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于伟:陈元晖先生的教育学家之路

更新时间:2016-09-03 23:12:09
作者: 于伟  
但拥有本土特色、 自成体系的著作却屈指可数, 盖因中国自己的教育学著作缺少哲学基础。 “我学哲学并不是 ‘改行’ , 我也是想为教育学寻找一朵彩云, 把它托上天去。 ”[14] 深厚的哲学素养使得陈元晖具有其他教育学家难以比拟的学术优势, 使之能够从不同的哲学维度审视教育学的基本理论问题, 尤其是高扬 “新教育学应该是辩证法的” 大旗,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视角深度探讨教育实践, 为其构建 “真正的教育哲学” 奠定了重要基础。

   (二) 良好的心理学素养

   教育学发展始终与心理学密不可分, 教育学研究的不断深入更需要扎实的心理学功底。国立中央大学心理学专业的教育为其打下了扎实的学科基础。大学期间的陈元晖学习刻苦、 思想进步, 其论文多次获得相关奖励, 并以较难的 “知觉单元形成之条件” 为研究主题作毕业论文。新中国成立后, 参与筹创中国心理学会和中国社会心理学会, 并在其中担任重要领导职务。长期担任 《心理学报》 等我国心理学界重要刊物的学术顾问, 并曾担任 《中国大百科全书》 心理学卷的副主编。陈元晖撰写过许多有影响力的心理学学术论文和著作, 是我国近现代心理学研究绕不开的重要学者。如1960年, 在 《心理学报》发表的 《心理学的方法学》 一文中, 陈元晖强调重视自然实验法的意义, 肯定了实验法及数学法对科学心理学的方法论意义, 重申了巴甫洛夫条件反射法心理学研究的正确性。1963 年, 发表的 《皮亚杰论儿童的逻辑思维》一文, 不仅公正地评价了皮亚杰对儿童心理发展研究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而且重点论及了皮亚杰将数理逻辑移植到心理学研究的重要意义。陈元晖是曾与心理学家皮亚杰见面的我国少数学者之一。1979 年, 陈元晖所撰写的 《论冯特》 一书是 “文革” 后我国出版的第一本心理学著作, 这在冯特译著极少、 心理学被打成 “伪科学” 的时代里, 无疑是一个重大的突破。良好的心理学知识使陈元晖积极地从心理学视角关注教育问题, 深化教育学研究。1983 年, 陈元晖被遴选为博士生导师。陈元晖曾长期担任中国心理学会副会长, 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会长,— — 71并曾兼任国务院学科评议组第一届、 第二届成员、 召集人, 为我国教育学学科建设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三) 精湛的教育学研究

   陈元晖一生出版多部教育专著, 其中许多著作都情透纸背、 力透纸背, 呈显着他对教育学研究的执着与眷恋。如从 20 世纪 40 年代在延安就开始写的 《实用主义教育学批判》 、 50年代写的 《教学法原理》 、 60年代写的《中国现代教育史》 及80年代写的 《中国古代的书院制度》 , 都在学术界有广泛的影响。陈元晖出版过二十多本书, 基本上都收录在由他亲自审定并由其家乡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的 《陈元晖文集》 中。陈元晖的教育学研究不仅具有浓厚的情感, 而且还具有独特的研究思路, 并先后在 《教育研究》 上发表 《教育科学研究的若干问题》 (1981 年第 2 期) 、 《 “人才学” 还是教育学? 》 (1984 年第 8 期) 、 《科学与教育学》 (1985 年第 6 期) 、 《教育学不是记问之学, 而是使人聪明之学》 (1989年第2期) 及《一般系统论与教育学》 (1990年第3期) 等文章, 在全国教育学理论界产生重要影响。

   注重中国教育遗产的挖掘。陈元晖不仅撰写了 《中国现代教育史》 、 《中国古代的书院制度》 等著作, 还主编了多套很有影响力的中国教育史方面的文献集, 像 10 卷本的 《中国近代教育史资料汇编》 、 《老解放区教育简史》等。直至晚年, 陈元晖以八十高龄仍在尝试对中国教育学的发展轨迹进行重新整理与系统思索, 试图书写一部 “总结自己的优秀遗产” 、 属于中国当代话语又合乎教育发展逻辑的教育学史。病痛中诞生的六万余字的 《中国教育学七十年》 虽然只有中国教育学发展的 “尾” , 但却让我们永远铭记这位教育学老人的毕生追求。此书被誉为 “教育学今后良好发展的新起点”[15] 。

   注重对外国教育思潮的评介批判。早在1941 年 9 月至 1942 年 3 月, 陈元晖就在位于延安的中央研究院中国教育研究室研究整理了杜威教育思想批判材料约四五万字,[16] 并撰写了 《实用主义教育学批判》 一文; 20 世纪80 年代, 陈元晖又撰写了 《康德与近代西方教育思想》 的长文。他认为, “外国教育理论也是从他们的观点出发, 对他们教育实践经验的总结。 ”[17]

