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杜威:第十九章 劳动和闲暇

更新时间:2016-10-24 08:54:16
作者: 杜威 (进入专栏)  
“群众”在政治上和经济上越来越解放,这一点已经在教育上表现出来;它已经导致了免费公立小学教育制度的发展。关于学习是少数天生能注定管理社会事务的人的专利的观念被打破了。但是,这个革命还没有成功。现在还有许多人认为,真正的文化修养或自由教育和工业的事务至少没有任何直接共同的东西,认为适合于群众的教育必须是一种有用的或实际的教育,而这种教育,把有用的和实际的教育与培养欣赏能力和解放思想对立起来。

   结果,我们实际的教育制度是一个前后矛盾的混合物。有些科目和方法被保存下来,因为假定这些科目和方法认可特殊的自由性质,而所谓自由,其主要内容实际上就是无用。这种情况主要表现在高等教育,即大学教育和预备升大学的教育。但是,这种现象已渗透到初等教育,基本上控制着初等教育的过程和目的。但是,在另一方面,对必须谋生的群众和经济活动在现代生活中的越来越大的作用已经作了一定的让步。这些让步表现在各专业、工程、手工训练和商业的专门学校和课程上,表现在职业教育和职前教育课程中以及读、写、算等小学课程的教学精神方面,形成了一种制度,“文化”科目和“实用”科目并存于一个缺乏有机结构的混合物之中,其中“文化”科目的主要目的不在于社会服务,“实用”科目不注重解放想象或思维能力。

   这种遗留下来的情况甚至同科目出现一种奇异的混合,一方面有对实用的让步,另一方面又保存了原来全部属于为闲暇作准备的遗迹。“实用”的因素表现在科目的动机方面,“自由”的因素表现在教学的方法方面。混合的结果也许比在两个原则之中纯粹坚持任何一个原则的结果更难令人满意。例如,学校前四五年的科目几乎全是阅读、拼法、书写和算术,通常的动机是,准确地读、写、算的能力是进一步学习所不可缺少的。这些科目被看作仅仅是从事可以获利的职业的工具,或以后继续学习的工具,视学生是否继续留校学习而定。这种态度反映在强调练习和实践,以便获得自动的技能。如果我们考查希腊的学校教育,就可以发现,从儿童早期开始,技能的获得尽可能列在审美的道德的意义的文学内容的次要地位。强调的东西是目前的教材,而不是获得供以后使用的工具。但是,这些科目和实际应用隔离开来,把它们降为纯粹的符号工具,代表了和实用脱离的自由训练的思想的残余。完全采取实用的思想,也许能使教学把各种科目和直接需要这些科目以及使这些科目立即有用的情境结合起来。课程中很难找到一个科目可以避免由于在这两个相反的理想中采取折衷办法所产生的不良后果。自然科学是根据实用的原则引起课程的,但是教学时却作为特殊的成就脱离应用。另一方面,音乐和文学在理论上是根据它的文化价值引进课程的,但在教学中却主要强调养成专门的技能。

   如果我们少用些折中的办法,少一些折中所造成的混乱,如果我们更审慎地分析文化和实用的各自的意义,我们就可能比较容易地制订一种课程,它应该同时既是有用的,又是自由的。只有迷信使我们相信这两个方面必然对立,即一个科目既是有用的,便是不自由的;一个科目因为无用,所以有文化修养的作用。我们一般可以发现,以实利为目的的教学牺牲想象的发展、审美能力的改进和理智见识的加深,这些当然具有文化修养的价值,所以不但有损于自由的教育,也在同样程度上限制了所学知识的用途。这并不是说所学的东西完全无法利用,而是只能应用在别人监督之下进行的常规性的活动。狭隘的技能在技能本身以外没有其他用处;任何技能如果能加深知识和完善判断,就容易在新的情境中被应用,并受个人的控制。有些活动在希腊人看来具有奴役的性质,并不完全因为这些活动具有社会和经济的效用,而是因为是直接和谋生有联系的活动,在希腊时代,既不是受过训练的智力的表现,也不是由于个人欣赏活动的意义而从事这些活动。只要从事农业和商业是一种因袭陈规的职业,只要从事这些职业不是为了提高农民和工人的智力,这些职业就没有文化修养的价值,但是仅仅在这个范围以内,才与自由相反。现在,理智的和社会的背景已经改变。在大多数有关经济的职业中,工业中的许多要素过去不过因袭习俗陈规,而现在却都来自科学研究。今天最主要的职业代表而且依靠应用数学、物理和化学。受经济生产的影响和影响消费的人类世界的领域无限地扩大了,地理上和政治上的考虑的范围也无限地扩大了。柏拉图贬低为实用的目的学习几何和算术,这是很自然的。因为事实上它们的实际用处是很少的,内容很浅,多数属于实利性质。但是随着它们的社会用途的增加和扩大,它们的自由的或“理智的”价值和它们的实用价值达到了同样的限度。

