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晓光:钓鱼岛问题:历史、国际法与国际关系的视点

更新时间:2016-10-09 17:35:07
作者: 林晓光 (进入专栏)  
因此,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以来的国际法文件都已经对钓鱼岛的主权归属作出了明白无误的规定,依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和《日本投降书》,钓鱼岛作为台湾的附属岛屿应与台湾一并归还中国。中国拥有对钓鱼岛的合法主权得到了国际法的确认和国际社会的认同。1972年9月29日,日本政府在《中日联合声明》中郑重承诺,充分理解和尊重中方关于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一部分的立场,并坚持《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的立场。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1951年9月8日,美国排斥中国主导签订了《旧金山和约》,日本同意美国托管琉球。美国根据日本行政区划,将中国领土钓鱼岛纳入“托管”范围。1951年9月1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总理周恩来发表严正声明,坚决不予承认。1953年,美国将琉球北部的奄美大岛“交还”日本时,台湾当局曾向美国大使送交照会抗议。1969年11月,美日两国签署协议,同意“于1972年将琉球归还日本”,日本对其恢复行政管辖权。1971年6月,美、日两国正式签署《归还冲绳协定》,将日本从中国窃取的钓鱼列岛的管理权“归还日本”。中国政府和台湾当局都发表声明,表示坚决反对和决不承认。美国这一行为无视中国的主权和钓鱼列岛自古以来属于中国的史实,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公然侵犯。而且美日双边协议根本就没有处理属于中国的钓鱼列岛的权力,完全违反了国际法准则。

  

   钓鱼岛就是这样被日本窃取的。说起来,这既是国际格局演变的结果,也是美国政府的战略设计。因为日本在侵占台湾的时候,已将钓鱼列岛划归冲绳县(琉球)管辖,所以在向中国政府移交台湾所辖岛屿的图册中没有列入钓鱼列岛。而冲绳在战后被美国所“托管”,钓鱼列岛也因此一直在美国的“托管”之下,被美国认为是琉球的一部分,但中国台湾省渔民到钓鱼岛海域捕鱼从未受到过任何干涉,当时中国政府朝野并未对这个问题保持长期而充分的关注,以致埋下20世纪70年代以来中日钓鱼列岛主权之争的隐患。当然,美国明知故犯将钓鱼岛的管理权“归还日本”,有着极其深远的战略图谋。美国故意在中日之间埋下一颗“定时炸弹”,人为制造中日之间的纠纷和摩擦,以便掌控未来中日关系的发展和演变,确保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优势和主导地位,确保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没有任何一个亚太国家的发展能威胁到美国在亚太地区和全球的利益。

  

   三、日本在美国支持下非法“控制”钓鱼列岛

  

   日本为实现侵占钓鱼列岛的目的,采取了一系列“只做不说”的鼠窃狗偷的行动和措施,企图造成实际控制钓鱼岛的“既成事实”。1968年10月,“联合国亚洲经济开发委员会”调查研究发现钓鱼列岛附近有丰富的石油资源。这使得受资源短缺、石油缺乏困扰的日本政府在战后首次正式提出了对钓鱼列岛的主权要求。日本政府于1969年5月即指使冲绳地方政府八重山岛公所派水警和工程队,在钓鱼列岛的每个岛上设立了水泥标柱式“国标”,还欲盖弥彰地在岛上清除了中国人留下的痕迹,以显示日本的“主权”。日本单方面竖立这样的标牌不具备任何国际法的依据,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蓄意侵犯。自1970年5月12日,日本政府决定,5月15日以后,若台湾省或其他地方的中国人进入钓鱼岛海域,则以违反出入境管理令论处,强制其离境;若他们登陆修造建筑物,则适用于刑法中的侵犯不动产罪,由海上保安部队和警察予以取缔(《毎日新聞》l972年5月13日)。当年,日本海上保安厅舰船开始严密巡逻钓鱼岛海域,并于同年9月驱逐在钓鱼列岛附近作业的台湾渔民。日本政府还捏造事实、歪曲历史,以配合侵占行为。1972年3月8日,日本外务省以“关于尖阁列岛的领有权问题”为题正式发表官方主张称:钓鱼列岛是日本对无主地先占,否认日本在甲午战争中“秘而不宣”、非法侵占钓鱼列岛的事实。[1]1972年4月12日,日本防卫厅长官久保氏在众议院答询时,公开提出:将“尖阁列岛”纳入日本的防空识别圈并无不当。

