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罗会军 范如国:社会制度系统的复杂“二相性”与社会治理创新研究

更新时间:2016-08-20 10:51:12
作者: 罗会军   范如国  

   [摘要]社会治理体系本质上表现为一个完备的社会制度系 统,社会制度系统作为复杂系统,具有“二相性”特征。本文详细揭示了社会制度系统“二相”对偶机制的复杂性特征,阐述了社会制度系统“正式”结构与“非正 式”结构、“随机性”与“确定性”、“均衡”与“非均衡”、“理性选择”与“自然演进”四种复杂“二相性”特征的具体内容。结合我国社会治理创新的实践, 依据“二相性”原理对社会治理体系创新的思路和方式进行了详细分析,给出了五个方面新的有价值的理论成果和对策建议。本研究对指导我国社会治理创新具有很 好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

   [关键词]杂性   制度系统   二相性   社会治理

  

   社会治理体系本质上是一个有机的制度系统,是一系列规范社会权力运行和维护公共秩序的制度与程序(俞可平2015),它既包括迫使人们遵从的正式制度和规 则,也包括各种符合人们利益的非正式制度安排。可见,制度设计与制度创新对于社会治理具有重要的价值,从制度设计及其演化出发研究国家与社会治理体系创新 应是题中之意。

   制度设计及其演化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性问题(张康之,2014;范如国,2015)。现有关于制度演化问题的研究文献中, 人们阐述了制度产生的自然演化和理性设计,揭示了制度演化的均衡与非均衡特征,分析了正式制度和非正式制度演化等问题(范如国,2011)。在关于制度设 计及其演化问题中,为什么有这么多看似相互对立、矛盾的复杂性特征与复杂关系在制度系统的演化中表现出来?它们之间是一些偶然性的关系还是制度系统演化中 的本质联系?对于制度系统的设计及演化,我们是否可以发现其带有规律性的结论?如何利用这些特征来指导社会治理体系的创新?

   人们常说, 制度经济学的问题不是没有理论,而是拥有太多彼此孤立的理论(Gershenfeld,1999),那么这些看似孤立的理论之间是否存在内在的共同的一致 性呢?本文依据“相变”理论,主要运用演化经济学、物理学、制度经济学、系统科学的思想和方法来分析制度设计及其演化,从制度演化的“二相”对偶及其互动 关系中把握制度的涌现及演化机制,探讨制度演化的一般性结论,为社会治理系统创新提供理论指导和实践支持。

  

一、物质世界与社会制度系统的“二相”性理论

  

   (一)物质世界是“二相”对偶的辩证统一体

   “相”(phase)是物理学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在物质系统的演化过程中,系统所处的状态及其状态集合,即“相”及相空间(phase space),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所谓相空间是指由系统的状态变量所构成的抽象空间。相空间里的一个点即“相”,表示系统在某时刻的一个状态,而相空 间里相点的连线构成了点在相空间的轨道即相轨道,它表示系统状态随时间的演变。

   “二相”在物理学中是指物体所处于的“实相”和“虚相”两种状态。如果描述“实相”与“虚相”的方程具有相同的数学形式,并具有对应的边界条件,那么它们解的数学形式就是相同的,这叫做对偶原理,亦称为“二相”性原理。

  

   (二)社会制度系统的“二相”性原理

   在社会制度系统演化过程中,系统作为整体存在的状态(相)表现为不同层次、不同内容的“二相”,即“实相”和“虚相”。实相和虚相是一种对偶关系。社会制度系统的构成及其演化表现为系统“相”的变化及“实相”和“虚相”二相间的转换过程。实相(A)和虚相(a)是一种对偶关系,如图1(图略)。

   对于社会制度系统而言,当其演化积累到达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发生突变,涌现出新的制度,此时社会制度系统的状态(相),通过演化由一个状态(相)转变 到另一个新的状态(相),这种突变叫作相变(phase transition)。所谓相变是指物质状态由于分子层次上的重新组织而发生的宏观变化。在系统科学中,相变是指在自组织过程中系统某种状态的转变,具 体说来,就是系统在演化过程中由于微观层次的重新组织而形成的宏观层次的状态变化。社会制度系统演化的相变表现为时间尺度和空间尺度两个方面:在时间尺度 上,相变是自组织进程中的临界转变过程,在社会制度系统的演化过程中,当演化积累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在不同的时间尺度内都可以发生相的突变;在空间方 面,相变更多地体现在宏观层面,表现为不同层次、不同内容制度的涌现。社会制度系统中的相变属于连续相变,并且在相变中伴随有临界行为。从复杂系统观点来 看,社会制度系统的演化过程本质上是一种自组织临界(self-organized criticality)相变过程(陈彦光,2004)。

  

二、社会制度系统“二相”对偶机制的复杂性

  

   (一)社会制度系统“二相”对偶的复杂性联系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社会制度系统存在虚、实二相结构,其二相之间的复杂性特征主要表现为:

   1.社会制度系统的“二相”具有完全性。任一社会制度系统皆具有虚、实“二相”,“二相”分别也是系统。社会制度系统的“二相”分法并非唯一,“二相” 间总具有“对偶”关系,“二相”也可以作为多层细分。“二相”间既是统一又是矛盾的,符合“对立统一律”。其统一性表现为实、虚二相间相互依存、同生同灭 和彼此印证,二相一起构成社会制度系统的整体,不可须臾将它们分开,离开了任一相都不可能准确、全面把握社会制度系统的整体性特征;其矛盾表现为二相间表 现为一虚一实,有一相必然有另一相,但不可能由某一相兼并掉另一相,二者相互竞争,而且虚相较实相更活跃,一方总是存在着向另一方转化的倾向(徐飞 等,2006)。比如,集权制和民主制、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在并存的同时,也始终在进行着对立斗争。正是这“二相”之间的对立交替斗争推动社会前进。