   注重教育哲学的研究。陈元晖认为, 中国最早的教育哲学应为 《中庸》 。教育科学应当包括教育哲学, 任何一门教育学都是教育哲学。同样, 任何一本哲学都是哲学教育学,因为它是教人们如何哲学地思考的学问, 是要研究如何教学的学问。教育哲学不是把教育学隶属于哲学, 也不是削足适履地把哲学隶属于教育学, 应当是并辔而行、 并肩前进,或者是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要打破形而上学的研究方法论, 使辩证法成为研究教育哲学问题的重要思维方式, “教育哲学的核心问题是把辩证法引进教育学中来,”[18“只有认真研究这种过程, 研究运动的辩证发展的过程, 才能编写出真正科学的教育学来”[19]。陈元晖的教育学研究始终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陈元晖 “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坚定不移”[20] , 他主张 “在教育研究中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和方法”[21] , 尤其偏重于应用辩证法来理解教育问题。就陈元晖的知识发生谱系而言,如果说最先进入陈元晖心智结构的是早年的国学知识,那么,康德的批评哲学使陈元晖洞悉了经验论及独断论的缺陷,而辩证唯物论则深深地在陈元晖的心智中注入了辩证分析的因子。[22] 正是在马克思哲学的方法论指引下, 陈元晖对晏阳初的 “平民教育运动” 、 陈鹤琴的 “活教育运动” 以及陶行知的“生活教育运动” 等教育思想进行了深刻反思,[23] 这为今天研究我国现代教育思想奠定了重要基础, 其研究理念至今仍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陈元晖先生的学术历程虽然横跨多个学科, 但始终没有离开他深爱的教育学研究岗位。陈元晖曾对弟子王炳照深情地回忆说:“我在 1930 年秋季进师范学校开始学教育学, 到现在已过了一轮甲子, 到 1990 年整整60年。在延安中央研究院教育研究室和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都是以教育学为我的主要研究项目。在学校从事教学工作, 也是以教育学为主。 ”[24] 这种对教育学执着的探索精神和真挚的情感, 这种以教育为原点坐标的学术人生, 这种在苦难历程中仍难割舍的教育情怀, 永远值得教育学的后来者认真学习。也似乎只有这种生命的韧性和宽和的胸怀, 才能真正寻找到 “把教育学托上天空的彩云” 。

  

  

   参考文献:

   [1][2]张君贤.“教师要做教育家, 不要当教书匠” [A] . 于伟, 等. 教育学家之路 — —纪念陈元晖先生诞辰一百周年集 [C] .长春: 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3. 51、 50—51.

   [3]17][19]陈元晖. 教育科学研究的若干问题 [J] . 教育研究, 1981, (2) .

   [4][11][13][14]陈元晖文集 (上卷) [M] . 福州: 福建教育出版社, 1992. 480、 494、 序3、 序4.

   [5]赵洁珍. 忆元晖 [A] .于伟, 等. 教育学家之路 — —纪念陈元晖先生诞辰一百周年集 [C] . 长春: 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 17.

   [6]陈元晖. 教育实践和教育科学 [J] . 人民教育, 1984, (1) .

   [7] [8] [10] [18] [24]王炳照. 中国教育学史遗稿 [M] . 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1. 序、 113、 71、 71、 70.

   [9]叶澜. 中国教育学发展世纪问题的审视 [J] . 教育研究,2004, (7) .

   [12]陈元晖. 谈谈教育学成为一门科学的五个前提问题[A] . 于伟, 等. 教育学家之路 — —纪念陈元晖先生诞辰一百周年集 [C] . 长春: 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3. 279.

   [15] [22]方文. 原道之路 — —学习陈元晖先生著作的一点体会 [J] . 社会心理研究, 1996, (1) .

   [16]董纯才, 等. 中国教育研究室的研究工作 [A] . 温济泽,等. 延安中央研究院回忆录 [C] .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湖南人民出版社, 1984. 59.[20]潘懋元. 一位教育与哲学双辉的学者 [A] . 于伟, 等. 教育学家之路 — —纪念陈元晖先生诞辰一百周年集 [C] . 长春: 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3. 4.

   [21]顾明远. 怀念陈元晖先生 [A] . 于伟, 等. 教育学家之路— —纪念陈元晖先生诞辰一百周年集 [C] . 长春: 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3. 2.

   [23]于伟. 寻找把教育学托上天空的彩云 [J] . 东北师大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 2013, (5) .

   * 本文系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项目 “基础教育合理发展的理论与实践研究” (项目编号: 12SSXM006) 的研究成果;原载《教育研究》2014年第1期 P66-P73。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dengjiax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204.html
文章来源:2014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