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万昌华:古希腊的联邦制政体及其中华意义

更新时间:2016-07-10 15:50:11
作者: 万昌华 (进入专栏)  
[32] 亦即,阮炜认为柏拉图在雅典搞过意识形态控制。

  

   笔者本文一开始时,曾讲关于希腊的言说与研究者中有人具有气象学的本能,像何新等人即是。

  

   四、余论

  

   雅典帝国当时有贵族派与民主派之争,二者之间有执政轮替,有朴素政党政治存在,该问题在此也有必要论及。它与联邦体制一样,也是独裁专制制度的克星,并且也是后来欧美当代重要政治制度之一——政党政治的先驱。

  

   本文中前已提及,著名雅典统帅西蒙是贵族派领袖。西蒙有自己的政党,史书中当时的说法是“西蒙和他的朋友们。”

  

   同样,雅典后来的民主派领导人伯里克利,也有自己的团体,也曾为了满足自己支持者的要求,而做过不理性的事。对此,美国开国者之一的汉密尔顿在《联邦党人文集》第六篇中,就有过涉及。汉密尔顿说:国与国之间敌对,“还有一些原因,数量上并不少于上述(争夺统治权与商业竞争)两种的任何一种,他们完全起源于私人情感,起源于各团体领导人物的喜好、仇恨、利益、希望和恐惧……大名鼎鼎的希腊政治家伯里克理斯,依从一个妓女(阿斯帕西娅,参看普鲁塔克《伯里克理斯传》)的愤怒要求,不惜牺牲自己同胞的大量鲜血和财富,攻打沙姆宁城,攻克以后又把该城毁灭。就是这个人,因为对另一个希腊国家米加伦兴人的私怨,或者为了逃避菲狄亚斯雕像偷窃案的同谋犯嫌疑,或者为了摆脱对他提出的滥用国家基金收买人心的控诉,或者由于这一切原因的总合,发动了一场著名的悲惨战争——希腊史上有名的伯罗奔尼撒战争,这场战争经过种种变化、中断和恢复以后,以雅典国家的毁灭而告终。”[33]

  

   另外在此顺便提及,笔者赞同顾准雅典帝国为一联邦制国家的观点,因而本文中有几处引用了其《雅典城邦制度——读希腊史笔记》一书的有关话语。但是,该书中认为唯有“希腊人缺乏疆域广阔的政治重要性的那种感觉。他们愈是清楚地意识到他们国家的和宗教的社会一致性,他们愈是不愿意扩张,因为扩张意味着他们密切的共同生活松懈下来了。他们打算要统治邻邦,却不打算吞并邻邦,更不愿意在一个较大的联盟内放弃他们的独立”,而在中国先秦时期,“兼并一直被认为是伟大的王业”的观点,与历史不符。[34] 本人对之不敢苟同。

  

   实际上,除了主张强主尊王与耕战的商鞅等得势了的法家之外,先秦时代,我国还是有许多人主张公天下、主张社会内有高度的地方自主自治存在的。比如,孔子有“有国有家者,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兴灭国,继絶世,举逸民”的说法;[35] 《春秋左传》中记子服景伯语曰:“小所以事大,信也;大所以保小,仁也。背大国,不信;伐小国,不仁。民保于城,城保于德。失二德者,危,将焉保?”[36] 孟子则有“五十里也,犹可以为善国”,“善战者负上刑”等语。[37] 只是,后来秦汉帝国建立,并且,这种制度一直仗着强大暴力实行着,他们的这些有价值思想被遮蔽了而已。

  

   注释:

