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实体经济 登录

迟福林:以实体经济为重点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核心看点】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苗圩: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

曹文炼:关于金融支持实体经济需要深入研究的问题

亲爱的各位代表,各位朋友: 经过两天热烈、紧张、温馨和富有智慧的讨论,第五届新莫干山会议就要胜利闭幕了。昨天晚上有人...

张俊伟:关于振兴实体经济的几点思考

多重因素相互叠加,使中国经济面临着尖锐的总量失衡矛盾和深刻的结构失衡矛盾。这决定了我们必须坚持“两点论”,既要着力消除结...

苗圩:全面实施“中国制造 2025”着力振兴实体经济

实体经济是社会生产力的集中体现,是强国之本、兴国之基。年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着力振兴实体经济。制造业是实体...

贾康:加快金融改革创新,推动实体经济转型升级

大家好,非常高兴来参加今天我们创合汇的活动。借此机会,就《加快金融改革创新,推动实体经济转型升级》这个题目,谈一下自...

廖岷:评估政策调整应考量实体经济综合成本

融资租赁业营改增概况 1、我国增值税发展历程 增值税是以商品的增值部分作为计税依据而征收的一种流转税,从1954年在法...

李扬:根据实体经济发展的需要规范改革和发展方向

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中国经济年会(2015-2016)”在北京饭店会议中心举行,本次年会主题为:引领新常态...

鲍盛刚:企业不能盈利,经济还会好吗?

企业不能盈利,经济还会好吗? 所谓经济增长主要是指工业增长,工业增长主要取决于企业发展,而企业发展主要取决于企业家,而...

邵宇:危机第三波:新兴市场和货币体系

当下流动性波动趋势本质上同美国与美元领导的全球化3.0范式密切相关,这个模式在中国加入的1997-2008年间达到了它...

刘世锦:创新和实体经济最大的“对手”是谁?

目前的中国经济,最让人担忧的就是转型的过程可能拖的时间太长。最近几年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无风险利率过高。前几年支撑无风险...

徐高:财政政策缺位导致冰火两重天

当我们讨论经济增长下行的时候,需要警惕的不仅是经济减速的风险,更重要的是经济失稳的风险。实体经济融资难,而金融市场不差...

刘世锦:经济发展最终还是要靠实体经济

由北京大学中国保险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CCISSR)主办的“2015年第十二届北大赛瑟(CCISSR)论坛”于4月24...

李迅雷:中国A股牛市并非历史重演

中国股市的疯狂态势已经引发业内热议。周四,上证综指大涨2.71%,再创7年多新高,距离4200点仅一步之遥。对于本轮牛...

吴晓波:经济探底下的总理自信

国务院经济形势座谈会给人总的印象是:宏观略显凝重,微观非常活跃。“这就好比骑自行车,我们一方面要看到丰收的远方,同时也...

刘永亮 盖赛哲:企业家对当前经济发展和改革的意见和建议

企业兴则经济兴,企业家是驾驭企业发展的掌舵人,对中国经济环境的变化有着最直接、最敏感的认识。俯身聆听企业家们的心声和意...

张磊:货币与实体 霸气的支配权

一直在思考货币与实体的关系,是因为在研究商品价格、汇率、股票价格、金融危机、经济增长等范畴的经济变量时,总是绕不开这个...

俞平康:量化宽松能否拯救欧洲?

虽然欧版QE规模高于预期,按美、欧GDP规模来看,600亿欧元比美国850亿美元的QE分量也更重,但是欧版QE的最终效...

高善文:从“钱荒”冲击波效应看流动性变化

2014年8月以来,特别是2014年年底,A股市场迎来了久违的大幅上涨。对此,较为普遍的解释是,大类资产配置在调整,居...

李迅雷:经济下行 估值偏高背景下的牛市逻辑

■配置性需求增大和对改革等乐观预期助推牛市。目前中国家庭的资产配置中,房地产配置占68%,显然过高了,而权益类产品的配...

汪涛:2015年房地产仍是增长的主要拖累

12月和四季度增长好于预期,但下行趋势不改 2014年四季度GDP同比增长7.3%、与三季度持平,好于市场预期。这主...

朱海斌:降准的新思路

2014年11月下旬,中国人民银行宣布降息。从宏观层面而言,短期经济下行的压力和持续走低的通胀促成了降息的决定。从货币...

邵宇:中国应分拆银行理财

中国式的银行理财可能只是利率市场化过程中的一个中间产物,但它确实改变了中国银行业的金融生态和居民的财富形态。自2009...

沈建光:股市持续上涨有待基本面支持

2014年下半年,中国股市经历了一轮快速上涨的行情,远好于海外主要市场表现,可谓雄冠全球。新一届政府加大了改革力度,诸...

江南:这是不是一轮“经得起考验”的牛市?

12月8日,带着惊诧和惶恐,A股上证指数一举站上了3000点。虽9日大盘出现跳水,但从2000点附近出发,2014年下半...

李迅雷:股市发展空间巨大——实现居民权益类资产从低配到标配

最近,股市火爆,海通证券的研究人员在多种场合提出了“居民对金融资产的配置需求上升是股市上涨的核心动力”、“我国A股存在...

