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山:《老子》“故去彼取此”和“以此”辨正

更新时间:2016-06-19 17:19:01
作者: 徐山 (进入专栏)  
遂有“此句疑后人注语”的另一说。而第五十四章“以此”的“此”,高亨在上文找不到所代替的内容,故怀疑是“后人注语”羼入。值得指出的是,高亨第五十七章“以此”的“指下文所云”的解释是可信的,当然高亨有此说,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五十七章的“以此”出现在章内而非章末的位置。

  

   我们认为,上述三章“以此”的上句句式是一样的,都是“吾何以知……哉”问句,且“知”后的宾语成分内容已在句前出现。“以此”作为对疑问句“吾何以知……哉”的回答,其答案在“以此”之后,即指示代词“此”所代替的内容在其下文。《老子》本不分章,分章以后在第二十一章和第五十四章这两章中“吾何以知……哉?以此”句型位处章末,结果该句型原有的承上启下功能被抹去了,造成了长期以来的误读。

  

   下面来分析在三处出现的“以此”的文脉特点。先看第二十一章的“以此”句之后的第二十二章:

  

   (10)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一章王弼注:“众甫,物之始也。”第二十一章论及道“惟恍惟惚”,但又是“有象、有物、有精、有信”,即老子描绘的道之状。道之名从古至今一直存在,且用来观察万物的起始。第二十一章的文脉沿着道之状、道与众甫的关系进而追问“众甫之状”而展开,而“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以此”的自问自答,其中的“此”所代替的即下文第二十二章的首句。作为新论点的首句,回答了“众甫之状”为“曲、枉、洼、敝、少”,但实质上唯有如此才能“全、直、盈、新、得”。其后的“古之所谓‘曲则全’者”,表明老子对“众甫之状”的描述是有所本的。联系第二十一章和第二十二章这前后两章,从话题“道 > 众甫 > 众甫之状”的推进可知两章的论点是相关的,而前者向后者的切换则是由“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以此”一问一答的过渡来完成的。

  

   帛书《老子》甲本、乙本的章序和通行的王弼本《老子》有所不同,即在“以此”之后都是接通行本第二十四章的内容,再其后才是通行本第二十二章的内容。通行本第二十四章首句为:“企者不立,跨者不行,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可见其涵义和承上启下句“以此”要回答的“众甫之状”不合,所以帛书《老子》甲本、乙本的第二十四章的章序当为错简所致,而通行的王弼本《老子》第二十二章的章序则存其旧。

  

   再看第五十四章“以此”之后的第五十五章:

  

   (11)含德之厚,比于赤子。蜂虿虺蛇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全作,精之至也。终日号而不嗄,和之至也。知和曰常,知常曰明。益生曰祥,心使气曰强。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四章论及“善建、善抱”道者,应“修之于身、家、乡、国、天下”,从自身修道开始,逐级提高至最高层次的修道于天下。小结句“故以身观身”,义即以自己的修道之身,来观察他人之身(修道与否),其后四句亦应采取相同的增字为训法来理解。“以天下观天下”的结果是“知天下然”,而“吾何以知天下然哉?以此”的自问自答,“此”所代替的内容在下文即第五十五章的首句“含德之厚,比于赤子”。其中“含德之厚”义承第五十四章的“其德乃真、余、长、丰、普”,接着以“赤子”为喻,强调了“精之至、和之至”的特征。而作为“赤子”的反衬,“益生、心使气、物壮”之类则是无益的。联系第五十四章和第五十五章这前后两章,话题沿着“从自身修道开始最后达到修道于天下 > 从以身观身开始最后达到以天下观天下 > 知天下然”的文脉推进,而“吾何以知天下然哉?以此”的过渡句,很自然地导入另一相关的新论点。

  

   最后再来讨论高亨已正确理解的第五十七章的文脉特点。首句“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提出了论点,接着“吾何以知其然哉?以此”的“此”,引出下文非“以正、以无事”去治理国家天下的种种不幸,从而从反面来论证论点,最后以“故圣人云”作小结。

  

   通行的王弼本《老子》“吾何以知其然哉?以此”,在郭店楚简《老子》中作“吾何以知其然也?”而无“以此”二字;(荆门市博物馆,第113页)在帛书《老子》甲本中作“吾何[以知其然]也哉?”而无“以此”,乙本作“吾何以知其然也哉?”其后亦无“以此”二字;另外,朱谦之《老子校释》在讨论传世诸本有关此两句的情况时说:“严、彭、高翿、吴勉学本无‘以此’二字。”(朱谦之,第231页)高明《帛书老子校注》:“帛书甲、乙本与严遵等世传今本均无‘以此’二字,说明无‘以此’二字是符合《老子》书中通例的。……‘以此’二字非《老子》原本所有,乃由浅人妄增,当据帛书甲、乙本删去。”(高明,第103页)

  

   根据以上我们对通行的王弼本《老子》三处“以此”的分析,可知“吾何以知……哉?以此”为一问一答的惯用句型。郭店楚简《老子》、帛书《老子》甲本、乙本以及其它传世诸本无“以此”,表明最初的删者因无法在上文中找到诸如第二十一章和第五十四章章末的“以此”还可以在上文找到某种解释的代替内容,导致无法正确理解“以此”的句中作用而误删。高明《帛书老子校注》在对待“以此”有否的异文现象时解释不确,应理解为“以此”二字乃《老子》原本所有,浅人妄删之。

  

   参考文献

   1.古籍 《老子道德经章句》,《老子道德经注》。

   2.奚侗,2007年 《老子集解》,上海古籍出版社。

   3.俞樾,1954年 《老子平议》,中华书局。

   4.高亨,1956年 重订《老子正诂》,古籍出版社。

   5.荆门市博物馆,1998年 《郭店楚墓竹简》,文物出版社。

   6.朱谦之,1984年 《老子校释》,中华书局。

   7.高明,1996年 《帛书老子校注》,中华书局。

  

   (本文刊于《弘道》2016年第1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026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