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蔡定剑 登录

曹勉之:蔡定剑教授的事业与遗产

在学术眼光和为人风度之外,对于现下的学者而言,蔡定剑教授还有一项重要的遗产值得继承,就是有为与有守的“巧妙”平衡。作为和...

李蒙:在全国人大工作期间的蔡定剑

宪政就是民主法制2010年11月23日,蔡定剑辞世的第二天,程湘清(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前主任、研究员)给蔡定剑的...

马国川:为什么纪念蔡定剑?

北京入冬之时,一心致力于中国宪政民主的法学家蔡定剑先生辞世,令有识之士唏嘘感伤。蔡先生之生平事迹、学术贡献、理念信仰,亦...

施伟佳 吴世仙:希望尚存 珍爱生命

你是否担心被未来的时间省略,你是否担心被遗忘在命运的轮回里,慢慢的对一切都妥协了。当真爱被判从缺,尽管你对曾经的冷漠,抱...

张千帆:蔡定剑的启示

柏恩敬先生刚才说到定剑的乐观,这大概是我从他身上学到最重要的东西;其实也没有学到,因为我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悲观”的。当然...

江平:政治体制改革首先应从宪法开始

蔡定剑教授故去了之后,我在《财经》杂志上有一篇悼文,我讲我跟蔡定剑既是师生关系,又是战友关系。师生关系很简单。刘星红也好...

梁治平:站在无权势者一边

去年11月22日上午,我正坐在珠江边一间旅馆的房间里准备当晚在中山大学法学院的演讲,忽然收到友人传来的短信,告曰定剑于当...

王建勋:蔡定剑先生的精神遗产

蔡定剑先生离去七七四十九天了。想必他已经进入了佛家所说的极乐世界。此刻,对于生者而言,追忆和发掘先生的精神遗产正当其时。...

蔡霞:蔡定剑——理性探索者和理念践行者

定剑老师离开我们有10多天了。定剑老师是一名普通的大学教授,但他更是一个不平凡的人。他用生命为实现与维护民众权利而不懈努...

谢志浩:接过蔡定剑先生手中的启蒙火炬

一位学友问我:民主到底是什么?我回答:民主是一种制度,民主是一种精神,民主是一种生活。学友接着问:何以民主是一种生活?给...

蔡克蒙:我的父亲蔡定剑

2010年11月22日凌晨,父亲走了。21日一早,我和母亲就被告知:他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呼吸衰竭,需要做好心理准备。这一天...

张鸣:学院知识分子该有怎样一个活法?

蔡定剑走了。我是在成都双流机场临上飞机的时候,听到这个噩耗的。一个熟悉的记者,用短信告诉了我这个不幸的消息,当时,看着手...

雷颐:生命的呐喊:悼念蔡定剑

虽然与蔡定剑兄认识多年,但来往并不多。仅有的两三次见面,也还是在人数不少的讨论会上,彼此点头而已。不过,他的文章、著述...

笑蜀:民主不是只在天堂才有——追思蔡定剑教授

以这样的姿态走,无疑最勇敢数月前的一天下午,我跟几个同仁一起,陪着老蔡在薄雾缭绕的麓湖边上散步。和以往一样,这天的话题仍...

党国英:思绪纷飞悼定剑

蔡定剑教授不幸离世,应该是今年中国的重要新闻事件之一。 早就知道他有病,但没想到他病重,更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离去。心里难过...

周勇:蔡定剑先生二三事

22日早上,给好友石文打电话,想告诉他,蔡先生去了。电话接通的时候,还没有开口,泪水夺眶而出。 每个人的成长中,都有几个...

萧瀚:逝者蔡定剑

1920年,在作了著名的“以学术为业”和“以政治为业”演讲之后一年半,年仅56岁的德国思想家韦伯罹肺炎去世,其妻誉之为“...

西蒙周:定剑先生,走好

中国政改大幕还未拉开,宪政学者蔡定剑却走了。在与癌症搏斗了16个月后,定剑先生在人生最后的时刻很安静,他说,“我还有太多...

高全喜:尘世间 一颗伟大的心灵离去了

定剑教授的这个宪法情怀,不是来自什么西方的理论,而是来自他生活的大地,来自人民的苦难。这种经验主义的实践理性,使他既反对...

陈云良:哭蔡定剑

我之所敬佩蔡先生,是因为他“追求真理,不恋仕途”。当前中国象他这样不为名、不为利、不为官,一心追求国家富强的学者、官员太...

赵继成:蔡定剑逝世:这个时代,知识分子何为

著名宪法学者蔡定剑先生离开了我们。对他的纪念,远远超越了学术的圈子,宪法学者萧瀚说,学者因学识及公共领域的担当而获普遍尊...

浦兴祖:忆定剑教授

3:35,还未入眠。于是,服安定半片。4:40,依然毫无睡意。是何故,较往常更为难眠?无奈,再服安定1片。约摸5点多,才...

茅于轼:他一直站在正义这边

突然听到蔡定剑去世,顿时感到挫折和悲伤。很像多年前听到杨小凯去世那样。事先都知道他们患病,而且将不久于人世,但是真的噩耗...

李楯:为了宪政中国

摘要:他们在活着的时候,在中国发展的一个特殊的、关键的时段,为人类,特别是为中国人做了他们自以为是应该做的事。而他们身后...

张千帆:中国宪政痛失身体力行的推动者

11月22日凌晨三点半,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所所长、著名宪法学家蔡定剑教授因病不幸去世。定剑教授在“文革”后期参军,恢复...

王占阳: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

蔡定剑教授真的走了。虽然我们都知道会有这一天,虽然我在18日前往探望时就已预感最多还有一周时间了,但当这个不幸时刻步步逼...

华炳啸:于林则徐祭日痛失蔡定剑先生

早上八时许,占阳先生和蔡先生的好友赵建刚先生先后来电告知,中国宪政学界的领军人物、民主价值的坚定捍卫者蔡定剑先生已于今日...

龚刃韧:一个执着追求中国民主宪政的人

今天上午得知蔡定剑教授逝世的噩耗,我既感到意外又感到悲哀。意外的是,几个月以前我们还见过一次面,当时觉得他已从病魔中挣脱...

曹旭刚:我们为什么要怀念蔡定剑

昨日凌晨,著名宪政学者、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蔡定剑先生因病去世,年仅54岁。先生去世之后,一片唏嘘之声,网络上许多熟悉或不熟...

谢雪琳:执着蔡定剑

“定剑兄,曾全国人大官五品,为宪政民主弃之,入政法大学以教授为生。来访,不谈风月,只言治国之策,亲民之计。众笑兄无趣。兄...

何兵: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知识分子?

蔡定剑教授是一位坚忍不拔的建设者,是一位苦口婆心的布道者。我的同事蔡定剑教授,昨天凌晨离开了我们,我很沉痛,网络上悼念的...

姚遥:使命未尽而斯人已去

2009年6月,死神向宪政学者和宪政实践者的转型早已不是蔡定剑教授的挑战,正当他在宪政议题的研究与实践上领跑,以中国政法...

秋风:诚贯天地的君子—纪念蔡定剑教授

10月26日,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和政法大学宪政研究中心联合召开拆迁条例废旧立新研讨会,我被邀请做一个评议。其实...

萧瀚:远行的路上,你能听见吗?——痛悼蔡定剑先生

凌晨3点半,蔡定剑先生走了。 认识先生,我想该有十年了吧,如果没记错,第一面当是在《工人日报》的会议室见的。时光荏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