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华腾:武昌起义后清廷组编新军三军考略

更新时间:2016-07-08 00:31:14
作者: 张华腾  

   武昌起义后,清廷为了镇压革命,在军事方面作出了迅速反应,将新军精锐组编为三军,以第—军南下前线,第二军作为预备,随时听从调遣,第三军守卫京师。但是在实际的军事行动中,这项决策并未得到贯彻,尤其是关键的第二军由于种种原因并未组成,更没有开拔到武汉前线,在前线作战的主要是新军第一军,这就造成武汉前线清军兵力之不足,在军事上没有绝对的优势。从战略上说,没有第二军的配合,第一军便处于非常孤立的地位。第二军没有开赴前线,影响了军事统帅袁世凯的战略思维,由原来极力镇压革命党,逐渐变为以抚为主,以剿为辅,最后与革命党进行南北和谈。第二军没有开赴前线,是清政府的一大军事失误,影响了辛亥革命之结局。第二军被限制在北方,无法开赴前线的事实,折射出北方立宪党人的努力,客观上配合了武汉战场。

   以往对辛亥革命的研究,从革命党方面的研究多,而从革命对象清政府方面尤其是军事方面研究得少。武昌起义后,清廷为了镇压革命,在军事方面作出了迅速反应,将新军精锐组编为三军,以一军守卫京师军南下前线军作为预备,随时听从调遣,并令海军提督萨镇冰率领舰队沿江西上,协同作战。但是在实际的军事行动中,这项决策并未得到贯彻,尤其是关键的第二军并未组成,更没有开拔到武汉前线,在武汉前线作战的主要是新军第_军。这就造成武汉前线清军兵力之不足,直接影响了辛亥革命之结局。目前国内外学术界对清廷组编三军的情况还没有展开研究。本文据掌握的有关资料,对清廷组编三军情况、第二军没有组编成军以及造成的影响等方面进行较为详细的考证分析,以期从清政府层面看辛亥革命,从军事层面看辛亥革命,从而加深对辛亥革命的研究。

  

一、清廷组编三军概况

  

   到武昌起义之前,清政府的军事改革取得了_定的成效,共编练新军十四个镇、十八个混成协又一支禁卫军。这些新军中,以袁世凯训练的北洋新军六镇与张之洞编练的湖北新军第八镇和第二十—混成协编制最为规范,战斗力也最强。

   武昌爆发革命的消息传到北京,在清政府内部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湖北新军造反起事,清政府所依靠的只有北洋新军了,对此清政府非常清楚,迅速作出反应,停止永平秋操?,调集秋操的近畿陆军开赴前线。10月12日(农历八月二十一日)发布谕令,“著军谘府、陆军部迅派陆军两镇陆续开拔,赴鄂剿办”。13日,陆军大臣荫昌就带队奔赴武昌前线“二十二日陆军大臣荫昌、易乃谦、丁士源、何守仁诣阙请训,即率全部幕僚于下午一时由北京西车站南下,有禁卫军一标到站欢送”。

   10月14日,清政府进行了周密的军事部署,将北方、近畿新军组编成三支军队,并对三军的组成、任务及司令官进行安排,特发布上谕宣布:

   现在派兵赴鄂,亟应编配成军。著将第四镇暨混成第三协、混成第十一协编为第一军,已派荫昌督率赴鄂。其陆军第五镇暨混成第五协、混成第三十九协著编为第二军,派冯国瑋督率,迅速筹备,听候调遣。至京师地方重要,亟应认真弹压,著将禁卫军暨陆军第_镇编为第三军,派贝勒载涛督率,驻守近畿,专司巡护。

   10月27日,关于第二军的组编作了一定程度的调整,将驻奉天的第二混成协调入,袁世凯在转述军咨府的命令中说:“第二军兵力本单,本府前已商明陆军部,将奉天第二混成协为筹备,听调遣,该协似可加人第二军,日内拟令移驻滦州附近;第五混成协已饬移驻新民府,该二协均可随时调用。”这一军事调整,在滦州兵谏通电中得到证实:“我驻奉第二十镇、第二混成协及驻长第三镇奉命南征,各将佐士卒等,咸以目今政变之源,皆有政治不良引起,若不从政治改革着手,而徒恃征讨,窃恐治丝益棼。同仁等不忍国家沦胥,自相残杀,已提出政纲十二条请愿朝廷。”

