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河:撕万科

更新时间:2016-07-03 10:17:48
作者: 黄河  
该计划是否意在形成某种管理层内部控制的“一致行动人”,以在未来的公司控制权博弈中与市场化股东抗衡,并在公司发展中获取“管理溢价”?

   对此,华生的解释是:管理层想保持对公司运行的实际控制权,在有效的制度约束下与企业发展目标并不冲突,万科几十年来的脱颖而出正是因为这点“私心”。

   万科事业合伙人大会则在其公开信中回应,“28年中,我们这个行业诞生了难以计数的亿万富翁,却并不包括全球最大房地产企业管理团队中的任何一人。”并强调在尊重资本话语权的同时,“资本和知识的关系,是双向的相互选择,是合作和共赢,而不是单方面的控制或支配,不是依附与被依附的关系。”

   然而,信奉“知识与资本”应当互相尊重而非控制与支配的万科理念,正面临着成立28年来最严峻的挑战:万科总裁郁亮在股东大会上坦承,由于近期多方股权争夺的影响,万科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从签约项目到银行评级,乃至公司员工都面临着“分崩离析”的危险。

   “王石主席和我的去留并不重要”,万科总裁郁亮似乎表达出了某种以人事变更换取万科体制延续的意愿。但一位投资机构代表向南方周末记者坦言,“万科可以失去王石,但失去了全部管理层的万科不会再是一家优秀的房地产企业,而只能称之为一个资产包。”

   但对于此次股权争夺战的发起者宝能来说,或许“资产包”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真实世界的逻辑

   相对于万科管理团队在这场企业控制权之争中显得异常脆弱的“情怀”而言,真实的资本逻辑要简单直接得多。

   深圳上善若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团队,曾经在宝万之争开局时,便通过公开资料与财务数据,准确地推算出宝能系多重融资杠杆的资金规模及来源,以及其间资本运作手法。这次,他们再度对宝能未来入主万科后的资本运作手法进行了“棋局推演”。

   按照其推测,在宝能和华润联手控制万科董事会后,为缓解自身杠杆收购融资压力的宝能将迅速控制万科董事会,推出高达数百亿元规模的大比例分红,以解决资金链断裂的“燃眉之急”。

   而在一段时间待收购事件冷却后,宝能系将为万科股东们端上真正的“主菜”:将自身二三线城市的数百亿土地和项目资产以“避免同业竞争”的名义注入万科,套取高达300亿元左右的现金回报。

   “若真如此,宝能相当于空手套白狼,以少量本金,杠杆之上再加杠杆,撬动300亿资金来收购万科,然后依靠分红获取120亿现金,然后将旗下质地一般的资产一口气全部卖给万科获取300亿的现金,这样偿还之前的300亿负债。最终的结果就是宝能以旗下资产换取了万科的控制权,并且获得了120亿现金,这笔买卖实在是太划算了”。

   作为回报,宝能也将自愿向华润让出大股东的角色,其实际控制人姚振华也将仅在万科董事会内担任一个类似监事会主席的角色。

   而在此前因声称“资源有限”而在“宝万之争”中束手旁观,并因此而饱受质疑的华润,除了付出少量资产对价即可重登万科控股股东之位外,更可借助宝能这家“资本杀手”,兵不血刃地将多年“不服管”的董事局主席王石乃至其他高管一举逐出万科董事会,实现其将万科纳入“央企化管理”的多年梦想——而这一“央企逻辑”及其背后的各种恩怨,也早已被华生在其文章中所揭示。

   就在股东大会次日,在“宝万之争”中最早公开呼吁王石“禅位”的《第一财经日报》原主编秦朔,向华润董事局主席傅育宁发出了一封言词恳切的公开信,在建议万科管理层认真学习华润官网上25篇“傅博士观点”的同时,力陈华润对万科管理的成功不在于“控制”,恰恰在于“不控制”——从当年几个亿的进入成本,到今二百多亿市值,华润过去十余年的“不控制”在造就了一家世界级的优秀房企同时,也为自己赢得了丰厚的收益回报,而这正是国资“保值增值”的要义所在。

   秦朔在文中没有提到的一点是,作为“不控制”的典范,万科真正的“原始股东”深圳市政府及国资管理体系,同样在万科的成长历程中发挥着不可忽略的影响:从当年的“破门而出”到今天的再度回归,深圳政府对包括万科、华为、比亚迪在内的一大批创新型企业的“不控制”,正是造就深圳今天“创新之城”的根基。

   在这一背景下,华润与宝能联手“清洗”万科管理层之举,不但将从中协调的深圳市政府置于尴尬境地,而且也为经济寒冬中的民营企业和企业家们带来一丝刺骨的寒意。

   在股东大会后的一篇微信公号文章中显示,作者对15名民营企业家的调查中,他们普遍反映出三个观点:一是“不想做下一个王石”,未来在股权设计上会更加谨慎小心;二是打算推迟上市或完全不考虑,华为模式及任正非成为他们的新典范;三是对跟国企合作更加噤若寒蝉,华润在万科事件中的举措令他们“胆战心惊”。

   对于试图推广混合所有制的国资管理方而言,他们未来也要考虑如何向民营企业家们解释,作为混合所有制典范的万科今天所面临的控制权之争,只是市场中的“个案”而不是国企们的“潜规则”。

   令人意外的是,央企前高管、中石化前董事长傅成玉近日也对此事件公开发声。他在接受财新记者访问时表示,从宝能发出罢免万科全体董事及管理层公开要求的一刻起,华润、宝能与万科之争的长远影响已上升到社会利益和一个健康资本市场的发展建设问题。

   他认为,万科长期致力于全体股东的长期利益和社会效益,是中国资本市场稀缺的良治公司之一。大力保护促进和发展良治公司也应该是中国资本市场监管的目的之一。对万科来说,担心宝能介入会毁掉万科的核心价值是有其理由的。首先,宝能是保险公司,仅从其偿还短期债务压力看也必须通过万科尽快变现,他无法从万科长远发展思考问题,从而迫使万科偏离其长期坚持的公司价值观。其次,宝能要实现其投资效益最大化,也必须通过万科这个平台来不断套现以体现其投资价值。

   “无论王石做了多少蠢事,说了多少错话,也不管他的主观愿望是否有自私成分,但其客观效果是值得肯定的,就是他一直在维护万科的品牌价值,核心资源和全体股东利益。遗憾的是他对现有大股东采取了错误的,不合适的方式和方法。”他说。

   6月27日,深交所向华润及“宝能系”分别发出关注函,要求双方说明在万科重组事件中“是否互为一致行动人及其理由”。并要求宝能系说明罢免董监事的理由,以及“充分考虑并分析说明相关董监事被罢免后对万科日常经营的影响,以及为消除相关影响拟采取的措施”。

   这场关系到万科未来命运的“控制权之争”,至此只能说刚刚拉开序幕。

  

   【注】黄河,南方周末记者。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0540.html
文章来源:南方周末2016-6-3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