   我们所以不能完全认识和运用自由价值和实用价值的一致性,主要的原因无疑是由于进行工作的环境。机器的发明扩大了闲暇的时间,一个人就是在工作时也能利用闲暇。掌握技能成为习惯,可使脑子得到自由,从事高级的思维活动,这是一种常识。在工业中引起机械的自动操作也有同样的情形。它们可以使的脑子得到自由,思考其他题目。但是,我们使用手劳动的人所受的教育限于几年学校教育,主要用于获得使用基本的符号的能力,有损于科学、文学和历史的学习,我们没有能训练工人的心智,使他们能利用受教育的机会。更为根本的是大部分工人不了解他们的职业的社会目的,对他们的职业没有直接的个人兴趣。他们实际上得到的结果不是他们的行动的目的,而只是他们雇主的目的。他们不是自由地和明智地工作,只是为获得的工资而工作。正是由于这个事实,他们的行动变成不是自由的,任何教育如果只是为了传授技能,这种教育就是不自由的、不道德的。这种活动不是自由的,因为人们没有自由地参与这种活动。

   但是,如果教育记住工作的比较大的特征,现在就已经有机会把自由培养和社会服务的训练协调起来,把自由培养和有效地愉快参与生产性作业的能力协调起来。这种教育本身将逐步消除现在经济情境的缺陷。人们主动地关心控制着他们活动的目的,在这个范围内,即使行为的物质方面仍然一样,他们的活动也变成了自由或自愿的,失去了它外部强加的和奴役的性质。在所谓政治方面,民主的社会组织使人们能直接参与管理;在经济领域,管理还是外面强加的,独断独行的。所以,内部的精神活动和外部的身体活动之间的割裂,历来的自由教育和功利教育之间的区别,就是这种割裂的反映。一种应该统一社会成员的性情的教育,将尽力统一社会本身。

提要

   在上一章讨论的有关教育价值的许多割裂现象中,文化和实用之间的割裂也许是最基本的。虽然这种区分常常被认为是内在的和绝对的,但是事实上它是历史的和社会的。就有意识地形成这种区分而论,这种区分起源于希腊,并且根据这样的事实,即只有少数人能够过真正的人的生活,他们依靠别人的劳动成果维持生活。这个事实影响了智力和欲望、理论和实际的关系的心理学理论。这个事实体现在人类永远划分成两种人的政治理论之中,一种人能够过理性的生活,因而有他们自己的目的,另一种人只能过欲望和劳动的生活,需要他人给他们提供目的。这两种心理方面和政治方面的区分,用教育的术语来表达,就是造成自由教育和有用的、实际的训练之间的区分:一方面是自由教育,和致力于为认知而认知的自给自足的闲暇生活有关;另一方面是为机械的职业而进行的有用的实际的训练,缺乏理智的和审美的内容。虽然目前的情况在理论上出现了根本的多样化,在事实上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旧时代历史情况的因素仍旧继续存在,足以维护教育上的区分,还有很多折衷妥协之处,常常降低教育措施的功效,民主社会的教育问题在于消除教育上的二元论,制订一种课程,使思想成为每个人自由实践的指导,并使闲暇成为接受服务责任的报偿,而不是豁免服务的状态。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dengjiax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823.html
文章来源:《民主主义与教育》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