   新军编练过程中,是以一个镇为作战单位的。军一级的作战单位,在练兵处制定的营制饷章中有规定而没有实际“一军之制,由第一军至若干军,每军两镇至三四镇不等。现在镇数无多,平时暂不编军,遇有军务,再酌量情形奏请编设”。所以在清末编练的新军中是没有军这个作战单位的。清政府组编新军三军,说明他们对武昌起义的认识是深刻的,这绝不是一次简单的兵变,而是威胁到其根本统治了,故采取非常措施应对。

     清政府组编的三军可谓新军之精华。其中第一军包括新军第四镇、第二镇之第三协和第六镇之第十一协,实际上为两个镇的兵力,足额应为25000人左右。而第二、第四、第六三镇,是袁世凯训练的北洋新军的精髓。其中第二镇是北洋六镇中成镇最早的军队,第六镇更是中国最早的新军,其主体是袁世凯甲午战争之后亲自训练的新建陆军和义和团期间开到山东归袁世凯指挥训练的江南自强军。时跟随陆军大臣荫昌往武昌前线的高级军官除了前面所说的第一军军部将领外,还包括第四镇代理统制第八协协统王遇甲,第七协协统陈光远,第二镇第三协统王占元,第六镇第十一协统李纯。这些高级将领,为清一色的袁世凯训练的北洋军高级将领。

   第二军司令官冯国瑋,所辖第五镇全镇、第三镇之第五协、第二十镇之第三十九协以及后来编入的第二混成协,总兵力亦为两个镇,与第一军相当,人数足额也应当25000人左右。其中第五镇的基础是袁世凯巡抚山东期间编练的武卫右军先锋队,第三镇是最早编练成镇的北洋新军。第二十镇成镇于1910年1月,不过其成镇虽晚,但却是从北洋六镇中派生出来的。1907年徐世昌出任第一任东三省总督,奏请北洋第三镇和两个混成协随他到东北驻防。袁世凯从其第五、第六镇中抽出一部分军队组成混成第一协,从第二、第四镇中抽出一部分组编为第二混成协,后来第一混成协与奉天陆军第一标、第二标以及部分巡防队合编为第二十镇。第二十镇辖两协,即第三十九协和第四十协,原奉天军队大致为第三十九协,原调东之第一混成协为第四十协。第二混成协随同徐世昌开拔到东北,后长期驻防奉天旺官屯。

   第三军由北洋第一镇和禁卫军组成,第一镇是袁世凯训练的以旗人为主体的军队。禁卫军是清廷罢免袁世凯后由摄政王载沣亲自下令编练的,以满洲人为主体,直接听命于摄政王,实际上是皇室的御林军。清廷将新军第一镇和禁卫军合编为第三军,担负保卫京师的重任。

   清政府在武昌起义后之第四天,在军事上作出最快的反应,将北方、近畿最优秀的新军组编为三军,以应对革命危机,从军事学的角度看是非常正确的,一军开往前线,一军作为预备队随时开拔军保卫大后方京师。但关键的问题是,清廷没有将这项军事计划贯彻下去。在前线作战的始终是第一军,第二军不仅没有开赴前线,而且根本就没有组织成军。

  

二、武汉前线的作战部队主要是第一军

  

   按照清廷组编三军的战略部署,第一军实际上在前一日即10月13日就出发了,以后一直在武汉前线,直到南北议和。从战争开始至战争结束,第一军的活动轨迹是非常清楚的。

  

   (一)战争初期第一军全部开赴前线

   荫昌率第一军司令部13日下午从北京出发,15日(八月二十四日)下午到达河南彰德,特下车拜访了在这里隐居三年刚刚被任命为湖广总督的袁世凯。袁世凯备宴招待。欢迎宴前,袁世凯与荫昌等有一段对话,对话说明,第一军主体已经经过彰德南下:

   袁氏询曰:君等人足用否?丁曰:军队系宫保所练,惟三年以来改易颇夥,此时恐有多数编制,  宫保或亦不明。袁氏惟曰:君等为国建功必矣。语至此,肃客入席(燕席)。荫大臣曰:无须费心。袁氏笑曰:无关也。协统王占元、代理第四镇统制王遇甲,业于昨日通过南下。于是众就席匆匆食毕,作别登车。