   [1] 梁启超:《饮冰室合集》,中华书局1989年版,文集第四册第61页。

   [2] 万昌华:《中国行政制度比较研究》,中国文史出版社2002年版。

   [3] 万昌华:《论我国春秋时代鲁国的贵族共和国特质——从“左氏春秋”所记史实说开去》,爱思想网2016年1月19日。

   [4] 顾准的《雅典城邦制度——读希腊史笔记》,曾于1982年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单独出版,以后又收在了由贵州人民出版社1994年出版的《顾准文集》中。该书出版之时,正是本人的大学里疯狂读书之际。回忆起来,在当时比较“开放”与“民主”一点的社会氛围下,该书给本人留下的印象是她的反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企图”。也许,本人以后的研究中国秦代以来的郡县制中央集权体制极其祸害,与该书有某种关联。

   [5] 日知等:《雅典帝国与周天下——兼论公卿执政时代》,《世界历史》1989年第6期。

   [6] 启良:《希腊城邦与周天下——与日知先生商榷》,《世界历史》1991年第2期。

   [7] 徐松岩:《雅典帝国、周天下与早期国家》,《重庆师院学报》(哲社版),1999年第1期。

   [8] 徐跃勤:《雅典海上帝国》,中国文史出版社2010年出版。

   [9] 顾准:《雅典城邦制度——读希腊史笔记》,《顾准文集》贵州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03页。

   [10] 孙晶晶等:《古希腊城邦同盟的类型》,《前沿》2010年第7期。

   [11] 《论语.季氏》。

   [12] 顾准:《雅典城邦制度——读希腊史笔记》,《顾准文集》贵州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137页。

   [13] 徐松岩等:《从“海上同盟”到“海上帝国”——公元前5世纪雅典对外扩张与东地中海国际关系探略》,《第二次海丝文化国际青年学者联盟论坛论文汇编》,山东泰安2016年5月21日。

   [14] Hammond:Studies In Greek History,Oxford,1973,P327.

   [15] 《世界上古史纲》(下),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174页。

   [16] 《世界上古史纲》(下),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174页。

   [17] 普鲁塔克:《希腊罗马名人传》,陆永庭等译,商务印书馆1990年版,第473页。

   [18] 徐跃勤:《雅典海上帝国》,中国文史出版社2010年出版,第117页。

   [19] 转引自徐松岩等:《从“海上同盟”到“海上帝国”——公元前5世纪雅典对外扩张与东地中海国际关系探略》,《第二次海丝文化国际青年学者联盟论坛论文汇编》,山东泰安2016年5月21日。

   [20] 阴元涛:《第二次雅典同盟誓约碑铭译注》,《古代文明》2010年第4期。

   [21] 阴元涛:《第二次雅典同盟誓约碑铭译注》,《古代文明》2010年第4期。

   [22] 顾准:《雅典城邦制度——读希腊史笔记》,《顾准文集》贵州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70页。

   [23] 顾准:《雅典城邦制度——读希腊史笔记》,《顾准文集》贵州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05页。

   [24] 黑格尔:《哲学演讲录》第1卷,商务印书馆1981年版,第157页。

   [25] 夏曾佑:《中国古代史》,团结出版社2006年版,第39页。

   [26] 毛泽东:《改造我们的学习》,《毛泽东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797页。

   [27] 日知上述文章分别载《历史研究》1980年第3期,《历史研究》1981年第3期,《史学理论》1992年第3期。

   [28] 赵瑞广:《为什么要重视“史华慈问题”》,《读书》2013年第3期。

   [29] 王瑞聚:《言必称希腊问题新解》,《济南大学学报》2000年第4期。

   [30] 王瑞聚:《古希腊罗马论丛》,山东电子音像出版社2009年版,第408页。

   [31] 《何新希腊伪史批判:西方为何要伪造一部希腊古史》,《何新新浪博客》2012年8月27日。

   [32] 阮炜:《不自由的希腊民主》,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第276页。

   [33] 汉密尔顿等:《联邦党人文集》,程逢如等译,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第24页。

   [34] 顾准:《雅典城邦制度——读希腊史笔记》,《顾准文集》贵州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67-71页。

   [35] 《论语》季氏篇、尧曰篇。

   [36] 《春秋左传》哀公七年。

   [37] 《孟子》滕文公上、离娄上。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064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