   2.社会制度系统“二相”间具有空间实质上的差异性。虚、实二相的空间差异是典型的本质差异。实相是牛顿空间对象,它具有所谓“局部”性特征;虚相则不 具备牛顿空间特征,而是具有场性特征。比如一个生命体(生命系统),其实相(肌体)存在于牛顿空间之物,其虚相(精神)则属于所谓“超空间”的对象。对社 会制度系统而言,其实相表现为具体的各项制度、规范和法律,其虚相是超越具体国家、地域的人类共通的准则。

   3.社会制度系统的“二相” 具有稳定性。对于一个确定的系统,其二相间权重比在统计意义上是稳定的,即二者在系统中所占的份额比原则上是不变的,通常只是绕着这一稳定比值在一定的幅 度内作着随机震荡,一旦这一比例失调,系统就将处于非正常状态。对于人类社会而言,翻开人类历史,我们会看到,从奴隶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主义阶段,始终 贯穿着集权制和民主制两种制度“二相”的“均衡”对峙存在;民主制的形成总会引起集权制度的产生,同样,集权与专制的结果总会引发民主制的诞生;人类社会 的每个时期都存在着集权与民主二元(相)体制间的斗争,且是彼此自我否定、互相重叠式地稳定发展的。

   4.社会制度系统的“二相”具有互 涨性。二相之间某一相(一般是虚相)的改变将影响另一相作相应改变,从而产生二相间的“比例”失常,以至于其内在机制促使它的另一相急剧变化,通过涨落实 现新的二相比例,达到新的均衡。这种二相间的变动构成一个循环,之后系统进入到等待下一次突破,如此反复。每个循环中都表现为:二相间某一相的改变将推动 另一相的改变。反之,另一相的改变又推动原相的改变,于是系统就循环往复地前进着。人类社会始终贯穿着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集权制和民主制的斗争或交替变 化就是社会制度系统“二相”间互涨性特征的具体体现。

   图2 布劳威尔不动点(图略)

   5.社会制度系统的“二相”具有互根性。即系统的“二相”之间是不可以互通的,除非通过二相之间的“根”才能实现。在数学意义下,这个“根”可以看作 “二相”映射下的“布劳威尔不动点”(Brouwer fixed point):如果f(x)是一个在定义域和值域上都是闭区间[0,1]的连续函数,则在[0,1]中至少存在一点x*,满足f(x*)=x*,如图2。 “布劳威尔不动点”定理(Brouwer fixed point theorem)用复杂的数学证明了客观事物不动点存在的条件,确立了“一般均衡理论”,它也是经济学方法论的精髓。

   制度经济学的研究在于具有理性选择能力的个人行为之间的相互博弈,这一相互作用的结果能够达成某种均衡状态,这种均衡状态就是“不动点”。这个不动点就是制度系统演化“量变与质变”的阈值,越过这个阈值就会出现新的制度,反之,仍然维持原来的制度结构。

   以上是社会制度系统二相对偶机制的复杂性特征,其在制度系统的各个层次中都存在。

  

   (二)社会制度系统具有“复合二相性”

   对于复杂社会制度系统,其“二相”关系很复杂,往往表现为多层“二相”结构的“复合”迭加。所谓复合二相性又叫复合二相空间、复合二相系统,是对偶“二 相”关系的拓展,此时,系统的复杂性程度已不是一个单一的“二相”对偶关系所能正确表达,可以将其分解成多个“拟二相”对偶关系,使得它们两两间又存在一 种“拟对偶”关系,这样耦合的结果,便形成一个多维度的“二相”对偶结构。例如,今天世界政治的“多元”结构,如“行政权”的“军权、政权、财权”,“政 权”的“民政、经济和安全”,等等,都是“复合二相性”的表现形式。甚至,还有一个部门多个“婆婆”重合交错的“超复合”现象,其合理性、科学性与否,可 以在“复合二相论”原理下给出回答。

   研究发现(范如国,2011),制度演化的“动态分析”与“静态分析”、制度演化的“理性设计”与 “自动演化”、“有意识演化”与“无意识演化”、“线性与非线性”演化、演化中的“合作”与“非合作”、“确定性”与“随机性”等,均为社会制度系统的对 偶二相性,都是制度演化的内在属性,通过把多个二相对偶关系进行“复合”与“迭加”,对社会制度系统演化的特征方能给予正确揭示。此时社会制度系统就是一 个复合二相系统。

   下面我们以其“正式”结构与“非正式”结构、“随机性”与“确定性”、“均衡”与“非均衡”、“理性选择”与“自然演进”这四种复合二相性特征来进行具体分析。

  

三、社会制度“复合二相性”的主要表现

  

   (一)社会制度的“正式”结构与“非正式”结构二相性

社会制度分为正式制度与非正式制度,非正式制度是人们在长期交往中无意识形成的,由习惯习俗、伦理道理、文化传统、价值观念及意识形态等因素组成。社会 制度系统必须作为正式和非正式二相系统的整体来理解。(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1052.html
文章来源:《学习与实践》2016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