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杜鹰:为什么要完善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

更新时间:2016-09-20 20:00:54
作者: 杜鹰  
但是效果不及棉花。这其中有一个差别,与棉花定目标价格比临储价格低的情况相反,东北大豆实行目标价格改革时,价格定的比临储价格高,目的是要稳定东北大豆的面积和产量,但是实际的执行情况并不理想,其根本原因有两个:第一,东北地区不同作物的比价不合理,在东北种水稻的收益第一,但是受水源的限制;种玉米的收益第二,种大豆的收益要远远低于种玉米和水稻,虽然实行了目标价格,去年大豆种植面积基本稳定,但是产量仍然下降,虽然下降幅度比前几年减小。

   第二,进口冲击。去年我国进口的大豆是8100万吨,2007年时进口的数量是3000万吨,增加非常快,因为价格的原因,去年国产大豆市场收购价下降了10%,而国际的大豆价格下降了20%-30%——也就是国际大豆仍然有价格优势,因此必然会大量进口,但是进口的大豆是转基因的,我们通常认为进口大豆都是用来榨油的,其中一部分榨油进入了市场,另外一部分豆粕进入饲料市场。但实际上这两年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我2015年8月到东北调研,当地人跟我讲,说现在进口的大豆已经有相当部分转做食品用途,用来做酱油和豆腐了。这对我们国内天然大豆的冲击更为直接,因为国内不是转基因大豆,天然大豆的蛋白质含量很高,而进口大豆的含油量很高,这两者是用途不同的大豆。

   大豆的目标价格改革之所以效果不理想,我以为首先要控制进口大豆的用途,不允许进口大豆转做食品用途,这样才能稳住中国国产大豆的市场,在稳住这个市场的同时,才能理顺粳米、玉米的比价关系,东北大豆才有可能稳定下来进一步发展。

  

   五、玉米等品种目标价格改革进展及建议

   再谈谈玉米。我们2015年已经开始改革了,它面临的问题最突出。现在价格矛盾最突出,积压最严重,整个产业链压力最大的品种就是玉米。去年的改革是把先前的临储价格1.12元/斤一下子调到1元,而且没有给补贴,这已经给东北农民发出了改革的信号。今年怎么改呢?有关部门正在研究。据说是要形成一个市场化收购加补贴的办法,也就是说它不走目标价格改革的路子,而是直接市场化收购,也是把临储政策取消。

   我认为这个路子大体可行,但是其中有一些细节还值得推敲:一个是市场定价以后,这个价格会回落到多少。最早1.12元临储价格,去年是1块钱/斤的收购价格,今年如果由市场定价,一个可以参考的基准是,现在东北玉米一斤成本大概是一块钱,还有一个参考进口玉米完税后价格是0.75元每斤。因此,今年有可能玉米的价格要从一块钱/斤继续回落,可能回落到0.75元/斤,也有可能在这个上下波动。这就出现一个对农民补贴多少的问题,我们建议按照每斤两毛到两毛五补给农民。特别要注意的是,东北的土地规模经营已经发展很快,大概30%的土地都实现了规模经营,这就有一个租地和雇工的成本,如果价格降到0.75元/斤,又不给补贴,那东北的合作社就会有一片要垮台。

   因此我们建议在东北将来要统筹考虑大豆和玉米。如果大豆搞目标价格补贴,要核查播种面积,那么玉米也搞一个补贴,也要核查面积,这个操作成本太高,我们建议统一实行大豆和玉米在东北地区的补贴,可以叫旱地补贴,或者叫黑土地保护补贴,直接从黄箱变成蓝箱,同时不和目标价格挂钩,这样一个办法可能比过去的办法要更好。

   稻谷和小麦的问题比较特殊,和玉米的问题一样,也是价格过高,仓储过大,负担很重。有人主张稻谷和小麦的最低收购价政策的完善也可以参考临储政策,建议取消稻谷和小麦的最低收购价,也放给市场,但我觉得不妥。我认为稻谷和小麦是重要的口粮品种,恐怕还得在保留这个政策框架的前提下来进行调整。因为,第一,我们讲国家粮食安全是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口粮就是稻谷和小麦。比如日本是一个各种“卡路里”都得靠进口的国家,但是日本什么都可以放开,唯独大米是不放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头脑要清醒。

   第二,所有品种的价格改革必须因品种施策,不能采取一个办法。棉花是棉花的办法,玉米是玉米的办法,同样的稻谷和小麦要采取自己的办法。

   第三,为什么稻谷和小麦要保留最低收购价,因为它是一个口粮品种,是农民普遍种植的品种,同时我们农户经营规模又很小,市场的波动又比较大,如果单单采取补贴的办法,不足以稳定稻谷和小麦的生产。因为价格有时候对农民的预期起的作用要远远强于补贴这个手段。所以在稻谷和小麦的改革上,还是要坚持价格支持和补贴政策相结合的办法。具体的操作也要实行价补分离,有关部门正在研究。

   总之,实际上中国农业的竞争力并不完全取决于价格改革,甚至在很大程度上不取决于价格改革。但是价格改革成功不成功,最终又要取决于我们农业的农产品的竞争力,因此怎么样调整农业结构,怎么样发展新型的农业形态,怎么样扩大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等等,这些方方面面的任务和价格改革配合起来,才能最终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

  

   转自:中国经济时报 2016-09-12(原标题:完善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是深化农村改革当务之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470.html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