇闻轶事,应与此有关。我们来看唐传奇中提到的故事来源和写作缘起:

   建中二年(781),既济自左拾遗于金吴……浮颖涉淮,方舟沿流,昼宴夜话,各征其异说。众君子闻任氏之事,共深叹骇,因请既济传之,以志异云。(沈既济《任氏传》)

   元和六年(811)夏五月,江淮从事李公佐使至京,回次汉南,与渤海高钺、天水赵赞、河南宇文鼎会于传舍。宵话征异,各尽见闻。钺具道其事,公佐为之传。(李公佐《庐江冯媪传》)

   可见,不少唐代小说是文士们“征异话奇”的产物;他们在“宵话奇言”之后,就录而传之,这是唐人小说产生的基本模式;后人称之为“传奇”,是有所依据的;而文士们“征异话奇”的风尚,不排除唐初史家“好采诡谬碎事”的影响。

  

   二、唐初八史叙事文字以散体为主为传奇作者取法

   唐初八史叙事文字的散体形式对唐传奇有间接影响。陈寅恪说,唐传奇“起于贞元元和之世,与古文运动实同一时,而其时最佳小说之作者实亦即古文运动中之中坚人物是也”,“古文运动之兴起,乃其时古文家以古文试作小说而成功之所致,而古文乃最宜于作小说者也”(《元白诗笺证稿》第一章);郑振铎也曾谈到唐传奇的兴起:“古文运动‘与有大力焉’”,“‘传奇文’的运动,我们自当视为古文运动的一个别支”(《插图本中国文学史》第29章)。陈、郑二位前辈都认为传奇文运动是古文运动的一个别支。程毅中先生的《唐代小说史》不同意这个说法,他认为“唐代小说是在六朝志怪和史传文学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8]350。这话当然没错,不过,它只是从一个方面指出了小说演进、发展的源头。唐传奇兴起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古文运动对它的影响不容置疑。古文运动对文体的解放,使传奇作家能够充分利用其成功经验,自由地叙事抒情;韩、柳古文灵活多变,富有表现力,特别适合叙述多变事相和曲折情节,颇为元和、长庆以后的传奇作者取法;不少传奇作家,比如韩愈、柳宗元,本身就是享有盛名的古文大家,韩愈写过《毛颖传》、《石鼎联句诗序》,柳宗元写过《河间传》、《李赤传》,这些在构思和技巧上已近于传奇小说的作品均具有古文的笔法和风格。

   但是,唐初八史叙事文字以散体为主,实为古文运动的先声。唐初修撰前代八史,无异乎动员众多的史家和文士来从事散文的写作,对唐初仍然盛行的骈文是一种冲击,对古文运动的兴起不可能没有触动;《梁》、《陈》二书不单是叙事文字,甚至连史论都纯用散体。赵翼在《廿二史札记》卷九《古文自姚察始》条说:

   《梁书》虽全据国史,而行文则自出炉锤,直欲远追班、马。盖六朝争尚骈俪,即序事之文,亦多四字为句,罕有用散文单行者,《梁书》则多以古文行之。如《韦叡传》叙合肥等处之功,《昌义之传》叙钟离之战,《康绚传》叙淮堰之作,皆劲气锐笔,曲折明畅,一洗六朝芜冗之习。《南史》虽称简净,然不能增损一字也。至诸传论,亦皆以散文行之。魏郑公《梁书总论》犹用骈偶,此独卓然杰出于骈四俪六之上,则姚察父子为不可及也。世但知六朝之后古文自唐韩昌黎始,而岂知姚察父子已振于陈末唐初也哉!

   赵氏的评价是极有见地的。中国文学史的一般观点,都认为散文和古文的倡导与重振,以唐中叶和北宋为主,而由陈子昂开其滥觞。事实上,姚氏父子早在隋唐以前就开创了古文先河,在古代文学史上有不可忽视的地位。总之,唐初八史为古文运动的先声,古文运动又对小说家的创作起了推动和帮助的作用,这是唐初八史对唐传奇的间接影响。

   当然,唐初八史本身的散体形式对传奇的直接影响也不能排除。程国赋先生说:“从文体自身发展来看,唐五代小说不仅受史官文化的影响,也受六朝小说的熏陶;就横向关系而言,唐五代的其他文体,如诗歌、散文、民间文学等对小说的渗透与影响也是客观存在的。”[7]38这里所说的散文应该包括唐初八史的史传散文。我们且看《柳毅传》中写钱塘君听到侄女受辱,激愤难耐,化作原形冲天而去的一段:

   语未毕,而大声忽发,天坼地裂,宫殿摆簸,云烟沸涌。俄有赤龙长千馀尺,电目血舌,朱鳞火鬣,项掣金锁,锁牵玉柱,千雷万霆,激绕其身,霰雪雨雹,一时皆下,乃擘青天而飞去。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849.html
文章来源:《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年2期第113~116,120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