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羽之野:《红楼梦》感知空间(第三十五辑)

——通本缩影“象征主义”——红楼悲剧源“母系大同盟”形成

更新时间:2016-09-18 13:36:03
作者: 羽之野 (进入专栏)  

   此外,说起宝玉“看见燕子,就和燕子说话,河里看见了鱼,就和鱼说话”。这倒让我想起西方一位宣扬“神贫”的圣徒——阿西西的圣·芳济;据说他就能与飞鸟、鱼儿对话。只是圣·芳济传播的是生命回归大自然的“空灵与单纯”;而雪芹大师塑造“情种”贾宝玉传递的是个体生命的真正价值与生命之间的情系。

   如果说圣·芳济体现了西方超现实的神本;那曹氏欲达的是东方人渴求的人本。

   ——文学艺术是人类第一宝,博大且奇谲;可惜,世上某些教主和政客对文学人常怀敌意。缘由是他们把文学倡扬的人情人性,看成是他们所欲达个人目的的大敌。

   且这类人物还真不少,尤其在好搞愚民政策的专制、独裁、极权的国度里。

   13

   这里,该对“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一语作个认识。

   据说,这是金圣叹先生最早用过的一辞。后来成了谈红楼结构的经典用语。

   在中国人还不能用现代语言较系统表述文学理论时,这八字很形象,能诱发联想,明确红楼文本结构(情节线索)的巧妙、伏笔之深远。可现在看来,这八个字是不足以表达或说反映曹氏红楼结构中的种种高超技巧的。这跟我曾说的,一种业已形成的模式化语言概念,无论其最初多么高超、形象、涵盖大,久而久之就可能形成对它要表述的那事物、那内容的一种障碍,变得语焉不详了。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虽说很形象,但它属旧文化语言,缺乏现代说理性语言的语素、清晰度、逻辑条理度。不足以剖析阐明现代文学理论,接受面也狭窄。

   这是语言学发展中的一种难免的悖论。在我看来,真正搞红学研究的人,可以知道这八个字,但大可不必把它总挂在嘴边,以免影响自己思维的活力和进取。

   14

   “傅试”这人,曹氏明显地说道出“趋炎附势”之暗喻;

   其妹“傅秋芳”,目今23岁尚未许人——是他只想攀门好亲之误。

   岂不知,这真真是“辜负了她近于秋时的芬芳华年”。

   ——这是雪芹大师的“女性关爱”的又一负面案例。

   15

   接下,是继续前面“象征主义”的。

   莺儿(应声儿)手巧,嘴却蛮实在(话多;无话岂能“应声”);她总喜欢对“情种”宝玉表白表达。且“情种”对此次对这位“黄金莺”女士,也有感觉了。

   ——这里,其实含存着几项“曹氏笔墨之外的意向”。

   1-宝玉对莺儿的感觉,也可想像成是对宝钗的感觉;2-这里包含,莺儿本来就总爱对宝玉说她家的主子的好话;3-那时代,丫环希望乃至撺掇小姐找个“好女婿”,除心眼好外,也企盼自己能沾光,得个好的准婚姻归宿;尽管这意愿有些朦胧感。

   结果,宝玉正跟莺儿说话,薛姐乘“母系大同盟”的东风,赤膊上阵了。

   ——有个问题,“情种”被打后,薛姐为何积极往怡红院跑?

   我也有几点分析:

   1-薛姐潜意识里可能觉得,贾宝玉被打是她寻爱的契机,她的“金玉缘”有希望了。2-无疑,就在今天“母系大同盟”的形成,她潜意识里不会不滋生某些念头。3-花袭人请她的大丫环莺儿来编“系玉的丝绦”,更引动她不能不腿脚勤快些。4-今天尝莲叶汤的好事,贾母竟想不起外孙女林黛玉,薛姐敏察到了这一点。

   ——还须补述,王夫人曾请过“姑娘们”,而黛玉小姐没来。

   看,薛姐进门直奔主题,立即提议(实乃指示)莺儿“把玉络上”,并指示“配上黑珠儿线”——这是整整这一回里“象征主义”运用的高峰。无疑,薛姐要把在她看来很不争气的表弟的“通灵玉”彻底栓死、彻底毁掉,“黑珠线”多么可怕。

   ——可她却不知,不久,她那“通灵”的表弟要搞更大更彻底的“反击”。

   16

   本回结尾,有不可不题的两处:

   主人给狗丢骨头了——王夫人差人送给袭人两碗菜。

   而宝钗有意无意在调侃袭人“明天还有比这个更叫你不好意思的呢”。

   再是宝玉正想给黛玉送果子;林小姐就正巧来了。

   ——就“象征主义”来说,她来的岂不有点晚嘛。

   17

   我学罗丹的话——“艺术是一种宗教。现在你(们)信不信?”※。

   我听到一个学生在下面悄声说——我相信。

   可却我大声说——我前世就这样认定了。

   ※    见《罗丹艺术论》第9章“艺术的神秘性”第103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41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