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 登录

许倬云:我对未来中国的期望

在《万古江河》(续编)的最后,我愿意向读者们报告,我对于中国近代史上一个巨大的误区,就是中国面对西潮卷来时,面对带来...

赵燕菁:在十字路口的房地产

好的政策不是没有瑕疵的政策,而是能够平衡短期危机与长期利益的政策,是能够识别出战略优先的政策。当前经济必须先止血,再开刀...

赵燕菁:全球化的死与生——一个极简的国际关系分析框架

本文通过引入“劳动-资本”空间分化,在主权国家这一传统国际关系的“经线”之外,增加了全球化这条“纬线”,从而编织出一幅更...

戴逸:“崛起的时代”更应汲取历史智慧

盛世是社会发展中的一个特定历史阶段,是国家从动乱走向稳定,并且在较长时间内保持繁荣的一个历史时期。盛世必须具备的条件...

郑永年:如何应对美国世界“两极化”战略下的南海问题

南海问题是中国的核心国家利益问题,南海问题处理得好,不仅可以维护和增进国家主权利益,还可以辅助国家在21世纪实现成为...

王长江:胡耀邦是五四民主科学传统的忠实传承者和捍卫者

胡耀邦的人格魅力,为世人所称道。越是经历弥久,这种人格魅力越显示出强大的吸引力,使得胡耀邦研究能够长期“热度”不减。...

余永定:中国外汇储备的前世今生和当前面临的安全挑战

要想使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中国必须完成满足一系列前提条件,如完善的资本市尝灵活的汇率制度、资本的自由跨境流动以及经过...

熊景明:家史与口述史写作心得

为什么写 电脑开启了人人可以写作的年代,写作令人充实,快乐,练就独立思考的习惯。 写回忆录或者家史,是进入写作最简单...

田飞龙:俄乌战争安全挑战与启示

引言:俄乌战争是一嘲安全战争” 2022年,北京冬奥会展现“一起向未来”(Together for ...

张曼菱:北大我的“寒窗”

1978年9月,我走进北大校园。 在新生报到的那一排长条桌上,我查找到自己的宿舍:31楼227房间。 从此入住四年,...

王元丰:临界点风险面前更需行动

近日,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第三工作组发布了《2022气候变化:减缓气候变化》报告...

金观涛:哲学的混乱从来就意味着社会思想的混乱

哲学的混乱从来就意味着社会思想的混乱。如果把人类的思想比作海洋,哲学思考大约是其中最深层的难以触及的底部。...

邵善波:乌克兰战事会给中美关系掀起一场新的风暴

美国荣鼎咨询公司(Rhodium Group,一个在华盛顿专门研究中国及气候变化的顾问公司)的高级经理瑞瓦·古戎(Re...

李步云——当代中国人权学科奠基人

李步云先生是我国法学界泰斗、“法治三老”之一,中国行为法学会原会长,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兼任最高人民...

张静:从特殊中发现一般——反思中国经验的阐述问题

社会科学正在努力让世界“读懂中国”,普遍采用的方式,是论证我们的独特性——本土特征、差异模式、独特道路。这么做不是不对,...

张瑾:当代西方左翼的中产阶级研究:现状和问题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得以快速恢复和发展,造就了中产阶级蓬勃发展的态势,阶级构成趋向多元,组织管理...

薛澜:中美科技竞争是影响全球经济的关键要素

2022年5月14日,清华大学文科资深教授、苏世民书院院长、公管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薛澜在线出席“2022清华五道口首...

刘元春:大时代下宏观经济学面临的挑战与变革

宏观经济学是边际性调整和改善,还是革命性重构?在重构中,是回归凯恩斯,回归古典的革命,还是着眼世界结构大变革和未来科技革...

孙正聿:理论思维:学术研究的“普照光”

学术研究的理论思维,集中地表现为提出学术选题的理论洞察力,凝炼学术命题的理论概括力,追求学术创新的理论想象力,构建学术体...

张利华:欧洲议会对俄乌冲突立场态度分析

今年2月16日至4月5日,欧洲议会就俄乌冲突共产生了106份相关文件,包括欧洲议会议员向欧盟委员会提交的书面提问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