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三公经费 登录

苏海南:公平分配的改革思路

当前我国正在深化收入分配领域的各项改革。之所以存在目前收入分配领域的诸多问题,主要是由于收入分配制度本身存在不合理缺...

任建明:“三公”治理成败关乎党和政府公信力

  治理“三公”经费问题在促进领导干部作风建设、减少相关腐败问题、提升党和政府的公信力、夯实党的群众路线等方...

赵晓:不能只盯着“三公经费”

最近几天,压缩“三公经费”一如既往地成为两会代表委员们的热议话题:“几百个文件管不住一张嘴”、“舌尖上的浪费”、“屁股下...

郎咸平:三公经费证明我们离财政民主有多远

上周,中央和国家有关部门陆续公布了“三公经费”情况。媒体以“地震局预测经费不足公车1/13”、“国税总局公车费超13亿”...

蔡慎坤:公车消费一年究竟耗掉多少亿?

公车泛滥、公车私用多年来一直是官场的顽疾,与公款吃喝玩乐、公费出国旅游并列为“三公消费”,被称为“马路上公开的腐败”。据...

柳斌杰:几百个文件管不住大吃大喝,真是治国之败笔

人民网北京4月7日电(记者文松辉)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今日通过他的实名微博,参与人民微博争鸣版中关于“河南省宁陵县设临...

南都社论:“两会”话题趋同,更需较真勇气

日前,针对屡攻不下的“三公消费”议题,全国人大代表、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沙振权拟提交议案,认为应“建立预算人负...

梁玉红:从“三公”经费预算公开看加强预算绩效管理

“三公”经费,是指政府部门人员在因公出国(境)经费、公务车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招待产生的费用。“三公”经费原本是政府预算中...

姜明安:敬畏民意 严控“三公”经费

《机关事务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的推出,反映了党和政府治理“三公”经费问题的坚定决心,体现了党和政府重视民意、体察民意...

朱少华:终结“伪三公”

我们的“三公”支出费用需要晒,更应该晒。但关键的是地方政府晒出来以后怎么办?如果其“晒了就晒了”,甚至“晒出来就算完事了...

张铁:“三公经费”公开 应明确保密和公开的边界

引导社会理解、认同合理合法的“不公开”,关于“秘密”的讨论,才能成为一堂很好的公开课中央部门“三公经费”公开接近尾声。近...

侯少文:治理“三公”重在做实

公务必须公开,天经地义。今夏以来,遵照国务院的要求和部署,中央有关部门的绝大多数已经向社会晒了各自2010年度的“三公”...

潘洪其:地方“三公”经费公开已没有回头路

在九十多个中央部门近期陆续公布“三公”经费之后,地方政府“三公”经费公开却没有跟上步伐,目前仅有北京、上海、陕西等少数省...

人民日报:以“制度供给”呼应参与热情

对政务公开,公众呼声很大、期待很高。这样的心理期许之下,政府的公开行为,难免会被更为严苛的目光打量。正因此,中央部门公开...

苗蛮子:国家机密不是特权私秘的挡箭牌

98个中央部门晒“三公”账单的交卷时间已过去近两个月,目前仍有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和侨办3个部门尚未公布。对此,外交部表...

赵进斌:养在深闺人未知的“国家机密”

近日,在过了国务院规定部委“三公”消费公开最后期限后,外交部竟以“国家机密”为由拒不公开“三公”经费一事,引起众多媒体和...

贺军:中美公务员工资制度比较

2011年,中国的中央部门公布“三公”经费成为一道风景。“三公”经费包括公费出国(境)费、公务车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招待费...

郎友兴:部委晒“三公”:仍有迷雾重重

民主财政是治理“三公”问题的唯一之道。民主财政,简单地说来,就是政府按照民众的意愿,通过相关的民主程序,运用民主方式来理...

鲁宁:外交部自我豁免“三公”经费逻辑不通

昨日,外交部向媒体明确表示,根据《预算法实施条例》,外交部需要向社会公开三公经费,但根据现有《保密法》,有些三公经费信息...

叶青:三公经费公开:行政至少如治家

按今年5月初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和全国人大要求,中央各部门要公开“三公”经费。而直到7月19日上午11点,只有超过30个中...

王琳:“三公经费”公开 何时告别“各行其是”

5月4日,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98个中央部门要公开2010年度“三公”经费决算数和2011年“三公”经...

郑旺:公开“三公经费”让人看着晕乎

在全民的呼声之下,“三公”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截至目前,98个中央部门中的80个部门已陆陆续续向纳税人报了账,结果似乎...

令狐补充:“三公”经费: 请拿发票来

早已溜走的童年,这下给拽回来了——这是98个部委次第公布“三公”经费,在苦夏盛放给我的感受。一回首恍然如梦,我分明看到...

黄栀梓:挤干“三公”经费的水分

4日,温家宝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要求细化公开中央财政总预算和总决算,公开出国(境)费、车辆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接...

王学辉:规范“三公经费”尤需良法之治

一直以来,社会公众对政府机关“三公经费”的关注、质疑从未中断过,而最近“三公经费”公开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在中央九十...

张鸣:阳光依旧照不到的三公消费

几天前,在国务院规定的公布三公消费的期限到来之际,七成以上的中央部委没有公布三公消费,在舆论的压力下,这几天,情况有所好...

辛鸣:打造节俭政府

关于“三公”消费治理,温家宝总理曾讲过,第一要公开透明,第二是民主监督。确实,公开只是第一步,至于把公开的行动落到实处,...

“三公经费”:看数字 讲笑话

离中国国务院规定的时限已过去近20天,包括此前公布的在内,98个中央部门中,目前也只有56个部门公布了“三公经费”。对比...

韦森:为何政府财政信息公开如此难?

近期以来,中央政府一些部门陆续公开了自己的“三公经费”(出国出境费、车辆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接待费)和其它行政经费支出信息...

叶铭葆:“三公经费”公开是一场大考

按照国务院的要求,中央国家机关的出国出境费、公车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接待费(简称“三公经费”),应在今年6月底以前向社会公...

韩咏红:用转型共识推进改革共识

中国社会追问了十多年的“三公消费”行政顽疾,今年出现可能推进治理的曙光。3月25日,总理温家宝在国务院第四次廉政工作会议...

邓聿文:“车轮下的腐败”源于内部人主导的权力赎买

“车轮下的腐败”是中国挥之不去的一颗毒瘤,所以,有关公车改革的消息总会引起公众无限想象和期待。前段时间一则厅局级及以下干...

三公账单不能成天书 应建廉价政府

首次晾晒 即成焦点今年4月14日,科技部在财政拨款支出说明中率先以文字形式公布“三公”经费预算:“2011年,科技部用财...

“三公经费”公开后 还需监督与问责

截至8月2日,已有93个国家部委公布了本部门“三公经费”预决算,但仍有外交部、国务院预防腐败局等部分单位尚未公布。笔者在...

部委公开“三公经费”,你读懂了吗

从国务院要求98个中央部委公开“三公”(公务出国、公务用车、公务接待——记者注)费用以来,至今已有61个部门向全社会“晒...

110天,“三公”经费公开之旅

首次晾晒即成焦点 今年4月14日,科技部在财政拨款支出说明中率先以文字形式公布“三公”经费预算:“2011年,科技部用...

王超:全国三公经费一年知多少?

截至8月8日,超过国务院最后期限一个月后,中央部门中,有94家公布了“三公经费”。外交部、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国务院港澳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