陶冬:A股牛吗?

A股牛吗?A股涨得太突然,出乎多数人的意料。金融板块集体涨停,上万亿元的单日成交量更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似乎夸张了...

邵宇:2015年经济无人看好,股票无人看空

对于明年的经济情况,应该说是没有分析师是看好的,但也很有趣的是,也没有分析师对于明年的股票市场是看空的。这两种情况是一种...

徐高:流动性堰塞湖待解

【摘要:今年下半年,实体经济的“融资难”和金融市场的“不差钱”形成了鲜明反差。这是因为货币政策的定向宽松在金融市场造成...

曹远征:利率市场化、金融脱媒与实体经济发展

近日,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在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和刘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联合举办的“鸿儒...

余永定:更迫切的问题是实体经济效益下降

降低房地产投资在固定资产投资和GDP中的比重,应该是当前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目标。当前保经济增长底线的政策措施不应与经济...

王保安:改善金融服务 促进实体经济发展

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上午好! 很高兴与大家相聚在这充满生机的季节,相聚在这充满活力的城市,在此,我谨代表中国财政部,...

易宪容:理顺要素价格方可激活实体经济

  近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关注经济增长率下滑的压力,要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要加大对小微企业、三...

辜胜阻:亟需重构支持实体经济的金融体系

  为深入了解当前金融业深化改革和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问题,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要点,在全国“两会”前夕,全...

郑湘明:论我国实体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

  一、实体经济健康发展事关大局 实体经济(Entity Economy)是我国实现经济发展战略的基石。20...

王东明:投行在服务实体经济中的重要作用

我国的投资银行目前基本上只是一种通道提供者,而现在国家也提出来建立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未来它的发展方向,应该是流动性的...

中国“钱荒”或折射实体经济更缺钱

路透北京7月3日 - 中国银行间市场6月份沸沸扬扬的“钱荒”已经平息,但在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看来,金融机构...

李扬:未来中国金融改革与发展展望——从服务实体经济角度的思考

不服务实体经济的金融就是泡沫。所以金融发展的第一要务就是服务实体经济。中国正处于高新科技产业化并通过这一过程来从根本上改...

李玮:当前金融困境与服务实体经济的有效途径

货币超发是过去十年我国通货膨胀持续不断的根本原因。当我国货币存量以及M2/GDP比率成为世界第一时,继续放松货币政策促进...

洪银兴:宏观调控与实体经济

摘要:我国当前的宏观经济面临通货膨胀和经济增长下行的双重压力,两者都会在实体经济上反映出来。针对通货膨胀应该高度关注并采...

巴曙松 华中炜:加大金融改革力度促进实体经济转型

如果说自亚洲金融危机以来的金融改革攻坚中我们主要以微观金融丰体的改革为主,以国有商业银行的股份化改造和上市为标识,接下来...

匡小明:谨防实体经济“空心化”的战略思考

实体经济“空心化”现象有很深刻的原因:成本走高、税费过重、需求低迷、产能过剩、投资受限、融资艰难、创新不足、比较利益偏低...

高善文:未来2-3年实体经济将经历U型调整

就短期经济情况看,如果欧债危机出现阶段性缓解,或者国际经济实现周期性上升,都可能会对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构成一定的支持,但...

和段琪:调结构重实体 转方式立长远

“十二五”时期,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是主线,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则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主攻方向。调结构、转方式是在产业发展中提...

袁剑:危险的实体经济——《大拐点》选载之八

次贷危机剧痛在前,大部分中国问题的观察者,也将中国危机的关注点聚焦在金融环节以及房地产问题上。但如细查中国内部的政治经济...

金碚:牢牢把握发展实体经济这一坚实基础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牢牢把握发展实体经济这一坚实基础,努力营造鼓励脚踏实地、勤劳创业、实业致富的社会氛围。这是一付切...

尚福林:严守风险监管底线 提高服务实体经济水平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要清醒认识国际形势的复杂性和国内经济面临的主要矛盾与问题,突出把握好“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

郭树清:改善资本市场结构 促进实体经济健康成长

证券期货监管系统要全面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作出的重要决策部署,牢牢把握资本市场服...

袁剑:危险的实体经济

中国的经济管理者很可能会采取一贯的渐进策略:维持现状并相机抉择。然而,即便维持货币政策现状,实体经济将会延续目前一路下滑...

许小年:实体经济才是中国经济最大的泡沫

今天让我来讲创新和互联网,我想还是从宏观经济谈起。为什么在这时候提创新的问题?因为中国经济走到了今天,不靠创新,已经走...

郑永年:政府重金融轻实业的结果将会是灾难性的

今天的中国,尤其是年轻人,没有多少人会想踏踏实实地去创业,而是拼命施展“投机精神”来发财致富。 “资本运作”无疑是近年...

李伟:壮大做优提升实体经济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根本目的,就在于通过改革完善体制机制,促进形成新的增长动力,实现经济结构的优化调整,培育新的增长动...

彭文生:反思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关系

一.三个超预期变化 我们都在说金融要服务实体经济,到底是什么意思?首先引用美国第二任总统亚当斯的一句话:“美国所有的困...