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许良英:耀邦与知识分子心连心

更新时间:2016-08-08 16:57:48
作者: 许良英 (进入专栏)  

   一九八五年三月,我和方励之在杭州共同主持爱因斯坦研究讨论会。当时,方励之任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在教育行政改革上作出了显着成绩,浙江大学学生请他作报告,谈中国的改革问题,,反应很热烈。随后讲稿在合肥、北京高校中流传,引起了主管意识形态的胡乔木的注意。他抓住讲稿中说马克思和列宁的有些话已过时,断定方励之是反马克思主义,应开除出党。当时耀邦同志不在北京,代管书记处工作的胡启立听从胡乔木意见,准备开除方励之党籍,并指示科学院不准他出国访问。耀邦同志回京后,否定了这个决定,认为要开除党籍不能如此草率,至少先找本人谈话,听听他的申述。于是胡启立找了方励之谈心,彼此取得了信任。

   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人们高喊“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但在不少掌权者眼中,被看重的是那些听话的、甘当驯服工具的知识分子,而那些坚持独立思想的,只能是“敌对分子”。我自己于一九七七年在科学会堂就亲耳听到当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王震这样警告。他对参加几个学术会议的知识分子说:“我愿做你们的后勤班长,但如果你们不好好干,我有办法对付,那就是我在新疆搞的劳改农场!”一九八一年九月,还有职位更高的铁腕人物、自封为“第二代核心”的邓小平发出耸听的危言:“目前形势比一九五七年还要严重,知识分子要向我们夺权!”显然,他是想再搞一次反右派运动,可惜时代变了,人心变了,他自知没有本钱可以发动大规模的整人运动,只能虚扬声势地每隔一年搞一次小规模的“反自由化”运动。

   耀邦同志的心态与王震、邓小平这些人完全不同,他是真心实意地尊重知识,尊重并信任知识分子。他断然中止了实行三十年的“团结、教育、改造”知识分子的方针,废除“思想改造”口号,把知识分子当作知心朋友。一九八一年中国科学院院长产生办法的改变就是一个例子。中科院院长以前都是由中央指派的,1981年则改由学部委员(九十年代改称院士)选举产生。先由学部委员大会选举中国科学院主席团,再由主席团选举院长、副院长。当年选出的院长是卢嘉锡。耀邦同志随后找卢嘉锡和科学院党组主要成员谈话,明确指示:今后科学院工作由院长全权负责,党组应好好配合,不可干扰。可是党组负责人回科学院后硬是不向其他党员传达这个指示,根本抗拒执行,使卢嘉锡无法真正执行院长职权。这是卢嘉锡于一九八二年初在友谊宾馆怀着一腔怨气向我诉述的。这位正直坦诚的科学家十天前在福州病逝了,他那一天的肺腑之言永远留在我心中。

   由于阻挠改革的旧势力根深蒂固,耀邦同志的许多设想都无法实现。进入九十年代后,许多事情都恢复了原样,甚至倒退的更远。中科院院长的产生也再与选举无缘了,连向科学院的科学家徵询意见都被认为是多余的了。

   一九八五年一月,国家科委邀请全国将近两百位科学家聚集在京西宾馆讨论《中共中央关于改革科学技术体制的决定》第五稿,我作为科学史界的代表也应邀参加。在会上我和王淦昌先生等老一辈科学家对该讨论稿中把科学和技术混为一谈提出了批评。讨论结束时,我郑重地向科委主任宋健建议:把原来从中国科学院分出去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撤销,合并回中国科学院;目前社科院受中宣部领导,意识形态控制过严,缺乏像科学院那样的学术自由,不利于学术研究和探索。宋健同志当时面有难色,但他答应把这一建议向耀邦同志汇报。他向中央汇报回来后告诉我:耀邦同志很重视这个建议,准备在两年后考虑解决。当时社科院院长正是发动“清除精神污染”的胡乔木,要考虑两院合并,显然有无法克服的阻力。可是两年后耀邦同志就被迫离开了中央领导职位,我的这个建议和其他的希望也就完全落了空。

   从爱上《爱因斯坦文集》,到爱护、信任知识分子,耀邦同志可以说是与知识分子心连心、共命运的。要他去搞以“反自由化”名义的整人运动,要他把人道主义当做“精神污染”去清除,无异要他背叛自己的良心。他于一九八七年一月以“反自由化不力”的罪名被迫下台,实在是历史的必然,也是中华民族的悲哀!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他含冤去世,激起千百万人的悲愤,唤起广大青年学子的报国热情,这也是历史的必然,更是我们民族的希望!

  

   (二○○○年六月十四日于北京中关村)

   后记:此文曾刊于香港亚太图书出版公司出版的《怀念耀邦》第三集。现在文字上稍作改动。

   二○○五年十月四日(收入苏绍智、陈一谘、高文谦主编的《人民心中的胡耀邦》纪念文集时所加。)

   --------------------------------------------------------------------------------

   作者是中国科学院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原载《怀念耀邦》第三集279-287页,

   《怀念耀邦》第三集,张黎群 张定 严如平 李公天主编,亚太国际出版有限公司,2001年10月香港第一次印刷。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093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