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聂树斌案 登录

龙宗智:评聂树斌案再审判决回避王书金

王书金自认真凶,启动并推动了复查程序,亦应对再审改判发生重要影响。但聂树斌案再审判决则以“王某一案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为...

彭劲秀:欣闻最高法院决定提审聂树斌案

本人与成千上万的国人一样,多年来一直都在关注河北聂树斌案,特别是在王书金天良发现,主动坦白他是聂案的杀人真凶之后,我...

张思之:就河北聂树斌案致南方周末记者函

赵凌、林战二记者: 读“错案平反”问题采访记,对河北聂树斌案仍旧关注如初,颇为感佩!另想说点意见,意在得到支持,如下:...

洪道德:答邱兴隆八问

1、没有了强奸,那么杀人动机是什么?这个问题只要有点法律知识有点逻辑分析能力都能看到。问题是一、现在要解决的是为复查机...

邱兴隆:再问洪道德教授

【原编者按】邱兴隆教授的再问是继昨天发布的八问的补充完善,是自然地延伸,在时间上比洪教授的回应要早一些,不是针对洪教授...

洪道德:聂树斌案绝不能不再审

5月4日,有媒体人士援引聂树斌母亲张焕枝说法称,聂家将准备聘请新律师,起诉《焦点访谈》和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

邱兴隆:八问洪道德教授

【原按语】针对【大案】微信号昨天推送的《洪道德回应各方质疑:聂树斌案绝不能不再审》一文(文章详后),湖南大学刑事法律科...

何家弘:聂案复查再审该适用哪个法律

最近,聂树斌案的复查听证会成为了社会关注的焦点,人们对该案议论纷纷,众说不一,既包括事实认定问题,也包括法律适用问题。...

贺卫方:我为什么揪住聂树斌案不放

贺卫方按:本文原载《华商晨报》2014年12月22日。比较访谈的原始整理稿,发表本因为版面限制,有些删节,这里是全文。...

何家弘:聂树斌案需要“全民目击”

  昨天(2013年9月27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庭公开宣判上诉人王书金强奸、故意...

张千帆:从王书金到聂树斌——“疑罪从无”的适用错位

近日,河北省高院维持了王书金案的死刑判决,并支持检方提出的 石家庄西郊强奸、故意杀人案不是王书金所为 的结论。众所周知...

龙宗智:聂树斌案法理研判

王书金自认真凶这一新证据出现,动摇了原证据构造。虽然其供述存在矛盾,导致“事实真伪不明”,但对王为真凶、聂案错判仍存合理...

何家弘:王书金无罪不等于聂树斌有罪

2013年6月25日,王书金强奸杀人案的二审终于又开庭了。在中断六年之后,河北省高级法院在邯郸市中级法院再次审理该案,引...

贺卫方:谁来给聂树斌们洗冤?

冤案错案谁来纠正?建立超然的、中立的体制,现在看起来有三种可能的思路。——贺卫方《南都周刊》编者按:12年前,河北聂树斌...

萧瀚:聂树斌冤案为何难纠正

司法不独立,针对普通公民的刑事侦查权不能独立于行政权之外,这是中国刑事司法制度的两大毒瘤 2005年,聂树斌死刑冤案...

贺卫方:聂树斌案:最高法院不可再推诿

2011年9月11日,中秋节前一天,我赶到石家庄,参加了在那里有六十余名律师和学者与会的“聂树斌案研讨会”。研讨会通过了...

刘品新:从聂树斌案看如何完善防错机制

背景事件: 据《新京报》、《京华时报》等媒体报道,1994年8月,河北省石家庄市孔寨村的一片玉米地里发生了一起奸杀案。...

李妍:聂树斌案真相不能随蒙冤者死去

“一案两凶”的聂树斌案过去多年却仍没有定论,承认自己强奸杀人的“真凶”王书金至今也没有拿到他的终审判决书,案件已经严重超...

杨涛:聂树斌,天堂里没有司法冤狱

聂树斌,孩子,2009年,距你离开这个疯狂的世界已经14个年头了,虽然从2005年媒体曝光出那个还算有点良心的王书金供述...

人民网评:聂树斌案 被耗掉的是正义更是民心

“一案两凶”的聂树斌案过去多年却仍没有定论,承认自己强奸杀人的“真凶”王书金至今也没有拿到他的终审判决书,案件已经超过了...

王琳:聂树斌案:迟来的正义也是正义

“一案两凶”的聂树斌案过去多年却仍没有定论,承认自己强奸杀人的“真凶”王书金至今也没有拿到他的终审判决书,案件已经严重超...

洪丹:正视聂树斌案带来的耻辱

曾经轰动全国的“一案两凶”聂树斌案过去多年却仍没有定论,承认自己强奸杀人的“真凶”王书金至今也没有拿到他的终审判决书,案...

何兵:聂树斌案翻案为什么这么难?

主持人:庞胡瑞,人民网舆情频道副主编、主任分析师。舆情背景:因“奸杀”而导致聂树斌于十年前伏法的聂树斌案,却因“真凶”王...

再审聂树斌案,中国司法面临自救之役

久违了,聂树斌!这是一个对于中国法治而言无法绕过去的名字,也就是这个名字——聂树斌,横亘于时间的旷野,十年、十六年,沉冤...

人民日报:查清聂树斌案为何这么难

来论《 人民日报 》( 2011年09月15日 09 版)新闻背景:为确保换届工作顺利推进,陕西旬阳、湖南新宁、黑龙江佳...

何怀宏:重问聂树斌案

过去大半年了,“聂树斌杀人案”究竟是真实的还是冤枉的,迄今仍然没有消息。它是否要被人们忘记了呢?今年初,非常偶然地,当1...

李奋飞:聂树斌案:没有发现真相也要实现正义

与纯科学不同,法律的目的并不在于发现真相,并不在于发现全部真相,并不纯粹在于发现真相。——贝勒斯至今,我依然清晰地记得,...

黄河清:“聂树斌”的普遍意义

清楚的知道自己是无辜的,可是以“法”射来的子弹就要毁灭你的生命,这一刻,你在想什么——可能,不久的将来,一纸法律文书就...

何家弘:聂树斌案——姗姗来迟的正义

【小编的话】备受关注的聂树斌案从2007年开始复查,到2015年4月28日进行异地听证复查,期间历经四次延长复查时间,...

最高人民法院:依法再审聂树斌案

最高人民法院决定依法再审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 2016年6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决定依法提审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

赵凌:“聂树斌冤杀案”悬而未决 防“勾兑”公众吁异地调查

1月19日,《河南商报》发表《河北“摧花狂魔”荥阳落网》一文,报道了河北在逃嫌犯王书金所犯几起强奸罪行,其中包括他主动交...

赵凌:“聂树斌案”翻案渺茫

四年过去了,秘而不宣的“聂树斌案”复查,至今迷雾重重被质疑的调查自2007年4月一审被判死刑的“真凶”王书金上诉之后,两...

聂树斌案材料:二审判决书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1995)冀刑一终字第129号原公诉机关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

聂树斌案材料:一审判决书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形事附带民事判决书(1995)石刑初字第53号公诉机关河北省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被告人聂树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