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庆智:乡村治理转型:问题及其他

更新时间:2016-06-17 10:09:03
作者: 周庆智  
反过来讲,不从体制上思考乡村治理的转型,就不可能进行一系列制度化机制建设,也不可能让乡镇政府行为建立在法治基础的框架之内,这是问题之一。问题之二是,关于乡村治理的理论研究和政策研究是否能够真正与乡村治理连在一起。现在的情况是,乡镇政府成为学术界千夫所指的矛盾和冲突的源头。而事实上,乡镇政府只是在执行国家的政策,它没有也不可能脱离国家控制。不仅如此,乡镇因为国家的政治、财政支持,不断获得深入乡村社会公共领域的能力和效率。然而,面对这样一个现实,许多理论研究是把乡镇政府描绘为一个可以随意游走于体制内外的怪物——“地方法团主义”、“地方政府即厂商”、“地方性市场主义”、“村镇政府即公司”[15]等等,没有把乡镇政权放置在整个国家体制当中来进行恰当的思考,这妨碍了对乡村治理的完整研究。事实上,乡镇政权受到的政治和行政约束是制度化和秩序化的,而且它自身的权力就不完整,它只是整个国家体制的一个环节而已。

   近年来,学术界也意识到以往研究的局限性和“学术自我生产”的特征。在研究单位上,比如,村落的个案调查,尽管可以做得非常深入细致,但也容易囿于个案的特殊性而失去普遍的解释力。[3](p7)也就是说,村庄个案研究很难全面地展现农村社会的复杂性与完整性,提升研究的解释力。比如,“乡镇共同体”还有诸多的问题需要阐明。在顾及国家力量对乡镇共同体的影响之外,如何确立乡镇共同体内部的多元化主体,如何理顺各主体之间的复杂关系,如何探寻乡镇共同体内部分化与整合的机制,以及确立转型中乡镇共同体的变迁路径等?只有这一系列问题得到了解决,乡镇共同体的分析范式才能够得到学术界的普遍认可与接纳。[5]在分析范式上,有村落社区分析范式、基层市场共同体的经济区域分析范式、乡镇共同体分析范式,等等。[5]其分析维度,主要是国家能力、政府-市场以及国家-社会三个维度。[16]

   上述研究单位的选择和分析范式一直是研究中国乡村治理的主流,但近年来,其解释力的局限性凸显。面对当前中国乡村治理的现状,这类研究似乎离经验事实太远,甚至不关联。比如,有学者认为,中国乡村治理存在诸多问题,一个基本的缺陷在于缺乏总体性治理的思路,因而未来的走向应该是总体性治理。总体性治理意味着制度设计与建设的系统性、整体性、全面性、协同性,它是一种以乡村居民为核心,以解决人民的生产、生活问题为宗旨的运作方式,这不但要靠地方政府基层乡镇政府的努力,需要政府各部门的通力合作,更需要农村社区、社会甚至市场力量的共同参与。[9]这大概是一个事实。

   当今乡村治理面对的现实是,基层权威治理的一元化与社会结构的多元化之不适应、分歧、矛盾乃至冲突所带来的失序和失范的治理秩序。在分析乡村治理发展上,这是一个基本的出发点。

   同时,乡村治理是一个整体,不能做出所谓“乡镇的治理”与“村级治理”的分割。[17]理由是:第一,无论是行政关系或是经济社会关系,乡(镇)与村是一个生活共同体和经济社会文化共同体。尽管在研究单位上,可以做出“理想型”的划分,但这只是为了分析的方便。第二,在国家行政体系当中,乡镇政府是国家行政体系的一级。所谓乡镇制度异化,也只是这种体制的副产品,就是说,乡镇政权并没有脱离国家体制控制,它一直是国家行政体系的一个层级。而在乡镇治理体制中,村只是乡镇的下属一级,后者没有自治和自主的公共政策领域。第三,乡村治理的主体有政府、村庄、社会、公民个体等等,乡镇政府的治理基础和治理对象就是乡村社会,或者说,作为公共组织的乡镇政府,代表国家权力与乡村社会发生关系,而这种关系就集中在公共产品供给与公共服务领域方面。

   另外,乡村治理关系与基层研究分析单位毕竟不是一回事,前者主要关注基层不同的治理主体之间的关系构成情况;后者涉及的只是研究分析单位的解释力问题。认识到这一点,在思考乡村治理上,就可以做到学术研究包括政策研究与乡村治理实践的某种关联,甚至成为相互促进的关系。这样,可以避开一些学理上的争论或困扰,使学术研究和政策研究直接进入乡村治理实践的社会关系结构情景当中。

  

   ①乡村治理是政府主导还是多元社会力量参与抑或社会主导,这不是问题。从建政以来,乡村治理就是一元化的政府权威治理,至今还是。因此,所谓的多元治理,不是来自经验事实,而是来自臆想和判断。所以,提倡多元治理还只是个努力方向。

   ②参见狄金华:中国农村田野研究的单位选择——兼论中国农村研究的分析范式,《中国农村观察》2009年第6期。

   ③参见吴毅《小镇喧嚣——一个乡镇的政治运作的演绎与阐释》,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年版。

   ④《中国共产党农村基层组织工作条例》,中共中央1999年2月13日印发。

   ⑤参见《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行政社分开建立乡政府的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报》1983年第23期。

   ⑥参阅张静著《基层政权:乡村制度诸问题》,浙江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

   ⑦参见杨彦:《闽西客家宗族社会研究》,香港:法国远东学院、国际客家学会、海外华人研究会出版社1996年版。转引自刘朝晖《超越乡土社会:一个侨乡村落的历史文化与社会变迁》,北京:民族出版社,2005年版第5页。

   参考文献:

   [1]孙柏瑛,邓顺平.以执政党为核心的基层社会治理机制研究[J].教学与研究,2015,(1).

   [2]白钢.中国基层治理的变革[J].民主与科学,2003,(6).

   [3]李培林.村落的终结:羊城村的故事[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

   [4]胡振华,陈柳钦.农村合作组织的政治学分析[J].当代经济管理,2010,(9).

   [5]狄金华.中国农村田野研究的单位选择——兼论中国农村研究的分析范式[J].中国农村观察,2009,(6).

   [6]马戎,刘世定,邱泽奇.中国乡镇组织变迁研究[M].北京:华夏出版社,2000.

   [7]赵树凯.乡镇治理与政府制度化[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

   [8]施坚雅.中国农村的市场和社会结构[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

   [9]郎友兴.走向总体性治理:村政的现状与乡村治理的走向[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2015,(2).

   [10]王春光.迈向多元自主的乡村治理——社会结构转变带来的村治新问题及其化解[N].人民论坛,2015-06-05.

   [11]哈耶克.致命的自负[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

   [12]王名.社会组织与社会治理[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

   [13]王思斌.社会治理结构的进化与社会工作的服务型治理[J].北京大学学报,2014,(6).

   [14]塞缪尔•亨廷顿.变动社会中的政治秩序[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9.

   [15]丘海雄,徐建平.市场转型过程中地方政府角色研究述评[J].社会学研究,2004,(4).

   [16]刘鹏.三十年来海外学者视野下的当代中国国家性及其争论述评[J].社会学研究,2009,(5).

   作者简介:

   周庆智(1960-),男,内蒙古赤峰市人,法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中国地方政治、基层治理、社会转型与社会变迁、政治社会学,北京 100028

   标题注释: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我国县级政府公共产品供给体制机制研究”(编号:11AZZ006)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0217.html
文章来源:《江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