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世和:王安石变法的悲情

更新时间:2016-09-15 13:11:58
作者: 陈世和  
据说目光如炬,声如洪钟,身形高大厚实,这人叫王安石。

  

   于是,神宗皇帝为之一振,他要见王安石,哪知安石婉拒。

  

   这是何故?太令人扫兴。

  

   或许是王安石要学姜太公,要仿诸葛亮?

  

   他待价而沽,等待良好时机?

  

   那好,就让他去江宁任太守吧。

  

   王安石在江宁上任,神宗皇帝的心思也继续投射到江宁…...

  

   江宁任上的王安石,兴修水利,劝课农桑,平抑物价,抑止兼并。他使社会安宁、府库充盈。这些,其他州府所认为难以做成的大事,在王安石手上,小菜一碟。

  

   王安石似乎在江宁勾画出一幅大宋变革的图景。

  

   神宗皇帝暗暗窃喜。

  

   他忍不住了,熙宁元年(公元1068年),他召王安石为翰林学士,回京任职。

  

   王安石一抵京,神宗皇帝迫不及待,越级召见他。

  

   神宗皇帝要找一个好说话的地方,谈心里话在便殿比较合适。

  

   王安石这次见神宗,也一反常态,他原本对衣冠不怎样讲究,这一天,他官服虽旧,却干净笔挺。他身形伟岸,一进宫,显得气宇轩昂。神宗对他神交已久,如今,这位如雷贯耳的名臣,就在自己的眼前。神宗微微一笑:好身段,好眼神!神宗皇帝暗自赞叹。

  

   神宗示意,不必下拜。王安石谢恩,一屁股坐在神宗赐座上。

  

   好气派,好个牛人!神宗皇帝想成为一代英主,也不计较这些,他要有所作为,要的就是王安石这种雷厉风行。

  

   君臣之间的一段对话,本是朝廷机密,却在史书上广为流传。

  

   神宗还未等王安石坐定,便急促地问道:“治道何先?”

  

   安石答称:“须先择术。”

  

   神宗复问:“唐太宗何如?”

  

   安石沉稳回复:“陛下当效法尧、舜,何必念及唐太宗?”

  

   神宗此时感到自己不能太过急迫,便缓缓地问道:“愿闻详解。”

  

   此刻,王安石精神抖擞,侃侃而谈:“所谓尧舜,治天下,至简不烦,至要不迁,至易不难,不过后世君臣,未能晓明治道,遂说他高不可及。尧亦人,舜亦人,有甚么奇异难学呢?”神宗感慨:“卿可谓责难于君,但朕自顾眇躬,恐不足副卿望,还愿卿尽心辅朕,共图至治!”安石见神宗诚恳,也甚为感动,说道:“陛下如果听臣,臣敢不尽死力!”

  

   神宗动容,安石感动,说到兴奋处,安石竟然起身比划,双手挥舞,仿佛在勾画一幅国强民富的大宋江山图。

  

   王安石的放胆高论,直抒己见,让年轻的神宗皇帝热血沸腾。“立国大本,首先理财”,是啊!只要大宋国库充盈,才能富国强兵,一雪国耻。“变风俗,立法度”,安石一句话,把神宗前朝几十年的习俗传统,一笔勾销。神宗皇帝激动不已,他要超越祖先,做一个有为的皇帝,青史扬名。他从王安石激情四射的言词中,仿佛看见腾达跃升的未来。啊!一代英主李世民也不过如此,尧舜英明,有甚么奇异难学?神宗两眼放光,神采奕奕,他在殿内来回踱步,兴奋异常。立即启用王安石,着手变法!

  

   说干就干。神宗年少气锐,气冲牛斗,以富国强兵为首务。安石主政已露锋芒。

  

  

   王安石为宋神宗送上一桌大菜。

  

   富国法六条:(一)农田水利法;(二)均输法;(三)青苗法;(四)免役法;(五)市易法;(六)方田法。

  

   强兵法二条:(一)保甲法;(二)保马法。

  

   这数条新法,在王安石领导下的三司条例司悉心制订下,拟将出台。

  

   王安石的时代 ,农户每年在春种时,都要向地主富商借贷,秋后还钱,无钱还粮。据说半年的利息高达三分以上。王安石的善意在为农户解困。他的青苗法,由朝廷官府借贷给农户,半年时间,利息只在“二分”。青苗法此举,既能抑制地主豪强,又能减轻农户的债务负担。

  

   市易法也是王安石变法的重头戏。

  