  

   此后,日本政府在钓鱼岛及其海域不断非法行使所谓的“行政管理权”,严重侵犯中国的领土主权。1978年4月,日本的巡逻艇和飞机对在钓鱼岛周围海域作业的中国渔船进行干扰和监视,引发了世界华人的“保钓”运动。1979年5月下旬,日本海上保安厅在中国钓鱼岛上修建一座临时直升机场,向该岛屿派遣调查团和测量船。1990年,日本青年社在钓鱼岛建灯塔,再次引发世界华人“保钓”风潮。1990年10月20日,日本政府出动海空武装力量悍然拦截和驱逐台湾区运会圣火船队,迫使圣火折返台湾。1996年7月14日,日本青年社再次在钓鱼岛设置灯塔。2003年3月24日,日本军舰和飞机围堵准备返回钓鱼岛接回中国登岛“保钓”志愿者的船只。日本海上保安厅扣留7位登上钓鱼岛的中国民间“保钓”人士。2008年6月10日,日本巡逻船在钓鱼岛海域撞沉台湾联合号渔船,渔船船长和两名船员被日本当局扣留2--3天后才获释返台。2010年9月7日,两艘日本巡逻船在钓鱼岛海域先后碰撞一艘中国渔船。日方以涉嫌违反《渔业法》为由进入渔船进行检查,扣押中国渔民和渔船,并宣称使用国内法审判中国渔船船长,引发中日外交危机。

  

   进入2012年,日方屡次在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领土主权问题上进行挑衅,不断采取小动作加强对钓鱼岛的实际控制。1月3日,冲绳县石垣市议员仲间均等四人乘坐的渔船分两批登上钓鱼岛。1月29日,日本政府内部确定了包括4座钓鱼岛附属岛屿在内的39座无名岛屿的名称,并标注在《日本諸島地図》和《日本航海地図》上。中国外交部30日就此向日方提出抗议,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31日称不接受中国抗议。由于《人民日报》的文章称“企图对钓鱼岛附属岛屿命名,是明目张胆地损害中国核心利益之举”。日本《読売新聞》2月3日发表社论文章强调,这是中国首次在钓鱼岛问题上使用“核心利益”这一提法,社论要求日本政府在领土问题上不能屈服于中国的压力,应尽早确定名称,并在新出版的地图上进行标记;应加强对钓鱼岛的控制,对其进行海洋和气象考察,海上保安厅和海上自卫队应当加强警戒和监视,以应对中国渔政船等船只在钓鱼岛附近海域的频繁活动。2月28日,日本内阁敲定了旨在强化“海上警察权”的相关法律修正案,将交由国会通过后实施。该修正案规定,如果日本的无人岛(包括钓鱼岛及冲之鸟岛礁)受到非法入侵或灯塔遭到破坏,海上保安官可代为履行警察职权登岛实施调查和逮捕。3月2日,日本内阁综合海洋政策本部正式公布了对39个无名岛屿的命名,其中钓鱼岛周边的4个无人岛,分别被命名为“北西小岛”、“北小岛”和“北东小岛”,以及大正岛附近的被命名为“北小岛”。中国政府随即授权国家海洋局公布了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标准名称、汉语拼音和位置,其中包括钓鱼岛、黄尾屿、海豚岛、大珠岛、小珠岛、西牛角岛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表示,无论日方对钓鱼岛附属岛屿命什么名,都丝毫改变不了这些岛屿属于中国的事实。4月,一向以对中国的不友好言论而著称的东京都知事石原又大放厥词,宣称要动用东京都经费购买钓鱼岛,并准备募集3—5亿日元设立由国民捐款而成的基金。50名东京都议会议员集会通过了“全国地方议会支持石原发言的决议”。日本政府对这种明目张胆挑战中日关系底线的行动和言论态度暧昧。日本内阁外相、官房长官等声明石原的所作所为与日本政府没有关系。野田首相在国会答辩时竟然称:把尖阁诸岛(中国的钓鱼岛)改为国有化也是选项之一。日方在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领土主权问题上屡次挑衅,对于中日战略互惠关系的稳定和发展决不是福音。6月2日,自民党制定“无人国境岛屿管理法案”,旨在应对所谓日本领海被侵犯、防止外国人获得无人国境岛屿所有权。法案规定,政府对于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等位于国境的无人岛屿,应进一步加强管理,可以“购买”或“租赁”,也可依据《土地征用法》强行取得所有权;还规定了“有必要进行适当管理”的基本方针:(1)实施有关无人岛屿使用状况的调查及测量;(2)设置领土标志;(3)建设灯塔、护岸及气象观测等设施。自民党将把法案提交本届国会审议通过,试图以国内法规攫取中国领土。野田首相也公然宣布开始研究将“尖阁诸岛国有化”的具体政策和程序问题,并宣称:如果钓鱼岛有事,将出动日本自卫队予以应对。日本外相玄叶则屡次要求美国政府公开承诺,日美安保条约第5条适用于钓鱼岛。

