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章剑生:论行政诉讼中规范性文件的合法性审查

更新时间:2016-08-04 23:03:49
作者: 章剑生  

  

   作为一项新的诉讼制度,对规范性文件一并作合法性审查或许将为今后的宪法诉讼积累经验。在法治框架内,若作为被诉行政行为依据的行政法规、规章不合法的,原告同样可以一并要求法院合法性审查;法院对于不合法的行政法规、规章同样也可以不作为认定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并建议依照法院的意见作出处理。这样的推理是符合《行政诉讼法》第1条的立法要旨的。假以时日,我们就可以将法律提交到《宪法》面前去——设立宪法法院是它的前提——接受合宪性审查。这样的法治愿景是十分诱人,虽然还较远,但并非不可等待。

   注释:

   [1]《行政诉讼法》第25条第1款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

   [2]行政诉讼法》第29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同被诉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但没有提起诉讼,或者同案件处理结果有利害关系的,可以作为第三人申请参加诉讼,或者由人民法院通知参加诉讼。人民法院判决第三人承担义务或者减损第三人权益的,第三人有权依法提起上诉。”

   [3]《行政诉讼法》第2条第2款规定:“前款所称行政行为,包括法律、法规、规章授权的组织作出的行政行为。”

   [4]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4]佛中法行终字第168号)。

   [5]《立法法》第80条第3款规定:“没有法律或者国务院的行政法规、决定、命令的依据,部门规章不得设定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利或者增加其义务的规范,不得增加本部门的权力或者减少本部门的法定职责。”《立法法》第82条第6款规定:“没有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的依据,地方政府规章不得设定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利或者增加其义务的规范。”

   [6]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5]浙杭行终字第254号)。

   [7]如在安徽华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诉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商标行政纠纷一案中,法院认为:“商标局是制定《新增服务商标的通知》第四条关于过渡期的规定的形式意义上的合法主体,但其制定《新增服务商标的通知》第四条关于过渡期的规定超越了其法定权限,该规定在内容上也不符合《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鉴此,本院审判委员会作出如下决议:《新增服务商标的通知》第四条关于过渡期的规定不合法。”参见: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行政判决书》([2015]京知行初字第177号)。

   [8]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5]浙杭行终字第254号)。

   参考文献:

   {1}信春鹰.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释义[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4:139.

   {2}李广宇.行政诉讼法逐条释义[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5:416.

   {3}江必新.新行政诉讼法专题讲座[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5:239.

   {4}梁凤云.新行政诉讼法讲义[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15:363.

   {5}江必新,梁凤云.新行政诉讼法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5:207.

   作者简介:章剑生,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博士。

   文章来源:《福建行政学院学报》2016年第3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089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