   王安石自以为钻研汉武帝时桑弘羊的经济政策,采用市易法可将富商大贾的部分利润纳入国库。他让官方资本进入市场,用现在的话讲,是让央企入市。王安石设立“市易务”,相当于供销合作总社,统一购销业务,旗下还兼设有钱庄与典当,也就是设立商贸业与金融业融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垄断集团。

  

   除了富国之法外,王安石要为宋神宗强兵,他强兵之策施行的就是保甲法、保马法。

  

   所谓保甲法,用现在的话说,是一种民兵制度。即农忙耕作,农闲操练,战时能迅速形成建制的民团上前线杀敌。保马法则规定,可以将官马贷给保丁,即将官府的马匹借给民间的农户,使之平时喂养。战时,可形成骑兵。因为,大宋朝北面是金、辽,西面是夏,这辽、金、夏诸国多为游牧民族,善于马战,来无影去无风,贵在神速。赵宋的军队多为步兵,与之交战,十分不利。故实行保马之法,将官府之马交由民间喂养,可减轻官府负担,亦能亦兵亦农。这些,均是强兵之策。

  

   年轻的宋神宗高兴了,有财力有骑兵。

  

   应该北伐,雪宋太宗之耻,报一箭之仇。

  

   安石当然懂得神宗心思,他的保甲法、保马法强化了国防,他调整了国防政策,变被动为主动,他“起用了杰出的军事将领王韶”,一战而收复河湟地区 。

  

   皇帝高兴,安石自然也乐不可支,一挥毫,一首诗抒发出当时的心景。

  

   爆竹声声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家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安石这首诗,900多年后中国“文革”的某一年春节,也登载报刊,让文化几近枯竭的国人,获得传唱唐宋诗词的合法性惊喜。

  

   宋人的小日子,还是让今人赞叹不已的。但王安石雄心勃勃,哪能满足这些?他要做千古名相,他所追求的恐怕已不是“小康”

  

   生活了。当然,他也没有迁腐得像王莽那样,将变法的意图直接定格为乌托邦式的“大同”。他的价值目标有些含糊,他只谈变法的内容,不谈变法后果的直接要求。这,或许是他的高明之处。不过,性格决定成败,他的牛脾气一来,脸青面黑,话一出口,掷地有声:天命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

  

   这些誓言,虽表明意思、决心,但却在策略上处于被动,成为众矢之的。

  

   攻击之声不绝于耳:

  

   你那青苗法的施行,导致地方官吏垄断放贷业务,老实的农户不打通官府关节,很难借款,故逃亡者众多,反使田地荒废;奸诈之徒借贷不还,大肆挥霍乃至官贷不能返偿。这些责任,你王安石难脱其咎。

  

   还有,市易法,把大宋王朝繁华的商业贸易已演变为你王安石一手操控的“市易务”、“提举市易司”的垄断行当,市场凋疲,商人破产。这,能持久吗?

  

   责难之声,从上至下,形成了强大的反王安石的同盟。特别是老友司马光,他是反对王安石阵营中最出色的一位。

  

   于王安石而言,或许他的新法超越了他的时代,他实施“政府理财”,即用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去调整北宋社会与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他超前了。他的新法是好是坏,可能是一个永远也无法正确回答的命题。

  

   王安石失败了,他在变法的困难时刻负气辞职,他的新法流产,功亏一篑,令人叹惜!

  

  

   反对王安石的阵营一阵大笑,然而,笑声之后,一切归于沉寂。感念苍生的书生们、贤达们、名臣们也没有出什么好主意。官照当,债照放,役却不能免。朝廷的财富,倒是日渐减少。可百姓也没有因此而富裕。司马光上台,恢复旧法,苏轼本来与他在同一阵营反对王安石。但司马光执政,苏轼也不满意,像苏轼这样的天纵之才,他在追求唯美,可宫廷政治哪能十全十美?苏轼又开始反对司马光了。

  

   对于王安石的变法,同是变法家的梁启超称道王安石,“其学术集九流之粹,其文章起八代之衰”。梁氏的评定一改宋代以来道学家主流对王安石的负面评价,还这位11世纪中国改革家的历史公道。

  

   王安石来到金陵(江宁),或许,确切地说,他败走金陵,如果说世事难料,宦海沉浮,可王安石早有预计。

  

   王安石又来到长江边。

  

遥想当年,宋神宗下诏任命王安石为翰林学士。他知道,神宗要委以重任了,他的变法改革大戏的帷幕即将拉开。他意气风发,途经长江南岸的京口(今江苏镇江),他在金山寺留宿一夕,与宝觉大师会晤,畅谈甚欢。宝觉是长沙人,善画能诗,是安石挚友,二人畅谈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38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