   18日,负责铁路运输的邮传部尚书盛宣怀致函袁世凯,告知各路援军情况,其中第四镇、第六镇所属已经通过铁路运至前线。盛宣怀告知说:

   公此行,事权必须归各路援军闻只有湘豫两军先到,未详人数,大约共总不到十营。第四镇廿六卯刻已运完。保定第六镇_协廿九开车,今日空车已有拖过信阳者,闻初一起节,需车若干乞预示。

   18日之前,第一军所属大部分到达前线。是日黎明五时,第一军副官长兼总执法官丁士源召集将领议事,实际上督察各部情况,第一军所属军官大部到位。丁士源记述说:

   二十七日晨五时,列车已能行动。丁氏亦随各列车南下。及抵滠口,丁车吹集合号,代理第四镇统制第八协统领官王遇甲,第一混成协统领官王占元,二十二标统带官马继增及督队官张敬尧,辎重第八营管带萧安国,均集合丁军车,分别报告前方经过……未几,第七协统领官陈光远率所部到滠。陆军大臣专车,自信阳开至孝感,即在孝感停车办公。

   (二)战中及战后受奖的均为第一军将领

   到11月底,武汉前线战事已经停止,南北双方开始谈判,谋求政治解决。早在11月15日攻克汉口之后,清政府曾经对立功将领进行表彰,这些将领是清一色的第一军将领:

   以攻复汉口出力,赏协统王占元、陈光远、步队标统王金镜、李厚基、马继增、何丰林、炮队标统刘启垣、蒋廷梓巴图鲁名号。

    27日,清军攻克汉阳,袁世凯致电冯国瑋,对第一军进行嘉奖:

   电寄第一军总统冯国瑋,据电报,初六日军情览悉,将士连日苦战,忠勇可嘉,现已夺回黑山等处,尤属异常奋勇,著赏给银二万两,由度支部发给,所有出力将弁,著冯国瑋择尤优奖,以示鼓励。

   次日,王占元得以晋升,“陆军第二镇统制官马龙标因病解职,以陆军协统王占元充第二镇统制官,并赏副都统衔”。

   12月13、14、15日三天,将第一军所有的高级将领均给予升职提衔:

    陆军第四镇统制官吴凤岭因病解职,以陆军步队第八协统领陈光远为第四镇统制官,并赏陆军副都统衔。

   以陆军正参领何丰林充陆军第四镇步队第八协统领官。陆军正参领马继增充陆军第六镇步队第十二协统领官,均赏陆军协都统衔。

   以克复汉口前敌出力予护理第四镇统制王遇甲以协都统补用并赏副都统衔;赏马队第二标统带官都司贾德耀等巴图鲁名号。

   在上述获奖和升职的第一军高级将领中,未见第六镇第十一协统领官李纯的情况,李纯是否在武汉前线,是否立功?回答是肯定的。李纯所部是攻占汉阳的主力,2月1日(十月十一日),李纯以书面形式向袁世凯全面汇报了攻克汉阳的情况:

    上月二十七日,奉冯军统命令,任攻汉阳。自顾才辁任重,恐难达到目的,惟有竭死力以图进取,冀副列宪平日之期许。当率官兵等逐次进攻,但地势艰险,四面皆水,仅于襄河枪火之下,搭桥一座进攻;兼时值霖雨,官兵数日行卧于泥水之中,后方输送,尤为困难。匪党防御严密,死相抵抗,苦战经旬,各种战斗具备。幸赖各将士坚忍耐战,奋不顾身,卒以克复汉阳……此次战斗剧烈,沐恩所属,不足_镇,官兵伤亡五百零七员名,实宽过多,殊堪悯悼。是役也,击毙匪人约二千余人,其逃窜渡江自行淹毙者约千余人。计夺得仙女山、汤家山、四平山、麦家山、黑山、龟山坚要炮台六座,夺得敌炮六十三尊,枪支子弹不计其数……至旬日战斗情况,容当详细具报。先肃寸稟,恭叩钧安。沐恩李纯谨稟。十月十一日。

既然李纯是攻克汉阳的指挥官和功臣,为什么没有得到相应的奖赏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061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