  

   2012年8月24日,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在首相官邸召开记者会,对日本国民“宣示”在岛屿问题上的决心。野田称,8月以来,日本周边海域接连发生“与日本主权”相关的事件,作为首相他将“以坚决的态度、冷静沉着地”履行保卫日本领土的职责,在此问题上“绝不后退”,声称将采取五大措施保卫“日本领土”。一是通过行政和物理措施,加强对远离本土的岛屿的管理工作;二是加强对岛屿周边海域的警备;三是为海上保安厅“保卫”岛屿及附近海域提供更多的装备和人员;四是加快相关立法进程;五是扩大国际社会对日本领土领海的认同。当记者问及钓鱼岛的“治安”问题时,野田称,海上自卫队和警察是维护岛屿治安的基本力量,但在两者“力不能及”的情况下,“自卫队也可履行相关工作”。野田发布上述讲话前,日本国会众议院通过决议,声称钓鱼岛是“日本领土”,并“谴责”中国保钓人士登钓鱼岛;要求政府强化对钓鱼岛的控制,并加强岛屿警备。2012年8月底,日本外务省副大臣山口壮访华,并向中方转交了野田首相的亲笔信,希望中日两国从大局出发冷静处理双边关系中的问题。但9月10日,日本内阁会议公然决定对钓鱼岛实施”国有化”,并在当天即与所谓的土地所有者栗原家族签定购岛合同、完成了所需手续。野田首相当天还在防卫省对自卫队进行了检阅,强调日本自卫队在国防方面要做好万全准备。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政府拟定从A案到H案的8套方案,A案是维持现状,B案是实施环境保护,C案是修建灯塔,至于东京度知事石原慎太郎要求在岛上建避难设施是D案,E案是进行海洋资源调查,最强硬的是H案,派自卫队常驻。日本政府一方面没有批准东京都关于登上钓鱼到进行“测量勘察”的申请,另一方面又加紧推进钓鱼岛“国有化”,并于9月10日的内阁会议上正式决定实施钓鱼岛“国有化”。日本政府试图对钓鱼岛加强控制、并进一步转为实际占有的 8套方案,充分证明了日本政府所谓钓鱼岛“国有化”后将有利于稳定局势的说法,不过是痴人说梦、一派胡言。这种口是心非的做法,既表现出对华政策的两面手法,也传递出心口不一的混乱信息,严重冲击了中日战略互惠关系的大局。

  

   在钓鱼岛问题上,日方从法律上的“国有化”、军事上的恫吓、外交上的拉美背书,多管齐下、不断挑衅,冲击中日关系的政治基础和底线,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危险行为。日本政府近期所谓‘购岛’实质,就是企图通过非法手段将其所窃取和霸占的中国领土‘合法化’,在国际上混淆视听,欺骗舆论。日本这种行为严重侵犯中国主权,是企图把殖民政策的结果延续化和合法化,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的公然否定,是对战后国际秩序和《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的严重挑战。任何非法行为无论如何包装,都改变不了非法的性质,都不能产生合法的权利。在国际社会,这是一条最基本的法律原则和常识。日方的行为即属于完全非法、完全无效的,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钓鱼岛是中国领土的事实,丝毫动摇不了中国维护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领土主权的决心。

  

但选择在钓鱼岛问题上挑衅中国的政策行为足以说明,日本政府已经将中国视为最大的竞争对手,选择了依靠美日同盟、遏制和围堵中国的外交战略方针。野田上任以来,日本与俄罗斯在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与韩国在独岛(日称竹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64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